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05小东西从小娇惯着,哪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1/2)

加入书签

  陈少最近很忙,早出晚归,常常陈伊伊睡了他才回来,她醒了,他又走了。拿起电话想要打给他,却总是停在通话键上。

  真的打通了,怎么说啊撄?

  浑浑噩噩,一天又是这么过去了。陈伊伊坐在餐桌前,撑着下巴看着桌子上五菜一汤。

  下午去超市买食材的时候犹豫很久,最后还是做了陈少最喜欢的菜色,可是现在也只有她一个人吃。

  今天陈少有应酬,提前跟陈伊伊说了,让她不要等他了,自己先吃。

  陈伊伊还是特地晚一些做饭,想着自己晚点吃,万一就碰到他了呢偿。

  可是左等右等他都没有回来,陈伊伊等得也不耐烦了,一抬头,才发现,都快要十点了。

  她叹口气,大眼睛滴溜溜一转,走过去将门一开。

  门外两个黑西服的男人都是一愣,都九点多了,这小姑奶奶还要出去?

  这两个人是陈少派在陈伊伊身边保护她的,无论她去哪里,都要跟着。

  这几天陈伊伊出去玩,都是他们在后面跟着别看陈伊伊长得娇小,但是进了商场,一逛就是几个小时,连口水都不喝,这样的耐力两个男人也是自愧不如。

  于是今天又是一天的奔波,两人看陈伊伊出门,都是虎躯一震的。

  “这么晚了,你们也没吃饭,一起吃一点吧?”

  她做了那么多菜,自己根本就吃不完。最重要的是,她根本就不想自己吃饭。

  她说完,转身就进去,也不给那两个保镖拒绝的机会。

  两人对视一眼,还在犹豫。

  “喂,你们别这么墨迹好吗?让你吃就吃,我哥哥有没有告诉你们,不能惹我才生气啊?”

  好吧,这句话陈大总裁说了不下十遍,两个保镖一听,那就吃吧!不然这小姑奶奶大晚上又想要出去,他们可应付不来。

  陈伊伊很久没有招待比尔吃饭,殷勤地给保镖盛了饭,搞得两个保镖受宠若惊。

  当然更多的是惊……吓。

  这要是让陈少看到了,他们还有命活吗?

  郑鹏可是不止一次跟他们说过,保护陈小姐,但是还不能靠的太近,最好话都不要说一句、因为,总裁会吃醋。

  吃醋啊,那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也会吃醋啊!反正保镖是想象不到,只是担心,总裁吃醋的后果。

  陈伊伊哪知道他们的顾虑,盛完了饭,做回自己的座位,该吃吃该喝喝。嗯,对面坐着两个人中,看着就不那么空了,吃饭也香多了。

  她很快吃完了一碗饭,再看面前的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那叫一个拘谨,那叫一个……如坐针毡。

  “你们怎么不吃啊?”她疑惑地看着,两个人碗都没动啊!“嫌弃我的手艺?”

  “不不不,哪敢哪敢?”一个保镖说道。

  “那还不吃?”陈伊伊一哼,定定地看着他们。

  两人无奈,只好随意夹一筷子,脸上为难的表情倒不像是吃饭,反而是吃屎一样。

  陈伊伊气都气笑了,这两个人怎么回事?

  想着还要教训他们,手机铃声就响起,她看也没看就接起来。

  “喂?”

  “陈小姐,我是瑞安。我想,有几件事,希望你能知道一下。”

  瑞安不就是那个小胡子酒吧老板?陈伊伊跟他只见过一次,知道他是陈少的好朋友,可是他们也没有别的练习啊?他忽然给她带电话,还这么严肃的语气,为什么?

  陈伊伊也糊涂了,两个保镖见状,赶紧找借口撤了。

  陈伊伊也没心思继续逗他们,就放他们出去了。

  “你说!”

  “呵呵,”瑞安先是一笑,那轻佻的笑声才符合陈伊伊对他的印象。

  “陈小姐,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他故意吊着陈伊伊胃口,她最讨厌有人说话不说全,半露不露地招人烦。

  “你说不说?”她有点恼了。瑞安莫名其妙的语气让她有种慌乱的感觉。

  “第一件事,陈少在陈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压,又要顶着翟家的压力。你说,他为什么会遭受这些呢?”

  他循循善诱的语气,好像让陈伊伊自己承认是为了她。

  陈伊伊偏偏不如他愿,哼了一声,“他已经将所有的股份转让了,跟陈氏还有什么关系?你还说他在陈氏被打压?”她嗤笑一声,嘲笑着瑞安的自以为是。

  瑞安也不解释到底是谁自以为是,低低一笑,“第二件事,你怀孕了。”

  “什么啊?”说到这个,陈伊伊更加嗤之以鼻了,她怀孕了她会不知道,还用得着他一个开酒吧的来告诉?要不要这么搞笑啊?

  “知道我为什么知道吗?”关于这个,瑞安好像很愿意多说,故意压低了声音语气暧昧地放慢语气,“因为陈少最近在外面很不挑。所以估计在家是没有满足吧?”

  他邪邪地一笑,“所以我问了陈家的家庭医生。哦,你还不知道吧?

  那天给你包扎伤口的,就是陈家的家庭医生。陈少如果真的跟陈家闹翻了,你说,陈家的家庭医生,还回去给你医治吗?”

  陈伊伊的表情瞬间僵在了脸上,下一秒立刻缓和,手指轻轻的划过自己的额头,头上的伤口已经愈合,没有留下一点疤痕,光洁如初。

  她却有些恍惚,瑞安的话,暗含深意,可是到底是什么,她却猜不透。

  或者说,不想猜。

  “第三件事,”

  “不,我不想听!”她失态地打断了瑞安的话,可是却止不住他继续说下去。

  “翟晋颖……”

  “我不听!”

  “她没有……”

  “你闭嘴!”

  “生育……”

  “让你闭嘴你听不懂吗?”

  “能力。”

  瑞安说完,陈伊伊当即就愣住了,表情呆滞。

  “告诉我这个干嘛?”她语气平波无澜,似乎没有什么反应。

  瑞安低低一笑,“让你小心一点喽!其实陈少现在很纠结,很矛盾。所以,你要乖一点!不要做被抛弃的那一个!”

  他说完,挂了电话。

  陈伊伊用力地握紧了手机,青白的手背青筋隐约可见。

  她脸色苍白,樱桃一般的红唇抿紧了,显示着主人的愤怒。

  瑞安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陈少很矛盾,所以她要乖一点,不要做被抛弃的那一个?

  在她和谁当中做选择?翟晋颖吗?

  哥哥真的会选择翟晋颖,抛弃她?

  陈伊伊想到这个可能,就有种摔盘子的冲动。她想着额,也这么做了。碎片溅起来,滑过她的小腿,立刻就渗出血珠。

  她吃痛地捂住受伤的小腿,愤怒瞬间变成了委屈,眼泪大滴大滴地流出来。

  “喂,找医生吗?我受伤了,你到公寓来帮我处理一下吧?”

  “哥哥不……不在!”她越哭越凶,哽咽着把话说完了,就挂了。

  赵医生听她哭得凄惨,也来不及想别的,甚至忘了给陈少打个电话,直接就带着医药箱到了公寓。

  陈伊伊看着表,十分钟,说明赵医生住的离这里不算远。

  “你看!”她指着腿上一道细小的伤口给他看。

  赵医生一下子差点没有背过气去。就这么点小伤叫他来干嘛?就说他们年轻人不靠谱,这也太娇贵了!

  关键是,他老了,真的折腾不动了!

  头花花白的老头幽怨地看了一眼陈伊伊,看着她腿上的伤口,血也只止住了,也不用缠纱布,她到底要怎么样啊?

  陈伊伊苦着脸,撇着嘴装可怜,“赵医生,你帮我包扎一下吧!你别看伤口浅,其实可疼了!你给我上点伤药。嗯?快点?一会儿哥哥就回来了!求求你了!”

  赵医生这么一听明白了,原来是苦肉计啊?这几天陈家内部斗得天翻地覆。原本陈默为首的年轻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