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页(1/2)

加入书签

  俆父也是没有办法,事情已经到了最坏的地步,他只是尽力挽救。

  舅妈失笑,“我是管不了了。我给宁是打电话,我家老陈明天赶回来。”

  宁是这一天都有些心神(shubaoinfo)不宁,她一直紧紧地跟着希希,还嘱咐了陈阿姨帮忙看好希希。到了晚上,幸好什么都没有发生。

  陈阿姨说她是太紧张了,让她好好休息。

  她呼了一口气,晚上应该能睡好了。只是到了晚上,希希却大哭起来,怎么弄都不行。贺柏尧也不在家。希希足足哭了一个小时,累了才睡了。

  宁是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了,果不其然,接到了舅妈的电话,她满心的紧张,“舅妈,家里有没有事?”

  舅妈咬着唇角,“小是,你妈昏迷(xinbanzhu)了。你还是来看看她吧。”不要留下遗憾。

  宁是心头一紧,“怎么回事?”

  “摔了一跤撞到后脑勺了,失血过多,医生说能不能醒来就看造化了。”舅妈一字一字的复述道。

  宁是这心是一沉再沉,神(shubaoinfo)色绷得紧紧的。

  ☆、第80章是非

  宁是这心是一沉再沉,眸光慢慢冻起来。

  “我知道了。”宁是缓缓说道。挂了电话,她慢慢闭上眼,靠在沙发上。

  陈阿姨见她一脸忧思,看了几眼也不好说什么,便回房照看希希了。

  晚上贺柏尧回来,陈阿姨把这事赶紧和他说了,“小宁今天接了一个电话就有些不对劲,往常都会逗孩子的,今天情绪一直淡淡的。”

  贺柏尧点点头,“我知道了,真是麻烦您了。”

  “这是说哪的话。你赶紧去问问她,女孩子都是要哄的。”陈阿姨笑说道。

  宁是在房间整理希希的照片,她从网上买了很多相框回来,准备将客厅一面墙都挂上相框。贺柏尧走到她的身边,轻轻坐下来,“今天送来的?”

  宁是恩了一声,头也没有抬,还是装照片。

  “我帮你。”贺柏尧拿起照片,看着小家伙他的嘴角轻轻扬起,“希希变化真大。你看,这张是那天刚生的时候,丑的和小老鼠似的,再看这张多好看啊。”他用余光瞅着她,“我还没有对你说过,谢谢你,小是。谢谢你的坚持,让我没有错过希希。”

  宁是勾了勾嘴角,“我不是为你。”

  贺柏尧挑眉,“我知道了。真正接触了才知道,当母亲实在太不容易,怀孕九个多月真的是一种煎熬。幸好,你后来没有嫌弃我,我还可以给你揉揉腿,捏捏肩膀。”

  宁是呼了一口气,“是啊,生孩子就像从鬼门关前走了一圈,太不容易了。”她顿了顿,眸色深了几分,“我妈妈怀我的时候一动都不能动,后面几个月她几乎都是在家里躺着的。医生说不能足月生产,她硬是支撑到了八个月。其实七个月的时候,我爸就让我妈去医院剖腹产了,只是我妈一直坚持着。”

  贺柏尧看到她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他微微一愣。

  宁是抬首看过来,“今天接到舅妈的电话,我妈摔了一跤,现在人还在昏迷(xinbanzhu)。”

  贺柏尧一瞬定住了,难怪宁是会说先前的话,“你准备怎么做?”他握住她的手,似乎再传递能量给她。

  宁是勾勾嘴角,“这么多年没有联系,感情早已淡了。不怨她是不可能的,生完希希后,我就看开了。父母和儿女也是一种缘分,大概是我和她无缘吧。那次我看到,她和徐曼雾在商场逛,徐曼雾挽着她的手,我有种错觉,徐曼雾才是她的女儿。呵呵——那时候我对她真的是失望到底了。可她毕竟辛辛苦苦把我生下,我想算了。”

  贺柏尧叹息一声,“你看虽然你母亲不在你身边,你舅舅和舅妈对你确实极好的,还有小龙和文文,你们生活的不是很快乐吗。”

  宁是抿抿嘴角,“是啊,虽然辛苦,确实也很满足。当然一切都在遇到你之前。遇到你之后,你打断了我的一切,那时候真的恨死你了。”

  贺柏尧赧然,“我不是知道错了吗。”

  宁是抽出手,“我打算带希希回去一趟。”

  “我陪你们。”贺柏尧又握住她的手,“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宁是嘀咕了一句,“谁和你是一家人。”起身去看希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