038:哥哥帮你穿衣服(1/2)

加入书签

  时子瑗这样想,而陆羽又何尝不是在进退两难中,他知晓时子瑗是没穿衣服的,心里一直提醒着自己这样不行,但是被时子瑗这么紧紧的抓住了手,他又不能就此甩开,要是这黑灯瞎火的把她给摔着了,那就有得自己后悔了。平南文学网

  一时间,陆羽竟然都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去拿蜡烛不行,不去拿自己担心。

  “轰~”

  突然,闪电一个闪光,天际又是一阵雷响。

  “啊~”时子瑗哪管那么多了,马上就把整个身子倒在了陆羽的怀里。

  “哥哥,你还是先抱着瑗瑗去房间吧。”话语间,竟是娇羞和微许的惧怕,这个时候,时子瑗确实是羞愧得无地自容了,因为要是再不进房间的话,那她就血流成地了,因为她明显的感觉到两腿之间竟然有股热流在慢慢的流下,直至脚底。

  她一靠陆羽的时候,陆羽就反射性的抱住了她,虽然刚刚只那么一瞬间的闪电,但他却清清楚楚的看遍了时子瑗浑身晕红的皮肤,那娇小、柔美的身躯~所以,任他多么的能忍耐,此刻也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时子瑗突然感觉到一个晕眩,接着便落入一个温暖,亦或应该是灼热的怀抱,整个身子被抱起,接着她不知道为什么陆羽竟那么的熟悉,正好就踢开了一扇门,闻着里面的气味,她知道,这个房间是陆羽的。

  “瑗瑗,你的身子怎么那么冷?”陆羽在抱起时子瑗的刹那,就不住的蹙眉,因为时子瑗的浑身上下都透着冰冷,他很意外,在这况下自己竟然还能如此平静的说出这一句话,但是他的心里却似乎好像心要砰出来一般,浑身紧绷着,除却抱着时子瑗进房间和开门关门的动作,其余的他压根不敢触碰,脑子里更是不敢多想一点其余的什么。

  房间内,同样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所以他她们两人都没有看到各自的脸是多么的红润,简直脸上犹如涂满了血红的胭脂。

  一步一步的陆羽像是在摸索着,确实,他现在是在摸索床的所在位置,因为这个时候,时子瑗需要温暖的床,如果是他来温暖她,那么必定他会把持不住,这间接就害了她。

  时子瑗当然也意识到了陆羽的意图,娇声呢喃,“哥哥,瑗瑗要回自己的房间。”

  如果她不是着身子,如果她不是很悲催的知道现在她的下身布满了经血,如果~她没有感觉到陆羽浑身的紧绷和灼热,如果紧贴着她身躯,陆羽不可抑制的她没有感觉到~这一系列的如果,但这一系列都不是如果,而是真真正正的存在。

  陆羽的床铺是米白色的,床垫和被铺都是,简直是一尘不染,她这么要是躺了上去,那她就无地洞钻了,被一个男人看到她来了那个,要是让一个长辈来换床单这都不知道会想到哪里去,要是让陆羽换,那自己的面子往哪搁,要是自己换,这压根就是不可能。

  “不行,这黑灯瞎火的一个人敢睡觉,何况你现在~”没穿衣服,后面的四个字他没说出来,但是他的却增加了那么一分。

  说完,时子瑗已经感觉到她紧贴在了一出柔软的地方,而她的上面,却是紧贴着陆羽的身躯。

  不用想,时子瑗就知道她现在和陆羽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有多么的令人遐想,这一刻,她那两腿之间又是一股热流,让她忍不住的夹紧了双腿,却不料正好陆羽的一只脚本就夹在了她的两腿间,她这么一夹,明显的听到了陆羽抑制不住的粗矿呻吟之声。

  “哥哥~”时子瑗的惊恐、惊吓呼叫在陆羽听来却是的呻吟。

  “瑗瑗!”

  陆羽略高声调叫了声,声落的下一秒,时子瑗却突然感觉到锁骨处一阵湿热之色,脖颈处被一只略带粗粝的手紧紧的握住了,而另外一只手却在她的大腿根处摩挲着,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激起了她一阵战栗。

  一时间,她的脑袋空空、浑身突然变得灼热,嘴唇间竟不由自主的呻吟,“恩~”

  她的呻吟,更是激起了陆羽本压制不住的,嘴唇间的动作略微下了重些,而他的唇也愈的往下,再往下~正待他接触到那两团柔软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摩挲着时子瑗大腿根的手一股湿热,心猛的一惊,立刻就放下了时子瑗。

  “瑗瑗,瑗瑗,哥哥该死,哥哥该死~”

  脱口而出的便是道歉,他怎么能~怎么能~

  “啪~”“啪~”…

  他用他那只刚刚摸着时子瑗大腿的手直直的、毫不犹豫的往他那张俊美的脸上甩去,两颊对开,连续不止,似乎那脸根本就不是他的。

  时子瑗本因为陆羽突然的起身,身上忍不住起了疙瘩,却在片刻之后听到了陆羽打着自己的脸的声音,心一急,顾不得许多,忙从床上站起,两手往着声源处摸去,终于摸到了陆羽两只手不停的在挥洒着。

  “哥哥,你干嘛~不许打了。”

  说话的时候,时子瑗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心底处是多么的着急,还有就是眼眶内竟就在这么一瞬间,掉出了眼泪,源源不断。

  陆羽却还是不肯停止,一直打,一直打,直到时子瑗的两只手摸在了他的两颊上,他的手才一顿,“瑗瑗,刚才哥哥肯定吓着你了,哥哥打自己也是应该是,要不然还是瑗瑗打哥哥~哥哥下一次肯定不会这样子了,不会的,原谅哥哥好不好,好不好?”先是着急,接着他的语气竟然变成了哀求,还有没有一丝掩饰的愧疚和后怕,他愧疚和后怕的是:幸好他没有一错到底,要是他一错到底了,那他就是死都不足来表明他对她的伤害。

  时子瑗一顿,心就在这么一刻停了一般,陆羽就是因为刚刚的事这样做,打着他自己,在她的记忆中,陆羽从来都是理智的,从来就没人敢扇他耳光,从来就不会诅咒自己,唯独在自己的面前,他似乎像是失去了理智,连思考的方向都是往她的身上思考,而他自己却一点也没有算在里面~心止不住的痛了起来,痛在了血液、神经,直至四肢百骸,她时子瑗何德何能能碰到这么一个人。

  “哥哥,你痛不痛,肯定痛的是不是?瑗瑗没事,瑗瑗一点都不怪哥哥,哥哥只是控制不了了而已,而且哥哥不是没有继续下去么。瑗瑗知道哥哥不是故意的。”

  时子瑗说着说着眼眶的泪水愈的止不住,两只小手颤抖的摩挲着陆羽灼热且湿热的脸颊,不用一丝亮光,她刚刚听着陆羽打他自己的声音,就知道,他的脸肯定肿了,他对他自己毫不留,对待自己却是像易碎的瓷娃娃,小心翼翼,一丝不苟,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碎了。

  陆羽却一把抓住了时子瑗的手,用她的手继续来惩罚他自己,因为即使是时子瑗原谅、不怪他,他也还无法原谅自己。

  “啪~”“啪~”…

  拍打的声音又渐渐的出,陆羽却沙哑着声音说着:“瑗瑗,你就打吧,这次哥哥不对,哥哥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你打,你打,一直打~”

  “不要~”

  时子瑗说着‘不要’,但是她的力气又怎么能后抵得过他的呢,所以,每一次打一下,她的心就疼一下,血似乎就滴了那么一滴。

  时子瑗想阻止,但陆羽却像疯了一般,就是不停,突然,时子瑗娇哭出声,“哥哥,瑗瑗的手痛,心也痛~不要打了好不好,你一打,瑗瑗的心就一痛,难道哥哥要瑗瑗痛死吗?哥哥就那么狠心…”边说她就边吸着鼻子,没办法,她的力气不如陆羽,阻止不了,话也说不过陆羽,但是她知道陆羽如果知道她痛,肯定会放手。

  果不其然,陆羽停止了手,千万语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一只手揽住了时子瑗的背脊,倾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个时候,他的神经已经不是冲动,也没有,而是怜惜。

  “瑗瑗,你真的还小。”

  似感叹,又似无奈,更似心疼。

  为什么他会打自己?其实和去年野营的那一次有很大的关系,他没有忘记那时候时子瑗那种惊慌、惧怕的眼神,还有抗拒自己的动作,而这一次,他不止是把手伸进了去,而且还亲密的接触,这回,他便更怕了,身心都怕,他怕时子瑗不理他,怕时子瑗对着她露出那种惊慌、惧怕的眼神,更怕自己就这么伤害了她。

  陆羽停手了,时子瑗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陆羽就这么一直打下去,明天肯定脸会肿了,而且还破相了,不过,这都不是她最关心的,她最关心的是:陆羽恐怕在什么时候、什么况都不会伤害自己了,宁愿伤害到他自己,也不让自己受一点点的委屈。

  “哥哥,那~你刚刚手里拿着的那个呢?”

  说完,时子瑗的脸就红了,红得简直能滴出血来了,不过幸好现在漆黑一片,没人看到。

  陆羽的手紧接着一愣,刚刚手里的那片,好像掉在刚刚的地板上了,现在自己是要去拿过?想着,他的心里既纠结,又烦躁。

  “瑗瑗,哥哥现在就去拿,你先坐下。”说着,时子瑗就被他轻轻的按下,坐在了床沿上。

  这个时候,时子瑗也没有表示出她什么矜持不坐了,今晚她已经够丢脸的了,大不了明天再丢脸一次,沾到就沾到了。

  看时子瑗乖乖的坐下了,陆羽继续道:“哥哥先出去,瑗瑗你坐着别动,哥哥把衣服和毛巾,还有那个一起拿进来。”

  “好。”这个字,几不可闻,但陆羽却也听到了。

  陆羽这才放开了时子瑗的手,靠着意识往门外走去,时子瑗则是紧紧的抓住了她手底下的铺垫,似乎要把它抓破一般,她其实还是有些害怕的,因为她就是怕黑,特别的怕。

  记得前世,自己因为有一次加班加到了快凌晨一点了,却只能是一个人回住处,虽然路途很近,不过五分钟,但是她似乎就是在黑漆漆的夜晚看到了人们所传的‘白石老人’,她拔腿就跑,五分钟的路硬生生就挤成了两分钟,但是在这两分钟在她的意识里却比得上几个春秋过境,只要一黑,她就害怕,害怕那‘白石老人’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