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 ~终掌九幽(完)~(1/2)

加入书签

  请记住本站地址,任何搜索引擎搜索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罪的话落下之后,并没有因为萧叶失去了还手之力,便任其自行落入海域之中。

  反而身形一晃,追上萧叶下落的身体,单腿成刀,一下子斩在了他的身了,之后正是双退不停的交换,一次又一次轰向萧叶。

  叶的**重重的落入了海域之内,一下子沉入了海中,而罪却是哈哈大笑,刚才虽然是仅仅两息时间,可是他对于萧叶的击打,却足足有上百万次。

  而这上百万次的攻击,皆是罪含怒而击,每次皆是用上了全力,是以就算是萧叶那强悍的**,在落入海中的那一刹那,也早就支离破碎。

  罪对于在灭神潭那神秘的巨大空间中,所领悟的毁灭法则,更是有着无比的自信,他相信即便是圣尊的元神,在那种法则的侵蚀之下,同样要溃灭不存。

  “哈哈,情儿,为父为你报仇了,这萧叶终于死在了本尊的手中,哈哈。。。”

  罪那肆无忌惮的大笑,不仅声传数亿里,其周身所带起的一阵阵毁灭气息,更是完全的惊动了神界一些高手。

  而在神界中,不管是来自海域还是神界的圣尊,更是瞬移到了此地,远远的看着罪这癫狂的表情。

  尤其是武圣尊,在感觉到罪身上那几乎不下于玄尊刑身上的气息后,更是眉头重重的结在一起,他实在想不明白,罪的实力是何时提升的,居然到了一处如此可怕的境界。

  毕竟刑虽然由一个普通的仙界之人,骤然间提升到玄尊之境,让这些圣尊有些不服气,然人家是命所定,就算是个婴儿成就玄尊,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而其他一些圣尊,也是一脸怪异的看着罪,在他们眼中,罪虽然拥有着绝对越圣尊的实力。

  然对方此时的气度,看起来却与疯子无异,哪还有一点圣尊应有的气质

  但是此时的罪,心中完全被一种复仇之后的畅快感所占据,根本没有任何的收敛,反而单手向着萧叶下落的海域中单手一压。

  来就因为他与萧叶在战斗之时,变得怒浪翻涌,海啸连连的海域之上,这时候更是在他的一压之下,让海水瞬间向着两边分了开来。

  而罪也在大笑道:“萧叶,当日你让情儿死无全尸,今日该轮到你了。”

  话落,罪那只下压的中,陡然间出现了一股黑色的法则之力,这些法则完全的包裹了整片海域数千万里之内。

  当罪的手轻轻挥动之时,整片海域之上,更是随着他的手完全的搅动起来,那些海水所搅动的力量,恐怕就是玄都圣器,也能在瞬间化成齑粉。

  罪却并不满足,而是依然在大笑着,那只挥动的手却是越来越急,直到最后整个空间与海域之间,完全的破碎塌陷,整整的持续了近半刻钟之后,他才满意的停下了动作。

  在罪看来,如此强悍的撕扯力量,恐怕萧叶的肉身,此刻也早已经随着搅动的海水,完全成为了湮尘。

  这时,武等人远远的向着罪道:“恭喜罪大人实力大进,达至玄尊之境!”

  罪轻轻的摆了下手,算是对众位圣尊的回礼,虽然有些狂傲,可是以他如今的实力,如此做法却是再正常不过。

  而在神界的另一方,刑远远的看着师尊与罪的战斗,尽管心中怒火爆涌,恨不得亲自代师尊萧叶杀掉那罪。

  然萧叶之前有过命令,不得插手与罪的事情,是以刑只能默默的隐忍。

  罪站在海域之上,一直看着暴乱的场面慢慢的平静下来,而萧叶却是再也没有出现之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萧叶,就算是你死了,本尊也不会放过你的家人,绝对不会。”

  到了最后,罪完全是吼出来的,那狰狞的面容,带着无比的恨意,显然并没有因为击杀萧叶,让他的仇恨完全的消弥。

  沉入海域中的萧叶,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快的被一片冰冷所占据,周身上下的刺痛,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动上一动。

  而罪在将海域搅乱之时,他更是如同漩涡中的一颗砂砾,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只是徒然的被水流来回的推动着。

  当海水中那股可怕的撕扯力,大到让他无法承受的地步时,周身刺痛的萧叶,却是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可怕到比灵魂之痛还要强烈的感觉。

  到了最后,当萧叶的意识终于开始模糊之时,心中却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带着无比不甘的心,默默的喊道:“琳儿,萧大哥来见了!”

  终于,当萧叶在心中不甘的呐喊之后,两眼却是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沉重,再也无法睁开,而在他闭眼的那一瞬间,仿佛看下x载x美x少x女x更x新到一颗幽黑的珠子,自他的体内飘了出来。

  可是之后的事情,萧叶却是再也看不到了,而他那早已经破碎不堪的肉身,也一点点的向着海域的深处沉去。

  失去意识后的萧叶,却是现自己来到了另一种奇怪的地方,这里似乎是他的体内,但又不象,而他的面前,却是有着一条看似无比熟悉的通

  道。

  这条通道的入口之处,此时正有两股力量在不停的争斗着,两股力量皆是黑到耀眼,带着强烈的可怕气息。

  只是其中那股正在攻击的气息,萧叶却也非常的熟悉,这道气息来自罪圣尊,气息之中完全是浓郁的毁灭气息。

  而那股正在死死防御的气息,却是来自通道本身,这股气息给萧叶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不仅带着强烈的毁灭气息,更有着一种浓浓的死气。

  但是那股来自罪的气息,数量之多却完全是另一股气息的数十倍之多,是以尽管通道所自带的气息,看起来更加的强大。

  然在罪的那股气息之下,却是越来越弱,直到最后开始一点点被罪的气息所吞噬,慢慢的消失着。

  在萧叶惊奇的看着眼前一幕之时,来自那通道之上的气息,终于再也无法抵御那罪的气息,完全的被吞噬了。

  而就在这一刻,就在那罪的力量一下子涌入通道之时,萧叶却感觉自己的元神陡然间震动了一下。

  似乎有一股外来的力量,在牵引着自己的**慢慢的向着海域上空升去,虽然他现在对于外界的意识已经完全的切断,心中却是本能的有着这种奇怪的感觉。

  罪那股号称毁灭法则的力量,刚一进入通道内部,瞬间便被来自通道内部更强大的力量所绞灭。

  一股又一股让萧叶以前感觉到熟悉却又陌生的信息,完全的向着识海内汇聚而来。

  而此时的萧叶不知道的是,在海域之上,就欲离开的罪,却是听到一声声奇怪的异响。

  ‘咕噜咕噜!’在罪与众圣尊脚下的海域之上,一层层的水花自海面上翻涌起来,初时这种翻涌的程度,只是轻而缓。

  然仅仅是过了十息不到,这海域所翻涌的程度,却是越来越强烈,后了最后,那些翻涌的水花,开始如喷泉一般,向着海面上空的百米之处,喷出了一道道的水浪。

  让罪与众位圣尊心惊的,并不是这些如喷泉一般的水浪,而是自那海域之中,随着水浪一股股喷出的可怕气息。

  是的,那种气息中,其可怕的程度,就算是罪也没有信心与之硬撼,随着那些水浪喷涌的越来越强烈,初时只有百余高的水浪,此时却几乎达到了万余高的高度。

  海域之上,之前还只是百余高的喷涌水浪,这时候却足足达到了万余高,而原本刚刚平静下来的海域,这时候却是再次变得混乱不堪起来。

  让罪与众圣尊震惊的,并不是这些看似壮观无比的海浪,而是一股来自海浪顶端的黑色气团。

  这股黑色的气团,时时散出一股耀眼的幽光,那强烈到让圣尊都颤抖,可怕到仿佛可以毁灭整个宇宙的气息,却让罪圣尊害怕了。

  是的,罪是真的害怕了,一向视整个宇宙如同手中玩具的圣尊罪,即便是在进入那灭神潭之时,都不曾有过如此的恐惧的感觉。

  然现在,仅仅是那黑色气团所散出来的气息,却让他害怕了。

  那股黑色的光团,表面围绕着一层层浓郁的毁灭与死亡气息,这种气息,罪却是非常的熟悉,因为他所领悟的毁灭法则,就拥有着其中的一部分气息。

  可是他的法则,毕竟只是拥有着毁灭性的气息,那股更加让人心神战栗的死亡之气,却是不曾有过的。

  远处,向位圣尊也在心观察着那股黑色的气团,身形却是下意识间开始向着更远的地方退去。

  他们心中都有种感觉,这股气息中所包裹的,绝对是一种能够让他们瞬间湮灭的存在,是以直到他们退出近亿万里之后,心中才稍稍感觉到有了一丝的安全感。

  ‘滋滋。’陡然间,那黑色的气团开始产生了剧烈的变化,万千道雷电自那气团的内部涌了出来,如同无数条金色的狂龙一般,闪耀着肆虐在气团的表面之上。

  当这些金色的雷电出现之后,罪的脸上,却是瞬间出现了一片死灰之色,对于这些金色的雷电,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是萧叶,整个宇宙间拥有如此可怕雷电的存在,除了萧叶之外,罪实在想不起还有何人拥有。

  而且之前萧叶就是从这里沉入了海域之中,如果黑色的气团之中所包裹的是萧叶,却也是合情合理。

  原来还在心神战栗的罪,在他想到那气团中,包裹的有可能是萧叶之后,来自内心中的恐惧之情却是骤然间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的狰狞,此时的罪忘记了恐惧,只是杀意升腾的大吼道:“萧叶,想不到你的命如此之大,刚才那种情况,居然还能出来给本尊这种‘惊喜’。本尊倒要看看,你的命是不是真的如此硬”

  大吼之后,罪却是陡然间单手一伸,一枝绿色的树枝,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这正是圣尊的本源灵宝。

  然此时他的本源灵宝,却是生了一丝丝的改变,原本的树枝,完全是一副翠**滴的样子,只是现在树枝的表面,却包裹着一层层淡淡的黑气。

  而在那树枝之上,更是有着一条黑色的丝线,如灵蛇一般,不停的在那本源灵宝之上游动

  着,看起来既让人感觉到诡异,又让人视之心神恍惚。

  罪手持本源灵宝,重重的向着那黑色的气团抽去,面前的空间更是直接被这树枝强横的抽裂开来。

  一道黑中带绿的能量,快的向前袭去,仿佛穿行于空间之中,将空间生生的划开,没有任何的勉强。

  是让罪不敢相信的一幕生了,他那自信无比,其中还杂夹着毁灭与生机法则的强悍一击,却是在击到那黑色气团之进,直接被吸收了。

  而那黑色的气团,在吸收了这股带着法则力量的攻击之时,却也陡然间轻轻的晃动了一下,一股更加强大的气息,自那气团之内散出来。

  同时,黑色的气团也在一阵阵晃动之后,开始一层层的裂开,而自那开裂之处,更是有着一道道晦涩的气息,自裂缝中射出。

  ‘咔嚓。’终于,原本只是能量状的黑色气团,在裂开之时,却是一下子如同巨石开裂一般,出了阵阵脆响。

  当这层气团一点点裂开,化归为一丝丝地间游的能量之后,一具平平的躺在巨浪之上的身躯,却是出现在罪的眼中。

  虽然罪早已经猜到,那气团之内所包裹的就是萧叶,然当他真正看到之时,眼睛还是不自觉的怒瞪起来。

  那平平躺在了巨浪之上,没有任何动作的躯体,正是被罪打入海域之下的萧叶,只是他现在的身上,根本看不出哪怕是一丝的伤痕。

  面在他的体表,一层层黑色的浩大死气之间,却又有着无数的金色雷电穿行其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诡异无比。

  萧叶此时就像是沉睡中的巨人一般,尽管体外时刻散着危险无比的可怕气息,可是他却是双目紧闭。

  然越是如此,罪在杀意更盛的同时,心中却也越是不安,他有种感觉,当对方醒来的时候,将会挟着雷霆万均的可怕力量,对他起无法想象的可怕打击。

  “故弄玄虚,去死!”心中压力渐增的罪,终于忍不住再次出手。

  当他的本源灵宝在击碎空间,带着无比强悍的法则力量袭向萧叶时,整个人也是身形一晃,向着对方远远一掌虚按过去。

  ‘翁翁。’可是之前的一幕再次上演了,当那些强悍到足以秒杀圣尊的法则力量出现后,仅仅是刚刚碰到萧叶的身体,却被他直接的吸收了。

  而这时,罪那虚按的手却再也按不下去了,因为,萧叶醒了。

  刚刚睁开眼的萧叶,眼中陡然间射出两道强烈的金色雷电,同时脸上却带着一股无悲无喜的恬静表情,微眯着双眼打量着罪。

  而罪,就这么单手前伸,那只攻向萧叶的手却是再无也法伸出,并非他身不能动,却是因为一种来自对方的压力,让他本能的停止了攻击。

  过了数息之后,萧叶的手臂轻轻的抬起,用一种飘渺的声音沉声道:“罪,你我之间的恩怨,就在本尊这最悍的一击中,做个了断吧!”

  ‘轰隆。’虚空之中,陡然间雷云闪耀,一股股金色的雷电在雷云中穿棱闪现,强悍至无可比拟的庞大压力,更在自那雷云中压下。

  海域之上怒浪狂啸,一阵阵仿佛要将空击碎的海浪,一道又一道的翻涌起来,可是任凭这些海浪如此的肆虐,却丝毫不会影响到萧叶所站立的巨大波浪。

  这种无匹的压力,几欲让罪整个人软倒在地,但是他却运起全身的法则之力,在这种可怕的压力下,慢慢坚持了下来。

  虚空中翻滚的乌云,并不是普通的云,而是由无数的死亡法则之力所凝聚,是以这些乌云看起来更加的黑,压迫感更加的强大。

  而那道道金色的惊雷,在肆虐了数息之后,却是形成了一条粗大的金色电龙,倏然间向着萧叶伸出的手臂劈去。

  ‘咔嚓。’这道如同巨龙一般的闪电,在劈到萧叶的手臂之上时,化是瞬间闪射出万道的强光,无论是罪,还是在亿万里之外的圣尊们,皆在这种强光之下,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滋滋。’单手抓着雷电的萧叶,却是面色一凝,眼中猛得射出两道光芒,向着那手中的金龙雷电照射而去。

  而那如巨龙一般的雷电,却也在萧叶的手中开始变化了,一息之后,金色的巨龙,化为了一把金枪,而在金枪的表面,却又盈绕着无数的死亡气息。

  “开!”

  大喝一声的萧叶,陡然间手臂一晃,早已经变为金色的雷罚枪,更是放射出强烈无比的光芒,四周的空间在这种可怕的压力下,直接的破碎开来。

  这种破碎的空间,一直持续了数息时间,而当破碎的空间慢慢平稳下来之后,萧叶手中的雷罚枪变了,变成了拥有着三个尖刺,更加威猛无比的雷罚戟。

  手持雷罚戟的萧叶,身上涌起了一股掌控一切的浩瀚气质,双眼中带着一股不屑的目光,向着罪看去。

  而直到这时,罪才陡然间自萧叶那如山的气息中惊醒过来,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罪却直接瞬移,逃了。

  在这种时刻逃走,绝对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何况以萧叶的实力,恐怕也不会让其如愿。

  “哼!”

  嘴角轻轻一勾,萧叶身形却也瞬间消失在原地,出现于罪的身旁,同时一脸冷笑道:“罪,你感觉自己还能逃走吗”

  可是此时的罪,却是陡然间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道:“哈哈,逃萧叶,你以为本尊真的要逃吗你看看这里是何处”

  萧叶随意的扫了一眼,这里却是灭神潭的旁边,可是对于他来,在哪里皆是一样,罪,死定了。

  对于如今的实力,有着绝对自信的萧叶,却是不带任何杀意的笑道:“哦,难道你还有什么手段不成”

  “哈哈,手段,当然有,启!”

  随着罪的一声大吼,他却是单手向着那灭神潭内一探,就见原本已经翻腾不已的灭神潭,这时候更加的暴乱起来。

  而同时,一股浩大的气息,却是自那灭神潭内涌了开来。

  然间,那灭神潭一下子炸了开来,一道巨大的黑色水浪,瞬间涌向了空中,而在那水浪之上,却有着一巴掌大的盒子,本源金盒。

  这盒子确实是本源金盒,而且是罪圣尊的本源金盒,只是这本源金盒,此时却再也不是金色,而是整体透出一阵幽然光泽的黑色。

  盒体之上所散出来的气息,让人视之心神战栗,虽然萧叶并没有任何感觉,可是那些远远观察的圣尊,仅仅看了那盒子一眼,却是感觉到元神上传来一股股强烈的震动。

  ‘翁翁。’自灭神潭内出现的黑色本源金盒,这时候却是徐徐的升到了罪的头顶上方,一股股黑色的气息,向着罪的体内灌入着。

  而罪的体上的气势,更是直线的向上爽升着,三息之后,这本源金盒不再散出这种光芒之后,却是慢慢隐入了罪的体内。

  罪此时身上的气息,居然丝毫不下于萧叶,带着一股狂傲的自信,罪冷笑道:“哈哈,你以为本尊来到这里,是为了逃吗本尊在这灭神潭之内,终于完全明白了本源金盒的奥秘,这次,就让你真正的感受一下,什么才是力量!”

  萧叶并没有因为罪身上的气息改变而有所震惊,在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感觉,只要他一个念头,就可以瞬间让对方化为虚无。

  而他之所以要费如此的周章,祭出了久未使用的雷罚戟,却是在他的识海内,似乎有一种声音在告诉他,用出最强的攻击,摧毁对方。

  是以当罪叫嚣过之后,萧叶却是冷笑道:“好,就让本尊看看,到底什么才是力量。”

  ‘哧哧。’雷罚戟,陡然间被萧叶轻轻的举在了头顶,那戟身之上,瞬间放射出万千道金色雷芒与强烈的死气。

  四周的空间,在这种可怕的威势之下,虽然在强烈的震荡着,却似有一股力量将他们凝固住一般,并不会破碎开来。

  而在萧叶祭出这种姿势之时,那如山岳般的气势,也在毫无保留的向着罪压去。

  感觉到萧叶这股气势,脸色陡变的罪,却也十指猛得结在了一起,一点亮芒从双手间闪现了出来。

  在罪的背后,一阵阵灵气的漩涡开始慢慢的形成,仅仅是一息时间,这漩涡的强度便瞬间达到了顶点。

  漩涡中所带来的吸力,却是完全将灭神潭内的法则力量,吸入了漩涡之内,慢慢的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影像。

  这只影像之中,却是一个看似身着黑衣,满是张狂的年轻人,带着一脸不屑的表情,向着萧叶那里看去。

  而在神界的虚空之中,一个满脸放荡不羁,处处透着痞气的年轻人,却是轻轻笑道:“想不到这的罪,居然通过上古大战时残留的气息,打开了金盒中的能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