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要对谁负责(完)(1/2)

加入书签

  就是在那次之后,陆欧翊对她的态度才突然发生改变。

  她曾经对这样的改变感到疑惑惶恐,后面却都忽略了。

  是因为她对他实在太过渴望,以至于他一靠近,她就失去了理智,最终,竟完完全全地忽略了这个问题。

  明明在那之前,他还对她说她是个混蛋,叫她忘了他,可是仅仅因为她的一次胃出血,他就改变了态度欢。

  仅仅是因为胃出血吗?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因为他知道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发生那样的转变?

  蔚蔚只觉得自己身体一点点地冰凉下来,一颗心,似乎也终于开始彻彻底底地冰封。

  第二天晚上,是她和陆欧翊约好一起吃晚饭的时间。

  陆欧翊按响门铃的时候,正好是下午六点。

  她公寓的密码他烂熟于心,曾经无数次自己开启面前的这道门,如今却也要通过按门铃的方式,来让这道门打开。

  房门缓缓打开,出现在门后的蔚蔚,一袭盛装。

  粉蓝色的晚装长裙,波浪披肩长发,精心描画的妆容,温柔平和的笑容。

  陆欧翊有一瞬间的凝滞。

  他上次见她,是两个月前,她去美国的前一晚,那个时候,她还不是这个样子的。

  “很准时。”蔚蔚冲他微微一笑,让陆欧翊回过神来。

  “你今晚很漂亮。”他低声道。

  “谢谢。”蔚蔚依旧是微笑的模样,“我们走吧。”

  一路往吃饭的酒店而去,路上嘈杂拥堵,车内却是安安静静,陆欧翊专心开车,而蔚蔚始终平静温和地看着车窗外的世界。

  终于抵达吃饭的地方,陆欧翊伸出手来牵了蔚蔚下车,一起走进酒店。

  她今晚打扮得那样美,其实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两个人却都是目不斜视的状态,进入餐厅之后,坐在了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

  一切都是提前订好的,坐下来之后,蔚蔚就从自己的手袋里取出了礼物,推到陆欧翊面前,“生日快乐。”

  陆欧翊微微一怔,“你知道?”

  蔚蔚只是微笑。

  没有多余的言语,他拆开礼物,随后抬眸看向她,“谢谢,很漂亮。”

  “你喜欢就好。”蔚蔚笑道。

  很快就上了菜,两个人都默默地吃着东西,偶尔碰杯的时候才交谈一两句,蔚蔚始终微笑若水。

  终于吃到最后,一瓶酒却还剩下半瓶。

  蔚蔚便让侍者再给自己倒了一些。

  陆欧翊看在眼中,开口道:“不要喝了。”

  蔚蔚抬眸看向他,轻笑道:“没关系,这么一点红酒而已,连醉的机会都没有,更不会伤身体。”

  她举杯又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来,目光却久久地落在杯中的红酒上。

  陆欧翊坐在对面,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蔚蔚又喝了一口,才终于抬头看向他,依旧是平静微笑的模样,“欧翊,我们分手吧。”

  没有一丝波澜,也没有半分伤感,就在这样平静祥和的氛围之中,她微笑着说出了那句话。

  明明是突如其来的,可是却又是那么正常的。

  这几个月以来的一切一切,分明都已经是今天晚上的铺垫。

  陆欧翊的心却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扯了一下般,有些疼。

  “蔚蔚。”他低低喊了她的名字。

  蔚蔚取下自己膝上的餐巾,彻底结束了进餐,才又看向他,“欧翊,我不难过的。每段感情都有一个保鲜期,至少在保鲜期内,我是真心享受并且快乐的。谢谢你。”

  陆欧翊没有说话。

  他只是忽然想起了秦倾,想起他时隔几年之后,终于在学校里找到她时的情形。

  那一天,她也对他说:“欧翊,我们分手吧。”

  他那时很愤怒,此时此刻,却只剩下疼痛。

  tang

  他看着蔚蔚微笑的脸,觉得很疼。

  蔚蔚晚上回了上官家,告诉阿姨自己以后会搬回来之后,就上楼去休息了。

  这一觉,睡得有些天昏地暗,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她才醒过来,并且还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将所有的窗帘都拉得紧紧的,屋子里光线很暗,她摸了好一会儿才摸到手机,也不看是谁,直接接起来放在耳边,“喂?”

  “不会吧,你还在睡?”电话里传来秦倾的声音,“这都几点了?起不来吗?还是干了什么坏事?”

  听着秦倾促狭的笑声,蔚蔚终于还是一点点地清醒了过来,低声回答了一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真的?”秦倾自信满满地说道,“你话可别说得太满,我就是现在带孩子不方便,所以才没法去捉你。”

  蔚蔚在被窝里蹭了许久,终于还是一下子翻身坐起,摸了摸头发,“我干什么了,你要捉我?”

  “我也不知道你干什么了,我只知道,前天我看见你在一个男装柜台买东西。”秦倾笑着说道。

  蔚蔚忽然就顿了片刻,才回答道:“你看见我却不喊我?”

  这下轮到秦倾沉默了片刻,才回答道:“我当时抽不开身,这不是来问你了吗?你在男装柜台干嘛?”

  “在柜台能干嘛?买东西呗。”蔚蔚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买男人的东西?给谁买?”

  “我男朋友。”蔚蔚回答。

  “姓甚名谁,家住何方?”秦倾将信将疑地打听。

  “姓前,名度。”蔚蔚回答道。

  “前……度?”

  “是啊。”蔚蔚起身来,拉开了窗帘,外面的阳光立刻就洒进了屋子,她站在阳光之中,平静地开口,“交往一段时间之后,发现不那么合适,所以昨天晚上,我让他变成了前度。”

  分手后一个星期,陆欧翊离开g市,回到了h市。g市这边的工作不再由他负责,而是公司另外派一个高层过来管理,而陆欧翊则回去打理陆氏去了。

  这些蔚蔚是听上官逸说的,只是听完之后,她也没什么反应。

  后来,秦倾怀孕,她的心思便都扑在秦倾身上。

  再后来,上官逸突然领了个小魔星回家,她又开始一门心思地扑在自己哥哥的八卦之上。

  总之所有的一切看起来,她都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上官蔚蔚。

  可是回到h市的陆欧翊,却并不那么正常。

  在此之前他父亲已经再三要他回h市,全面接手陆氏的生意,可是陆欧翊都找借口推掉了,如今一回去,他父亲立刻将整个摊子都砸了过来,陆欧翊忙得焦头烂额。

  可是忙完之后呢?

  消/沉,无边无际的消/沉。

  有时候忙到深夜才结束一天的工作,他也不回家,反而会去酒庄,能叫出朋友来的时候就跟朋友一起喝,不能叫来人的时候就自己喝。

  温晨光无数次在凌晨接到酒庄打来的电话,叫他去接人。

  每次他把陆欧翊送回家,第二天都会大骂他一通,可是隔几天,又还是会接到酒庄的电话。

  “喝喝喝,你是几辈子没喝过酒了是不是?打算把自己下半辈子都泡在酒里过?”温晨光向来是个暴脾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叶初夏那个丫头跑了也几年了,这都成了别人的太太多久了,你现在才来发作,不嫌迟?”

  陆欧翊一天之中终究还是清醒的时候多,听到这话,只是隐隐苦笑。

  是为秦倾吗?如果是,现在发作,的确是晚了许多……

  可是,如果不是呢?

  再见蔚蔚,是上官集团的周年庆晚会上。

  那次,上官逸自然是将邀请帖递到了h市,可到底也只是形式上的,事实上陆氏在g市那边有高层在,只要那边的高层出席,就算是给足了面子了。

  陆欧翊起初也没打算去的,

  可是偏偏,那天竟然下了个早班。

  上官集团的晚宴是在七点钟,他四点钟下班,就算立刻飞过去,也未必赶得及。

  他将车子驶出地下车库,准备回家,却在第一个十字路口那里,一下子掉了头,奔赴机场。

  结果还是迟到了,他是当晚最后一个到场的客人。

  进入会场的第一眼,他就看到了蔚蔚,她将头发剪短了一些,穿了漂亮的小礼服,站在几个人中间,衣香鬓影之中,依旧那么显眼。

  他缓缓走近,上官逸看到了他,随后,其他人包括蔚蔚在内,也都看到了他。

  可是她的视线却在一瞬间就移开了,随后,她整个人都不动声色地走开,将那个圈子里的人留给了他。

  陆欧翊跟她的爸爸妈妈说过话之后,再转头,已经看不见她的身影。

  最终,他却还是在露台看见了她。

  里面会场里正热闹,露台上冷冷清清,竟然只有她一个人,坐在一个吊椅上静静地打秋千。

  陆欧翊缓步上前,蔚蔚抬起头来看着他,微微顿了顿之后,她似乎想冲他微笑,可到底也没有笑出来。

  她再度起身,避开了他的目光,背对着他,才开口道:“没想到你能赶来。”

  “嗯。”陆欧翊目光落到她肩头,随后越过她肩头看向了远处的夜景,“我也没想到。”

  蔚蔚就那样背对着他站着,很久都没有说话,更没有回头。

  那是因为……没想过还会这样子见到他。

  也曾想过再见亦是朋友,再见也还能微笑着打招呼,可是原来……太难了。

  说分手的那个晚上,她积蓄了无比的力量和勇气,练习了无数次,才终于那样微笑从容地度过那一晚。

  可是今天,这样突如其来的状况之下,她做不到了。

  她不敢回头,更不敢与他多说话。

  她不说话,陆欧翊反倒先开了口:“最近过得好吗?”

  好一会儿,蔚蔚的声音才响起来,“挺好……我们家里多了一个小孩子,一下子就热闹了,所有人都好开心。”

  她说完,却忍不住低下了头。

  陆欧翊的身体也微微僵住了。

  因为她的声音,实在是一点也不开心,他听得出,她自己也察觉得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