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徐徼残强?br/>

  第十三章黑白出手!

  雷天因为被难缠的唐三马蚤扰,没躲过马红俊的凤凰火线,害的雷天硬接了招,雷天可谓对唐三恨死了,“二弟!”雷龙看到自己的二弟被击飞,又气又怒,不过也有丝丝的惊喜,马红俊的武魂是极品的凤凰,小小年纪,魂力却不低,雷龙对马红俊起了爱才之心,想将他收为自己的徒弟,只要有时间,他定可以将马红俊培养成大陆数数二的顶级高手。

  雷龙飞奔过去,将被击飞的雷天接住,“大哥,我没事,他的魂力不高,对我造不成多大的伤害,刚刚的那击只是冲击力大点罢了。”雷天对着自己大哥说道,雷龙听了,松了口气,看着前面的几个小天才,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了,说道:“你们将我二弟打伤,哼!”说完第魂环亮了起来,雷龙的第魂技的作用是:提升自己的速度攻击防御百分之20,这个魂技是由只百年的烈焰狮鹫提供来的,它的年限很接近第魂环的吸收极限。

  几乎瞬间,雷龙就到了唐三面前,用他的鹰爪,占着速度的优势,以疯狂的速度攻击着唐三,唐三控制蓝银草组成面防御墙,挡住了雷龙的攻击,可唐三还是受伤了,坐拥者是刚刚被击飞的雷天,雷天绕路到唐三后面,用力攻击,戴沫白和马红俊本想阻止他,可奈何他的速度太快,跟不上。

  “︶︿︶唉,太慢了,我们来会会你们!”句话同时从白和黑口中爆出,唐三他们立刻用比吃饭还快的速度跑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雷龙有点恐吓的说道:“我劝两位还是别多管闲事的好,不然误伤了你们!”“谢谢!不劳烦您费心了!”黑缓慢的说出这句话。

  “大哥,跟他说什么!上!”脾气暴躁的雷天对自己的大哥说,可是事以愿违,黑挑中了雷天,白就挑中了雷龙,两人瞬间从自己的位置消失,不用说,肯定用响转,跑到他们各自选中的对手身后去了。

  “虚闪!”两人很有默契的说道,白和黑举起的手指上出现了颗但绿色的光球,突然,光球发生了变化,变成光柱,射向雷龙和雷天,两兄弟根本没想到他们有这手,直以为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却没想到他们这么强大。

  虚闪贯穿了雷龙两兄弟的手臂,顿时,大量的血液流出。

  悲催的两兄弟赶快用魂力止住了血。

  那个叶戈吉不甘心地怒骂道:“你们这些红毛杂种,在整个天斗城还没有人敢管少爷我的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雷龙前辈,干掉他!!!”雷龙现在的心里想骂娘,心里咒骂着叶戈吉:“他妈的这个废物,现在看不懂形式吗?这两个小子绝对不是普通魂师,竟然不使出魂技和武魂就能制住雷天和我,那是般的魂师可以做到的吗?他妈的,也不用他那猪脑袋想想!”

  白和黑满目杀气的瞥了眼叶戈吉,那眼就把叶戈吉吓的胆肝剧烈,屁股坐到地上,差点尿了裤子。

  在场的众人看到叶戈吉竟然如此懦弱,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不屑。

  雷天眼睛亮,看到黑竟然走神了,心里喝道:“好机会!”

  雷天的第四魂坏突然亮了起来。

  雷天的第四魂技,身体可以伸缩大小,跟缩骨功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黑突然感应到雷天阵魂力波动,惊异地看着雷天的利爪竟然变小,快速地向他的胸口袭来,黑可不敢怠慢,顿时,身体往后仰,这时雷天的利爪从黑的头发擦了过去。

  黑瞬间个转身,左手抓住雷天的手腕,往上提,身体向后翻,快速的踢出两脚,踢到了雷天的双利爪之上。

  “铛铛”

  雷天的双爪被黑的踢到两边,黑个翻身,浑厚的魂力催到掌心,掌印上了雷天的胸口。

  “啊”

  雷天被黑掌打飞了出去,落到了雷龙的身边。

  “二弟!”

  雷龙看到自己的弟弟被打飞,而且看样子伤得不轻,顿时大呼声,连忙跑了过去,查看下雷天的伤势。

  “咳咳大哥,我没事,他手下留情了!”雷天咳嗽两声,跟雷龙说道。

  雷龙听到自己的弟弟,没有大碍,顿时松了口气。

  随后,雷龙站起身来,抱拳向黑很是诚恳地说道:“多谢阁下,手下留情!”

  黑向雷龙笑了笑,白和黑并没有理会,而是向叶戈吉看去,刚才叶戈吉骂他红毛杂种这句话,他可没有忘记,他可是很记仇的。

  对他们好的人,他百倍还之,跟他结下仇怨的,他就千倍万倍给予还击!

  什么笑抿恩仇,在他们的人生观里是不存在这句话的。

  黑和白看着戈吉冷笑了下,脚下运气瞬步,不到息就出现在叶戈吉的面前。

  “我的妈呀”叶戈吉看到白和黑,刚才还站这么远,就这么下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尤其那两双邪异的眼睛,带给他的恐惧,他真的伤不起!

  “你你别别别过过来来”叶戈吉颤颤巍巍地说道。

  叶戈吉后退步,白和黑就上前步,最后叶戈吉退到无路可退的时候,叶戈吉颤颤巍巍地蹲到角落中,边大哭着;边求饶着。

  所有人的眼中的不屑更胜几分,就连雷氏两兄弟的眼中都是充满了不屑和无奈,叶戈龙元帅是何等的英雄人物,竟然生出这么个懦弱废物般的儿子,看来慈母多败儿不假,慈父多败儿这句话也是真的。

  白冷笑着抓着叶戈吉脑袋抬了起来,不屑地说道:“你叫叶戈吉?叶戈龙元帅的儿子?呵呵,好大的来头啊!”

  叶戈吉听,原以为他们是畏惧了自己家的势力,才说出这番话,顿时挺了挺胸膛,很是傲气的,回道:“没错,告诉你,我父亲就是叶戈龙,识相的就放了我,把那些女的送过来,我就大人有大量,就既往不咎了!我说,雷前辈,你们把那些小妞带上,我们回府!”

  雷氏兄弟默然地摇了摇头,看着叶戈吉,那眼神就像在看个死尸样。

  白和黑顿时被这句话,气的哈哈大笑起来,抬起手拍了拍叶戈吉的脸,微笑着说道:“好大来头啊!我们真的好害怕啊!嗯?戈吉啊,信不信,我真的割掉你的?”

  叶戈吉吓的立刻捂上了自己的下体,身体开始发颤,惊恐着看着,他认为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男子,是位彻头彻尾的恶魔。

  “没血性的东西!”白和黑同时不屑地说道。

  “两位前辈,你们把这个废物带走吧,我可不想再看到他。”黑对雷氏兄弟说到,他们虽然没有自己厉害,但他们年龄比自己大。

  我是时间分割

  线!

  话说,雷氏兄弟抬着戈吉回到了元帅府,站在府邸外面的护卫看到雷氏兄弟抬着个人,也不敢多问,装作没有看到。

  雷氏兄弟走到府邸门前,雷天急脾怪脸朝着像没事人似的几个看家护院的护卫喊道:“你们几个还楞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把你们的少爷,抬进去!”

  几个护卫吓了跳,不敢怠慢,要是少爷有个三长两短的,他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七手八脚地把叶戈吉抬了进去,雷龙和雷天也随着众人走去,经过花园的时候,位身着华丽服饰中年男子,走了过来,看到众人,连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咦?这不是少爷吗?这这到底怎么回事!还愣着干吗?还不快点把少爷抬进去?轻点轻点!”

  这位中年男子就是元帅府的管家,名叫赵天鑫,不仅管理整个帅元府,而且经常跟着叶戈龙元帅南征北战,身魂力的修为,己达魂圣。

  本来以赵天鑫的实力和功勋,弄个大将军当当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当初他拒绝雪夜大帝册封,只想甘心地给叶戈龙元帅当个管家。虽然赵天鑫实为管家,但是他跟叶戈龙元帅关系就像是老伙计,老兄弟样。

  元帅府的下人就把叶戈吉抬到了他房间的床上,赵天鑫就吩咐他们下去了。

  “两位雷兄,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两人可以不屑叶戈吉,甚至可以无视他,但是,对于赵天鑫,两人是打心里佩服他,尊敬他。两人可以不屑戈吉,甚至可以无视他,但是,对于赵天鑫,两人是打心里佩服他,尊敬他。

  雷龙无奈地摇头叹,就把在酒馆里发生的事情给赵天鑫叙述了遍,“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赵管家,唉!这次少爷可是惹了大祸了!”

  “哦?难道,跟雷龙兄弟战斗的那位年轻人的来头很大?”赵天鑫疑惑地问道。

  听到赵天鑫的疑问,雷龙和雷天对视了眼,还是雷龙开口说道:“赵管家,这次少爷真的惹了连皇室都不敢轻易招惹的人了!我看,我们还是请叶戈龙元帅出关吧!”

  “他们很厉害?”赵天鑫对着雷氏兄弟问道,雷龙回答道:“他们轻而易举就打败了我们,保守估计他们是魂斗罗,但可能都是快到封号斗罗的魂斗罗,他们还有种奇怪的技能,好像叫什么,虚闪的,他们的速度异常的快,没用出武魂,就将我和二弟的手臂贯穿。”

  第十四章加入武魂殿!伤感灬璀璨星空

  第十三章叶戈龙来访!

  赵天鑫不在抱有幻想了,转过身看着昏迷地叶戈吉,狠狠地说了句:“这个不争气东西!”

  赵天鑫知道眼下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只能请叶戈龙元帅出关了,赵玉明哀叹声,苦涩地说道:“这件事可不是小事我马上去请元帅出关,你们快去会客厅等候吧!”

  赵天鑫说完,急匆匆地向叶戈龙元帅闭关地密室奔去,去请叶戈龙元帅出关。

  将画面转到白和黑那儿。。。。。。

  “小老虎,你们在这里待着,我和大哥去买点东西。”黑对着戴沫白几人说道。戴沫白点了点头。

  白和黑其实是去武魂殿,去注册魂斗罗级别。

  来到武魂殿门口,“请问,两位来武魂殿有何贵干?”门口的两个卫兵说道,幸好他没有动口骂人,不然现在就会变成座冰雕了,“我们是来注册魂斗罗的。”黑悠哉悠哉的说道,两个卫兵可不相信,但还是没动脾气:“两位,请不要说谎,小小年纪怎么可能到达魂斗罗呢?请两位给点证明。”

  白白白白白白白白,白的身上浮现出8个诡异的魂环。

  黑黑黑黑黑黑黑黑,黑的身上也跟着浮现出8个跟诡异的魂环。

  两个卫兵已经被吓坏了,不过还是很快就恢复过来了,带着他们去武魂殿内部。

  “魂斗罗大人,到了。”两个卫兵变得恭恭敬敬起来。

  “白伊,白护,你们带这两位先生来干什么?”位老人问道,白听到他们名字时,在心里骂道:白?白护?坑爹啊,我还白护呢!

  当然,想归想,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白伊回答道:“大人,这两位大人是来注册魂斗罗的。”

  “这怎么可能,还请两位把武魂释放出来。”那位老人说道。

  两人又把魂环释放出来,那位老人,也变得恭恭敬敬起来了。

  递给白和黑两块令牌。

  “请问两位愿不愿意加入武魂殿?”那位老人对着白和黑用带有诱惑的声音说道。

  白和黑对视眼,问道:“加入武魂殿有什么好处呢?”

  “”老人说了大堆武魂殿的好处。

  “好!我们加入,先把刚刚说的金魂币拿出来。”黑对这老人说道。

  老人吩咐了下身后的下人,不会儿,那个下人捧着个牛皮袋子过来。

  老人对这黑说道:“这里面是10000金魂币,还请两位笑纳。”

  黑点点头,伸手把牛皮袋子拿好。

  两人回到那个餐馆。

  场景分割线

  回到戴沐白那儿,这时,奥斯卡也来凑热闹了,戴沫白觉得无聊,就诋毁白和黑的形象“我告诉你们,黑白老大,你们啊,别看黑白老大整天副正经的样子。其实啊,他那都是装的。你们跟他的时间比较短,我跟他的时间最长,你们是不知道,他有多么的闷马蚤,啧啧,我的这几招,还是他亲自传授的呢”

  “咳咳咳咳”奥斯卡抬头瞟了眼站在戴沐白身后的白和黑,顿时咳嗽两声,打算用胳膊碰碰戴沐白,提醒他下,但是看到黑和白脸黑的跟碳似的,就放弃了。

  “我还是别惹祸上身的好,死道友,不死贫道!小白,我会为你立块碑的!”奥斯卡心里面想道。

  戴沐白滔滔不绝着胡侃着,揭着白和黑短儿,史菜克众人真愣愣地看着戴沐白的后面戴沐白自己也感到丝不对劲了,跟随着众人的目光,随意地向后瞅眼,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白黑啊!我们接着说,想当年迪啊啊!白白黑老大!?”

  戴沐白惊恐地看着众人,战战兢兢地询问道:“白黑老大,在这里,是不是幻觉?”

  众人整齐地摇了摇头。

  戴沐白艰难地咽了口唾液,继续艰涩地问道:“白黑老大,他刚才没听到我说的话吧?”众人又是齐刷刷地摇头。

  戴沐白哭丧着脸,颤声地向众人问道:“那那白白黑老老大是不是想想杀杀人?”

  众人整齐划地重重地点了头。

  戴沐白勉强地挤出丝微笑,但是怎么看怎么像是哭呢?转过头去,看到白和黑那青黑色扭曲的脸,顿时腿都吓软了,“白黑老老大你你们回回来了?”

  “嗯!”黑和白毫无感情地发出声。

  戴沐白哭丧着脸,哀求着说道:“白白黑老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就饶了我吧!”白和黑冷笑下,脸色发黑地说道:“饶了你?你在背后诋毁我,还叫我饶了你?你就等着受死吧!”

  戴沐白看情形不对,顿时跑到了史莱克众人身后,哀求道:“白黑老大,我再也不这么做了,我真错了!”

  奥斯卡竟然还在那里幸灾乐祸,被白扫了眼,立刻收起了笑容,头上的冷汗刷刷地往下流。

  白指着众人,说道:“小香肠大火鸡,你们给我让开!”

  奥斯卡和马红俊很‘没有义气’跑开了,这速度,平常训练的时候,都没这么快过。

  戴沐白气得指着奥斯卡和马红俊两人,大骂两人没义气。

  而两人都副不关我事高高挂起的模样,副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风范。

  白和黑笑眯眯走到戴沐白面前,和蔼地笑道:“小白,关于刚才的事情,我们要跟你进行更进步的探讨,你没有意见吧!”

  “我我有”

  “彭”黑照着戴沐白的肚子来了拳。

  “嗽”戴沐白痛呼。

  白笑眯眯地问道:“没有意见了吧?”

  戴沐白捂着肚子,艰难地回道:“没没没有”

  “那就好!我们现在要和小白回房间探讨下刚才事情,你们随便吧,记住,不要进来哦!到时谁误伤了,可别怪我!”白和黑同时笑眯眯向众人说道。

  小奥几人拼命地点头,表示知道了。

  白和黑拎着戴沐白,向客房里走去。

  彭的声,白杷门关住了。

  史莱克众人互相地对视了眼,快速地跑到房间的门外,偷听里面的动静。

  不会儿,里面传来了白和黑怒吼声和戴沐白的惨叫声。

  “妈的,你竟敢在老子背后,诋毁老子,今天不把你这身虎皮剥下来,老子的名字从今以后,就倒着写,给去死吧,阿玛贴拉丝天照!”

  “啊

  白黑老大,我错啊”

  “破道之六十三,雷吼炮破道之七十三,双莲苍火坠破道之八十八,飞龙击贼震天雷炮破道之九十黑棺破道之九十,千手皎天汰炮破道之九十六刀火葬燃烧殆尽把!流连诺火!端坐于霜天吧!冰轮丸!月牙天冲大红莲冰轮丸王虚的闪光烈焰狂龙!流连诺火!”

  “轰轰轰轰”

  每次轰鸣声,在门外的史莱克众人的心就跳动次,其中掺杂着白和黑的怒吼和戴沐白的惨叫。

  “最后招无月去死吧!”

  “嗷”

  小白的哀嚎声,传遍了整个天斗城,使得无数的人在今夜失眠咒骂着戴沐白这个没有功德心的家伙!

  清晨,史莱克众人都在戴沫白的房间内聚集起来,众人七嘴八舌开始聊了起来。

  众人正在对着戴沐白的猪头研宄正有兴致的时候,弗兰德几人走了进来。

  弗兰德看着众人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于是很好奇地走了过去问道:“咦?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啊噗哈哈小白,你怎么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啊哈哈这这完全就是个猪头嘛!哈哈”

  弗兰德看到戴沐白的俊脸,竟然变成个大猪头,顿时不顾院长的身份,捧腹大笑起来。就差没在地上打滚了。

  就连李玉松和赵无极看到戴沐白滑稽的模样,也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就连唐三都是忍俊不禁。

  戴沐白很是郁闷的看着众人,尤其看到佛兰德取笑他的脑袋像个猪头,眼睛都要喷出火来。

  最后还是白看到佛兰德这个吝啬鬼太过分了,朝着他的屁股就脚,“好了,别笑了,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还是个院长呢?别忘了正事!”

  弗兰德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又咽了回去,在旁边自言自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