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人见人爱穿越党(五)(1/2)

加入书签

  蔺随风按住吴宁的头,示意大家噤声。从这里往外面望去,可以看见有一队人马正朝这边走来。

  “没想到还有人会来这种地方……”

  孙志扬走在队伍中央。他们走到这里,一路上已经打倒了不少死亡生物,大家或多或少地都受了些伤。“骨龙、天谴骑士、巫妖……几乎是亡灵中最高等的生物了,看来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了。”骑士长说道,“它们守卫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想想就觉得那一定比它们还可怕啊。”

  两头骨龙正趴在哪儿休眠,最先惊醒过来的是天谴骑士,它们的侦查范围是最广的,发现入侵者后第一时间通知所有同伴,随后驾驭战马,吹响战斗号角。

  “全体听令!保持队形前进!”骑士长说道。骑士们紧靠着中间的孙志扬,两侧和后方持盾防守,前面持枪进攻,众人也是一拉缰绳,全速冲锋。

  “中间的是什么贵族吗?保护得真严密呀。”胡八说。

  “不止。”蔺随风和拜伦异口同声道。

  “你们看看他手里拿的东西。”拜伦指出。他手里拿着一颗拳头大小的红色石块,闪着微光,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着,与此同时,他的身上环绕着魔法符文。“那是魔晶,可以为魔法师提供魔力,变小是它正在被消耗的表现。”

  “就是说他现在正在使用魔法?是什么魔法?”吴宁说。

  “荆棘光环,反射型魔法,可以将百分之七十的伤害反弹给敌人。”胡八说,他在抄笔记时见到过这种咒文。

  骑士小分队像一把尖刃插进敌方的阵营,撕开一道豁口,锐不可当。凭靠这个魔法,对手对他们几乎无法造成伤害,他们便能长驱直入,一直打到两头骨龙面前,骨龙扬起头,展翅飞了起来,翅膀扇动的风流差点将他们吹得人仰马翻。

  “它们竟然飞起来了,太卑鄙了!”骑士们不平道。

  “唉……没办法,只能用这个了。”孙志扬说着,又从空间中拿出两颗拳头大的魔晶,接着一大串咒文从他身上冒出来。

  “等等!”胡八震惊道,“他竟然没吟唱就能使用?”

  “这不算什么特别的吧?我见过有人能做到。”拜伦说。

  胡八摇摇头,“那仅限于低级的魔法。越高级的魔法,咒文和阶变越复杂,不是能轻易简化的,随便改动错误一个地方,都有可能反噬!他这不仅不是普通的魔法……那是禁咒!”

  他两个魔法分别将两颗魔晶消耗干净,召出了两道巨大魔能炮,一举将骨龙的黑色心脏贯穿并净化,熄灭了它们眼中的灵魂火。骨龙庞大的身躯顿时从天上坠落,跌得粉身碎骨。

  “我觉得他应该是不论什么魔法都不用吟唱。”胡八说,“或许有些人的体质特殊,不用吟唱也能结成魔法回路,但是身体没法储存魔力,只能靠魔晶来供给,跟我恰好相反,我空有一身魔力却永远用不了魔法。”说到这里他的神情都有些失落。

  “这不是正好吗?”拜伦说,“你们可以好好交流下,说不定对彼此都有帮助呢。”

  “说的没错,恐怕那还是我们认识的人呢。”蔺随风拿出探测器,上面显示的此处的同伴变成了两人,其中一个肯定是后来来的。“他的这种能力多半也来自系统,如果这是真的,那我想说,他比我们队里的某些人聪明多了。”

  这时一群黑衣蒙面的一看就邪教既视感的人出现,对现场的惨状更是哭号:“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们是谁?!为什么要闯入我们的地方?”

  “不好意思,是你们侵占了别人的土地,还把别人全都赶尽杀绝,我不过是替他们讨个公道罢了。”孙志扬说,“你们知道这个国家原本的公主去哪儿了吗?”

  黑袍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这个国家没有公主,只有一个王子活了下来,逃到海边去了。”

  孙志扬听到这个消息表示沉默了一阵,随后转身就走。

  “等等,殿下您去哪儿?”骑士长伸手拉住他。

  “骑士长……我的公主已经死在海中了,不要劝我……”

  “不啊殿下,您的未婚妻就是这国的王子,哪有什么公主啊!”诚实的骑士长说。

  黑袍人们将他们团团包围,“你们哪也去不了,留在这里永生永世侍奉我们的真神吧!”

  孙志扬从空间戒指里拿出魔晶,却没想到摸了个空,魔晶已经用完了。“这么快?”他心中惊诧,黑袍人们都气势汹汹的亮出兵器杀过来,他要拿什么对付他们?

  就在这时,一阵陨石雨劈头盖脑地落下,瞬间将所有人都击溃,地面也在密集的轰炸下坍塌,他们纷纷掉落入底下的无尽深渊。孙志扬认出这阵陨石雨,是个九级的范围魔法,威力仅次于禁咒。

  是谁?他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正在四脚朝天地往深渊掉落,一双手接住了他,接着他整个人都好似被一阵轻柔的风托起,缓缓落地。

  “你是……?”孙志扬莫名地看着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陌生人,虽说救了他一回,但是这公主抱和深深的对视是怎么回事?

  “王子殿下,我是你的公主啊。”他说。

  孙志扬当场就傻了,还是骑士长反应得快:“你就是王子的未婚妻吗?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

  胡八心疼地收起剩下的卷轴,一边吸鼻子:“卷轴都很贵啊你们这些败家子,这些都是我的家当啊……”

  吴宁绷着尾巴,跳到孙志扬面前:“我是吴宁,你还记得我吗?”

  一说到这个名字孙志扬就明白了,“原来是你们……”

  “这些都是我招来的勇士,我回来是为了铲除这里的黑暗势力,为我死去的子民报仇。”蔺随风对骑士长说,骑士长被他的这种精神感动了。

  “先别管那些,把我放下来行不行!”孙志扬还在被蔺随风公主抱当中。

  蔺随风充耳不闻,骑士长继续感动中:这才是真爱啊!

  黑袍人对他们的擅自闯入十分厌恶,扬言要将他们碎尸万段。他们看见了花丛中的棺材,心中已猜到那就是他们供奉的人,而蔺随风等人等清楚,那里面躺着的很有可能是他们的同伴,他们得想办法把他放出来。

  “那个就是他们侍奉的真神?一点神格都没有的低级货也好意思自称真神?”

  黑袍人们被他们的轻视给激怒了,“无知的人!睁大你们的眼好好看看,什么才叫做神迹!”

  斐南待在宫里,迎接各方嫔妃的挑战。他刚从小黑屋被放出来,进了自己的房间,但他宁可待小黑屋也不愿回到宫里,小黑屋他好歹还能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但是在宫中就不一定了。为保自己的小命,他就做起了一个宅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但即使这样也会有人来登门拜访,他只好躺在床上装病,谢绝见客。大家私下里都对他这样的行为非常膈应,认为假清高、真高冷、虚伪的都有。不管他们怎么传,他只要自己活得好就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