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哥哥,瑗瑗还小(1/2)

加入书签

  时子瑗稍稍仰着头,透过树枝的缝隙,她看到一弯似圆非圆的轮月在西南边静静的挂着,似乎还蒙上了一层层淡灰色的薄云,透着神秘。清冷的月洒在大地上,是那么的幽静。满天的繁星却越的灿烂起来,闪闪光,像是细碎的流沙铺成的银河斜躺在青色的天宇下,又像是在地上穿着鲜艳的服装在地上跳舞的孩子…

  “哥哥,你看,月亮和星星哪个比较亮?”时子瑗一手当空指着在树外的月空。

  突然的动作让陆羽猛然一惊,浑身一抖,接着才缓了缓气,高仰着头,透过树枝的障碍朝着天际看去,朦胧的月、闪烁的星映在了他那如同星辰又似深潭的眼里。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时子瑗像是使坏的拍打了下陆羽的背部,“哥哥,你看了没啊?”

  陆羽垂下头呼出了一口气,喷洒在了时子瑗的脖颈内,隐约间,他似乎还能看得到时子瑗衣襟内的锁骨,线条流畅,呈‘八’字形,在她较为消瘦的身上显得很是突兀,这个丫头,不管他怎么硬塞吃的给她,她总是有办法让自己保持着这般身材。

  “恩,看到了,是月亮比较亮。”低醇的声调,带着特有的磁性魅力。

  时子瑗呶呶嘴,似乎对陆羽的答案不满意,但是脖颈处传来隐隐约约的温热气息却让她心神荡漾,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陆羽的话。

  其实,即使是月亮再朦胧,也终是于星星来说,光亮有余的。

  “恩~瑗瑗怎么不说话了?”良久,时子瑗头耳侧传来陆羽低低的声音。

  陆羽试图用转移注意力来缓解自己身体里的难耐,因为他终究不舍放开她,但是却不能做出伤害她之事,所以,转移注意力也是一种好方法,或者说是唯一的一种方法,毕竟,这里没有冷水澡可以让他压抑自己。

  时子瑗眨了眨眼,低笑着道:“不知道说什么,看着这那么美丽的夜景,似乎瑗瑗要好好谢谢那两个人了。”

  也不知道是谁,刚刚在哭喊着、害怕着,陆羽突然低低的笑了,连带身子也微微的颤抖。

  “哥哥笑什么?”时子瑗稍稍推开却没有成功,因为陆羽将她捆在他的怀里紧紧的,压根就没想让时子瑗离开。

  “我在笑,前一刻还在哭鼻子的人,这一刻还说要巴巴的说谢谢。”话中有些揶揄。

  突然,时子瑗本附在陆羽后背的手‘砰砰砰’的敲打着,“要哥哥笑我,要哥哥笑我…”语气里是那么的恼羞,她知她突然消失,他肯定急死了,只是这一刻她就是想要打他,但是手中的力道却犹如在为人按摩。

  “哥哥怎么会笑瑗瑗,只希望瑗瑗再也不能将自己的性命置之事外,只一心救着别人了,难道瑗瑗不知道,瑗瑗不见了,哥哥有的不止是着急么?如果那两个人是亡命之徒,是强盗,来个把你毁尸灭迹,杀了便埋了,那你要哥哥怎么办?怎么办?”说着说着,竟然在他的语气里她听出了颤抖和害怕。

  “哥哥,瑗瑗这不是好好的,好好的。”时子瑗偏头对视着陆羽,入目的是陆羽眼底深深的愧疚和害怕。

  “还说,要是哥哥没找到你,要是这山上有什么蛇的,咬你,要是这冷风把你吹冻着了…”

  陆羽嘴里还打算喋喋不休,却不防突然眼前精致灵动的眼眸突然之间的靠近,直至在他的眼瞳处最大,接着,他的音便消失了,融化在了她的嘴里。

  他先是呆怔,接着便反客为主,她那么主动,他又怎么会拒绝呢,何况,这是她第一次的主动,虽然这主动似乎带着点要消除他对她的担心,但这又如何呢?

  她记得没错的话,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他洗冷水澡,这第二次,该怎么办?

  顿时,她面色本迷离娇羞,便化作了一滩春水,脸颊红透,遍满整个面容,包括耳际。

  “妖精~”

  下一秒,时子瑗便听得陆羽似乎是牙关唇齿出的声调,这声调,明显就是…所不能得到解脱出的,记得前一次,他也是这个呼唤了一声她为‘妖精’,前一次的他还没有那么沉重,这一次却生生的一起爆了出来。

  这下子怎么办?时子瑗脑袋里闪过这一个疑问。

  难道这荒山野岭把自己交付了?不可能。

  他也不会这样做,如今,她自己看着他隐忍至极的脸和身子,而她,却一动都不敢动,因为她知道,男人在这个时候,恐怕已经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了,理智什么的都恐怕退却了。

  陆羽确实是如时子瑗所想,他希望着时子瑗不要动,她也如他所需的没有动,但是一来,又怎么能阻止得了?

  “瑗瑗~”这两个字遂不然的也带着。

  在这样下去,时子瑗真怕陆羽隐忍过头了,他还真是不容易。

  要是陆羽知道她这么想,他肯定会说,你哥哥我确实不容易。

  “哥哥,下面…”时子瑗打算来个故技重施,这样子,估计她就不会感觉那么尴尬了吧。

  却不想她还虽然没有说完,但陆羽却知道了她心中所想,恐怕这丫头又准备想要装傻了。

  前一次,这丫头装傻,让自己措手不及,以为自己太着急了,却不想这丫头其实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是这么明白的丫头,他更不会伤害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