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该死的大姨妈和断电(1/2)

加入书签

  线条分明的脸带着丝怅然,随即又回复了浅笑,微微勾起的弧度似乎要上扬,但下一秒却有继续保持,“瑗瑗~你一哭,哥哥就没办法思考了呢,所以,以后千万不能再哭咯,不然就会哭花了脸,变成了小花猫。”

  语气带着一丝揶揄,神是如此的温柔,伸出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点了点时子瑗翘挺的鼻尖,动作轻舒且迟缓。

  “小花猫就小花猫,反正哥哥是跑不掉要接手我这个小花猫了。”

  触碰到陆羽微凉的指尖,时子瑗忍不住进一步的往他的怀里钻,仿佛在寻找着一丝温暖。

  “呵呵~”轻笑出声,白皙的手已然换了地方,改为轻拢时子瑗的头,仿佛在保护着一件很珍贵的东西,时子瑗在他的心底何尝不珍贵,不止是珍贵,而且还是独一无二的。

  时子瑗吸允着已经拥有男人味的陆羽身上的味道,不由轻勾唇角,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现在抱着她的男人很安全,带给她说不尽的安全感。

  听说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还不如找一个能给自己安全感的人,而这两种,她都占据了,所以,她是幸福的。

  “轰——”

  突然,窗外传来一声震耳的雷声,时子瑗倏地紧紧抱住了陆羽,心突然跳得极快。

  窗外,一阵雷声过后,便突然下着大滴大滴的雨水,如一根根线条般,从天落下,越来越快,越来越密…

  本泛着微许亮光的天空,现在已然变成了暗沉,只听得‘稀里哗啦’的雨声滴落在地板上。

  时子瑗其实不是很怕雷声的,但是此刻她只是想要紧紧的抱住她眼前的这个人。

  忽然,一阵狂风吹入,吹散了厨房些许的厨具,还包括了挂在靠墙边上的砧板,‘嘭——’的一声,震响了整个厨房空间。

  “啊——哥哥,衣服,衣服没收,在阳台那。”时子瑗突然惊醒,蓦地推开陆羽的身子,说完,立刻就转身,想要去收衣服。

  “别去,哥哥去收。”陆羽一拉时子瑗的手,这丫头,什么时候那么着急了。

  时子瑗忙摇头,“不用了,还是瑗瑗去收。”

  她能说,因为她前两天来了大姨妈,然后一不小心就弄到了内裤,然后一不小心就多了好几条内裤,阳台上其他的衣服都被她收了,只剩下她那几条内裤而已。

  看着时子瑗一脸的坚定,再挪头看了看窗外的雨势,越的大了,而且风也越来越大了。

  “先站着,哥哥先把这里的窗户关上。”

  先稳住了时子瑗,接着陆羽就快步走到了窗户口边,一刷,将窗户给关上了,雨声也相对的变小了不少。

  “好了,我们先去客厅。”说完,就拉着时子瑗去了客厅。

  客厅外是一个阳台,时子瑗闪烁着眼睛朝着阳台上看去,狂风飘扬着她的小内内,嘴角泛出一丝囧笑,她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用比较烂的衣架,让那内裤直接落下得了,何必现在在纠结。

  “哥哥,还是瑗瑗去,你先把我们的房间的窗户关了。”

  时子瑗正了正身,在陆羽冷然的眼神在有些战兢的将话说完,说完之后,忙埋下了头颅,仿佛她做了不可饶恕的事一般,接着乘陆羽还没行动,一把甩开了陆羽的手,脚下抬步,朝着那飘扬着的内裤跑去。

  她的着行为,明显把陆羽给击了,这丫头,那么大的雨和风敢一个人甩开自己出去,看来是他教得还不够,这丫头还没有保护自己的意识。

  待他抬眸看向阳台上时,如黑耀石般的黑眸却不由自主的划过了一丝笑意,原来~接着又一丝恼意、一丝愧意…

  “瑗瑗,哥哥去,不就是内裤么?那内裤还是哥哥帮你买的,你现在来那个了,不能吹风。”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越过了时子瑗的脚步,早先一步踏进了阳台,很自然的收了三条粉红、米白、血红的内裤,因为狂风和暴雨,已将这三条内裤都淋湿了,滴滴答答的掉着水滴。

  时子瑗本微许泛白的脸颊立刻通红了起来,先是因为陆羽说的话,再是因为陆羽竟然面不改色的帮着她收起了三条内裤,这得是多大的勇气。

  陆羽从阳台进来的时候也顺便就将那道门给关住了,外面的狂风暴雨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你这丫头,自打你来这个开始,哥哥就帮你买了卫生巾和内裤了,你的事哥哥怎么会不清楚,只是这两天太忙了,竟然忘记了今天是你来的时间了。”

  话说得如此风轻云淡,脸不红、心不跳。

  在时子瑗看来,陆羽这厮,这几年改变得越的‘红脸皮’了,回想当年,这什么内裤和卫生巾,他一提到便就脸红,现在竟然还裸的说着他买的卫生间和内裤,有没有那么让她讪然,让她无颜面对。

  在时子瑗这番想着的时候,陆羽却已将内裤从衣架上收下,三条内裤就这么紧握在他的手心,看得时子瑗忙移开了眼,耳根子也变得红透,她实在是太丢脸了。

  看到这样的时子瑗,陆羽低低笑着,“瑗瑗,这个先拿到卫生间里,明天太阳出来再洗过吧。”

  他心知时子瑗对这事面皮薄,也就不再多揶揄她,拿着三条内裤就往卫生间走去。

  时子瑗只顾点着头,听到陆羽离去的脚步声,才渐渐抬头,如娇艳玫瑰似的脸庞也渐渐的散去,深呼吸一口,不由把眼光偷偷朝着卫生间那看去,看着陆羽的背影,她心里有些复杂,难道~是她太保守了?还是陆羽已经变得开放了?丫的,到底谁才是二十一世纪过来的人,想想就气愤,每次碰到这事,她就会不由自主的脸红,接着被陆羽低低笑着说两句就会更红,她现在都有些鄙视自己了。

  待陆羽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时子瑗似乎嘴里念叨着什么,似乎脸色还是一脸的措气。

  “瑗瑗,你肚子痛么?哥哥现在去烧热水,你先好好坐着,哥哥去做饭好了,幸好哥哥今天早回来了,要不然,你就一直碰冷水,还可能去吹冷风,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陆羽似恼似愧的说着,说得时子瑗终于将视线转在了他的身上,眨了眨眼,“好吧。”

  在陆羽那想要把她吞灭的眼神中,她想了想,还是顺着他好。不过,她容易么?不容易,她也是不想要让陆羽分心而已,不然她何必在昨天、前天,自己忍着小腹的痛和背酸闷头就睡觉去了。

  很快,陆羽就端着一杯泡着红糖的开水过来,时子瑗就捂着被子笑眯眯的喝了。

  陆羽接着又去厨房,继续刚刚时子瑗未煮完的饭菜。

  厨房里传来切菜的声音,时子瑗开了电视,又看不下去,便轻悄悄的走至厨房的门口。

  入目的是陆羽忙碌却不失优雅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般,看得人赏心悦目。

  系着围裙的陆羽仿佛变了装,那廉价的围裙穿在了他的身上却突然变得昂贵了起来。

  陆羽那周身的气息满满的蓄着贵气,炒着菜的动作仿佛在看着一场‘美人起舞’。

  这就是以后自己相伴一生的人,这个重生的机会,她真的要感谢上天,还给她安排了那么一个优秀的男子。

  而陆羽这番,边炒着菜也边想着这会时子瑗该吃什么比较好,这丫头煮的都是他喜欢吃的,她喜欢吃的却一样都没有。

  转身,却看到时子瑗眼波流转,似乎还夹带着丝迷离,手中捂着自己刚刚给的水杯。

  四目相对间,时子瑗似乎永远都是先移开的那个,因为她实在是面皮太薄,不敢对视陆羽那炙热的眼睛太久,她怕下一秒她会做出她不敢想象到的事。

  “瑗瑗,哥哥下去买一条鱼上来煮汤,这锅里哥哥已经放好了。”

  鱼类的东西吃着比较营养,而且她也喜欢,所以陆羽便想着出去买。

  他们这栋房子的楼下不远处正好有一个菜市场,菜市场里面是没有那么早收摊的,只是现在倾盆大雨,还去买,时子瑗实在是舍不得陆羽就这么淋着雨出去。

  “哥哥,不要了,瑗瑗和排骨汤就好了。”

  “没事,哥哥马上就回来,你先看电视。”

  陆羽紧接着就掠过了时子瑗,才一会,就关门出去了。

  时子瑗只得走到大厅内,坐在沙上,看着眼前对她来说不知道多古老的电视剧。

  十分钟后,陆羽回来了,意料之中的浑身沾满了雨水,撑着伞等于没撑,因为外面的雨实在是太大了。

  时子瑗蹙眉,放下手里的杯子,快步去卫生间拿着毛巾出来,“哥哥,你先擦擦,你看看身上,鱼瑗瑗可以明天没事去买的。”

  想要语气嗔怪一些,又说不出口,出口便化成了关心。

  陆羽却还未待时子瑗从卫生间出来已经进了厨房,又紧接着忙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