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坦白(即将分离)(1/2)

加入书签

  林珍杵着脸,拉着时子瑗到门口的角落处,此刻的天色犹如时子瑗的心那般暗黑,在这暗沉的天色下,时子瑗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林珍的脸也是暗黑的,心里的预感越的强烈,这一次,恐怕就真的…

  “瑗瑗,你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不管生活还是学习都不要妈妈的操心,你现在已经读高中了,但是你现在才十四岁,有很多事你还是不了解不清楚的,有什么事一定要和妈妈说,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林珍压低了声调,本来她不想要在这里说,但是心里的那根不安分的弦总是让她上下起伏难安,所以,她想,还是说出来比较好。

  时子瑗敛了敛神,偷偷看了眼林珍,心里思忖,久久不出声。

  暗沉的天突然变得灰黄,灰黄黄的尘灰被一阵狂风卷起无可计数的圆圈,随风转着,又随风移动着。

  墨飘扬,挡住了时子瑗那双上下不安的眼神,也挡住了林珍那窥视的眼。

  狂风渐消,青丝垂落,仿佛一个调皮的孩子在沙滩的最高处慢慢的顺着泥沙坠下。

  “说吧,你和羽儿展到什么关系了?”

  这会,林珍说得更直接了,直直白白的把事抬到了台面上,而那双饱含着担忧、不解、犀利、愧疚…唯独没有赞成的眼神,一刻都没有离开时子瑗的眼球。

  心蓦然一沉,时子瑗抬眸看去,又敛下了眼盖,似是轻轻叹了口气,但随风被带走了。

  “妈妈,瑗瑗没有做什么过格的事。”

  林珍很了解时子瑗,倔是时子瑗遗传到时开民的性子,要是来硬的绝对是不行的。

  “妈妈不会告诉你爸爸的,你和妈妈说,你是不是和羽儿谈恋爱了?”

  疑问的口气却带着肯定的语气,显然,时子瑗和陆羽谈恋爱在她的心里已经成了事实。

  “妈妈,既然你都知道了,瑗瑗就不瞒您了,瑗瑗喜欢哥哥,哥哥也喜欢瑗瑗,你很小的时候就和瑗瑗说了,哥哥的家世不一般,但是瑗瑗认为,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单靠家世就好的,靠的是两个人的心是否在一起,何况,瑗瑗不认为我们家会怎么样,我们家清白出身,但是你看现在您和爸爸都有了好的事业,我和弟弟肯定能考上大学,我们家已经不是像八年前那样子了,而且瑗瑗可以保证,以后我们家会更好。或许,我们家永远都比不上哥哥的家里,但是,瑗瑗要是只是哥哥这个人,而不是要哥哥身后的家世。”

  时子瑗一口气说完,说的时候很大胆,说完之后她就急急忙忙的移开了眼,完全一改刚才的大胆行为。

  本来她还想加一句‘我嫁的也是哥哥,而不是哥哥的家世’,但是她看着林珍愈睁大的眼瞳,她硬生生的咽下了,她可不敢保证,下一刻,老妈会不会拿起一旁的衣架子就打。虽然这几年老妈都是贤惠有余,慈爱有余,但是一旦彪悍起来,可是谁都拿她没法的。

  良久,久到时子瑗捂着头的手都麻了,都没有听到林珍的声音,偷偷眯眼一看,却现林珍正在和店员在商讨着什么衣服,时子瑗瞪大了眼球,谁来告诉她,现在是什么状况?

  “瑗瑗,过来,这件衣服,你觉得妈妈穿着怎么样?”林珍看着一脸呆滞的时子瑗,和颜悦色的朝着她招手,仿佛刚刚的乌云密布,现在已经成了天然气清。

  时子瑗放开手,抬头看天,还是一样的乌云笼罩,但是为什么老妈变脸,变得那么快?

  林珍本来是打算对着时子瑗晓之以理、动之以的劝说时子瑗的,但是她心里突然改变主意了,至于是什么主意,她现在不打算让时子瑗知道,就是想让时子瑗七上八下的吊着。

  “快过来啊。”林珍再次叫喊着。

  时子瑗反应过来,微微眯着眼慢步移动脚,小心翼翼的看着林珍的眼神,恩,慈爱,还是慈爱,笑脸,还是笑脸。但是,就是这样子,让她的心里更不安稳了,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好像是被什么虫子咬着,痒痒的,却不刺痛。

  “嘿嘿,妈妈,这件衣服很好看。”

  连说话都小心翼翼的,回想前世、今生,老妈这种况,不会是暴雨的前兆吧?

  “恩,好,你买了,付账。”林珍把手上的衣服扔到了时子瑗的身上,笑眯眯道。

  你买了?付账?时子瑗顿时心里一惊,老妈不会吧,现在自己在她的面前是一个不会赚钱的孩子,最多就赚了那么一点点,只是比较聪明的孩子,怎么会,怎么会让自己付账?

  “怎么?你身上没带钱?”

  林珍挑了挑眉,突然睁大了眼,但是脸上还是一副笑眯眯的神色。

  “带…带…带了。”

  今生第一次在林珍面前结巴了,她能说出,她没带么?

  “恩,带了就好,把衣服给结了吧,等会我们买的东西,都你结,拿你的压岁钱,还有你小姨那边的钱,我知道,你兜里的钱不少。”

  林珍说得那是风轻云淡,看得一旁的店员都不明所以,到底哪个才是妈?

  “好。”

  为了平息老妈的气愤,她准备来个出血吧,希望老妈的气愤能够…

  还没想完,时子瑗的手里已经多了好多的衣服,有弟弟的,有老妈的,有老爸的,唯独没有她的,看来这次老妈真的是暴风雨的前兆。

  从店里出来的时候,时子瑗的手里已经拎了不下十个袋子,袋子里面满满的都是衣服、饰、头饰…等等。时子瑗本来以为老妈用光了她兜里的钱就算了,没想到竟然说先借给她,回去了让她还钱,有这样的老妈么?

  看到时子瑗手里拿了那么多的东西,李大姐和张大姐皆咋舌,看了看林珍,又看了看时子瑗,倒没什么不同的地方,就是时子瑗笑得有些勉强。

  终于在下午五点的时候,林珍让时子瑗歇息了下来,把东西全部都拿到了后备箱,可所谓是满载而归,时子瑗心里算了算,她竟然一共花了两千多,好多,好多…

  告别了李大姐和张大姐之后,时子瑗回到家,放下手里,肩膀上的东西,终于没了力气,到了房间,一摊睡下。

  屋外却又传来了林珍的声音,“瑗瑗,等会你老爸回来了,赶快去煮饭。”

  时子瑗一翻被子蒙住了头,什么时候轮到她煮饭了?

  “瑗瑗,快点。”林珍的声音再次传进她的耳内。

  时子瑗任命的看了下手机里的时间,看到一封还未读的短信,打开一看:

  瑗瑗,这是哥哥的手机号码,今天下午哥哥买了手机。

  原来是陆羽的,突然心里的委屈一涌而上,不敢打电话,因为老妈的声音又传来了,只得了个短信回去:哥哥,瑗瑗刚刚回来,现在要去煮饭了。

  她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和陆羽说,所以,她决定先不说了。

  放下手机,到大厅的时候就看见林珍正在坐着看电视剧,她看到时子瑗出来,“好了,去做饭吧。”

  时子瑗啥话都不说,就进了厨房,一颗心好像被今天下午给磨平了,老妈现在正在暴风雨前期,千万不要惹到了她。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时子瑗听到好像有人进来,心里没多想,继续认命的切菜。

  大厅内,陆羽独自一人进入,脸上挂着笑容,礼貌的和林珍问好。

  “阿姨,您今天去买了衣服吧,那么多。”

  林珍不说话,陆羽试图找话题。

  在时子瑗回了短信之后,他脑子里一闪,马上就过来来,简直就是马不停蹄,因为他感觉不对劲,特别的不对劲,所以,他来的时候做了最坏的打算。

  “恩,瑗瑗付账的。”林珍目不斜视,继续看着电视剧。

  这话一说,陆羽顿时心一沉,按捺住心慌,问道:“阿姨,瑗瑗呢?”

  “在煮饭呢。”林珍又是这么一答,平静无波。

  这下子陆羽着急了,他的瑗瑗还真指不定现在在哭呢,忙站起身,正欲往厨房里走去。

  “慢着,羽儿,瑗瑗她自己会煮,不用担心。”

  林珍的一句话阻拦了陆羽的脚步,忍住心里的担忧,看了看林珍的脸色,又再次坐了下来,心里七上八跳的。

  “阿姨,怎么是瑗瑗在煮饭菜,她不是一向来都不喜欢煮饭菜的么?”

  “这丫头就是被我惯懒了,需要锻炼。”林珍做了个打哈欠的姿势,似是平淡道。

  其实她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她就要看陆羽会不会亲自承认,然后不顾她的做法来帮助自己的女儿。

  陆羽什么人,本来心里大概有了想法,又对林珍有过深刻的研究,他这一进门就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来解决了。

  “阿姨,羽儿知道了,你肯定是知道了我和瑗瑗的关系了是不是?”

  林珍一顿,看了眼陆羽,接着收回视线,“瑗瑗就像你的亲妹妹一样,这阿姨能不知道?”

  “阿姨,我也不瞒你了,我猜你肯定是知道瑗瑗和我在一起了,不然就凭你对瑗瑗的疼爱,怎么可能舍得瑗瑗去煮饭菜,这件事若你要怪一个人的话,那就怪我吧,我舍不得瑗瑗为我受苦。”

  陆羽面色沉重,幽深的黑眸里闪着担忧,林珍不说他不骂他,还和他可以这么‘谈笑风生’,这绝对是不正常的。

  “呵呵~羽儿,你不知道,阿姨这样做就是为了瑗瑗。”林珍复看陆羽,出咯咯的笑声,似无奈,又似叹息,饱含着一种很复杂的感。

  “阿姨,您…”陆羽不解。

  林珍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身旁座位,“过来,不要离那么远,阿姨又不会对你怎么样。”

  陆羽顿了顿,片刻之后,便坐在了林珍身旁的那个座位。

  林珍顺手关了电视,圆溜的眼球看了看陆羽全身上下,淡笑着说道:“羽儿,你已经十八岁了,记得当时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是在赵校长的办公室里面,那个时候瑗瑗利用了你的关系上了一年级…”

  “阿姨,那也是瑗瑗聪明。”陆羽打断了林珍的话,黑亮的瞳孔闪着一丝着急。

  “你不用说,当时阿姨并不知道这些,这些也是阿姨最近才想清楚的。八年过去了,阿姨看着你对瑗瑗的好,不管是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其实你照顾她比我们做父母的还要细心,记得前几年,阿姨和瑗瑗说不能靠你太近,因为你的家世问题一直是个谜…”

  “阿姨,我的家世其实不要去管它,我要的是瑗瑗,和家世没关系。”陆羽的神色更急了。

  “呵呵,瑗瑗今天也和阿姨说了,她说她要的是你这个人,不是要看你家的家世地位,我说瑗瑗才十四岁而已,哪懂得那么多,她又什么都不会做…”

  “阿姨,瑗瑗不会做没关系,只要我会就好了。”陆羽心中一喜,随即忙表明自己的心意。

  林珍叹气摇了摇头,“羽儿,你也知道阿姨和瑗瑗奶奶的关系,阿姨不希望瑗瑗也会变成这样,和阿姨一样的辛苦。”

  说这话的时候,林珍笑得有些苦涩,但想到这几年过的日子,又轻笑了起来,至少自己的儿女和老公都是好的。

  “不会的,我妈妈很好的,而且,我们以后可以不用住在一起。”陆羽忙摇头,他怎么会让他的瑗瑗过得这般。

  “如果瑗瑗要和你在一起,那么要经历的事比阿姨今天要她干的更多,瑗瑗的性子你肯定比阿姨要了解,她既然说出她要的是你,那么你也是你家族的一分子,她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无时无刻的向你求助,以后她的日子恐怕会活得更累,而且也不会让我们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