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异世界的帮手(1/2)

加入书签

  lancer!

  半空中,?许悠无声地张了张嘴,?尽管身体在不断往后飞,?但手却在努力向前伸。

  那边lancer半身陷在黑泥中,可能是见她终于离开了危险区域,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的他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黑泥吞噬中。

  ……不行,?不能就这样结束啊。

  许悠说不上此刻内心是一种什么感受,最初明明是拒绝的,?就算被飞坦剧透了这个圣杯之战,?她最开始也只是想要帮助小樱脱离间桐家,?远离那一家子的变态而已。

  但现在不一样了。她不能这么眼睁睁看着lancer消失,那是她的servant,?是她的搭档。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能像之前那个梦里面一样,大家和平的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呢。

  许悠想要救lancer,奈何目前的她根本没力气使出各种魔法阵,?就是想让自己安全着陆都有些困难,?更别说救人了。

  卫宫士郎就站在下面,?不过正和吉尔伽美什开战的他根本抽不出手来帮助还在半空中进行弧线运动的许悠。

  倒是间桐樱扯着嗓子努力喊了声:“悠——”

  她话音一落,?原本守护在她身侧的rider一跃而上,紧接着就单手接住了还在做着自由落体的人。

  原本不断下坠的身体终于获得了平衡,?许悠第一时间就看向了自家那位平日里总是特别狂野的搭档,?然而此刻他却宛如一条死狗一样奄奄一息地逐渐被黑泥吞入进去。

  “不行。”许悠低声呢喃了下,听到她这话地rider跟着看了眼正对面的lancer,平时甚少开口的她难得出声问道:“要去救他?”

  许悠点点头,?已经没什么力气的手在这时却极尽所能的拽住了rider的裙摆。

  明明绑缚着眼罩,但rider却低头仿佛瞅了眼臂弯中的人,随即在得到间桐樱的首肯后,召唤出了从自己血液中诞生的珀伽索斯。

  白色的天马自空中而来,仿佛带着圣光一般犹如天降,rider带着许悠坐到上面,然后朝着黑泥飞奔了过去。

  无人阻止,或者说在圣杯启动之后,吉尔伽美什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更遑论现在的他正被卫宫士郎和saber缠着,根本无暇管半空中发生的事,而另一边言峰绮礼也在和远坂凛说着关于她父亲的事,因为上一辈的恩怨还在,那边打斗的并不比这边轻松,不过因为archer在远坂凛的身边,索性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已经改变了。许悠在匆匆扫了眼底下的情形后,不知怎么就想到当初玩游戏时的几个结局。眼下的情形已经完全脱离了游戏结局,而走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所以……lancer也一定能活下来的。

  珀伽索斯的飞行速度极快,几乎眨眼的功夫,rider就带着许悠飞到了黑泥边上,但作为servant,即便是宝具级别的珀伽索斯也无法靠得太近。

  “lancer!”许悠吃力地叫了声,然而已经闭上眼睛,快被黑泥吞噬的lancer根本没有反应。“我来吧。”

  眼看rider探出身子想要去挖出lancer,许悠赶紧抬手阻止了她。黑泥对servant侵蚀有多厉害,许悠在游戏中已经见识过了,所以并未多想,在阻止了rider之后,她果断探出上半身,努力想要去抓住lancer还露在外面的手。

  就是这只手,在刚才把她甩了出去,他甚至连收回去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松散的垂落在外面,然后慢慢被黑泥吞噬着。

  许悠皱着眉,张着嘴想要再度发出呼喊,然而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卡着了,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平日里那张总是带着几分嚣张的面容此刻已经陷入了沉睡,他就闭着眼睛,嘴角尚且勾起一点点的弧度。但他的下巴已经陷入了黑泥中,眼看着就连那翘起的嘴角都要被埋没了。

  “lan……lancer……”勉强从喉咙里咕哝出这么一声,不像是在喊人,更像是激励自己勉励自己的强心剂。许悠又一次伸长了手,已经被黑夜的风吹得有些失去知觉的手指这次终于够着了那垂落在外面的手。

  那手指已经有些僵硬了,冰冰冷冷的,甚至比她的手更冷。要不是目之所及的确是lancer的手,许悠甚至觉得自己是摸到了一块手形的冰块。

  “唔……”刚一抓住那只手,许悠就被逐渐下沉的力道拖得往外跌了下,还是rider眼疾手快,一把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扯了回来。

  许悠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她并未松手,冰冷的手就紧紧拽着那几根手指。

  十二月的气温低得可怕,尤其夜风袭来仿佛能把人冻成冰块。许悠勉强睁着一只眼睛,因为用尽力气而有些模糊的视野中,面前的人还在下沉。

  rider还搂着她,另一只手想要帮她拉起lancer,然而眼前黑泥的吞噬速度却在逐渐加快。许悠只觉得掌心中滑溜溜的,刚才终于够到的几根手指不经意地就又滑落了下去。

  “lancer,不……”本来就只剩下半只手还在外面,许悠看过去的时候,仅剩的几根手指也被黑泥彻底吞噬了。她的手还在努力往前伸过去,手指划过,但终究还是抓了个空……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消失了!被吞噬了!

  一切都结束了!

  许悠眼睁睁看着黑泥将自己的lancer吃掉了。

  是的,她的lancer……

  “不——”脑海中有一瞬间的空白,下一秒许悠只觉得腰背处一阵剧烈的疼痛,之前被压抑着的某些东西正逐渐冲破魔力的屏障开始在身体中乱窜。

  “已经极限了,我带你下去。”对于无法拯救lancer,rider也深感遗憾,但看着眼前仿佛突然暴走的黑泥,她那张从来平静的面容都禁不住皱了一下。吞噬了lancer的黑泥似乎比之前活动得更频繁了,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这让rider有种不好的预感。

  与之相反的,被她抱在臂弯中的人却无比平静。rider低头看了眼,就见许悠身上不知何时冒出了无数红色的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