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页(1/2)

加入书签

  张助理明白。

  周一,宁是和团支书一起去的。班主任知道这次活动,对他们表示了肯定。团支书和宁是似乎一下来就亲密多了。

  欢欢的母亲看到宁是,立马握住她的手,“姑娘,真是谢谢你。”

  宁是不好意思,“举手之劳,这是我们班同学,来看看欢欢。”

  宁是倒是没有想到贺柏尧也回来。

  欢欢的母亲见过张助理。“张先生,谢谢您。”

  张助理点点头,“这位是贺先生。”

  欢欢妈妈又是道谢。“贺先生,您真是好人。”

  宁是一旁看着,贺柏尧脸色gāngān的,“恩,不客气。”宁是想笑,还是忍住了。

  张助理当着宁是的面,把手术费的事说开。宁是他们募捐来的钱真是杯水车薪。幸好贺柏尧出马。

  就算这样,宁是对贺柏尧依旧(fqxs)没有好印象。

  欢欢手术后,宁是过来看她。小姑娘冲着宁是笑。宁是没有想到贺柏尧也会来看孩子。

  “贺先生,您吃水果。”欢欢妈妈说道。

  欢欢拿了一个橘子往贺柏尧手里塞,贺柏尧笑笑拿在手里。

  宁是默(zhaishuyuancc)声陪着欢欢玩改绷绷的游戏,贺柏尧坐在一旁看着,眸光变了又变。

  欢欢妈妈也不知道说什么,局促的坐在那儿。

  宁是见贺柏尧也没有走的意思,过了一会儿,她也得走了。和欢欢和她妈妈打了招呼,“欢欢,姐姐下回来看你。”

  贺柏尧起身,“一起走吧。”

  两人静默(zhaishuyuancc)的走出来。

  贺柏尧说,“我有点事也要去x大,带你一起走吧。”

  宁是立马充满了警惕。

  贺柏尧勾了勾嘴角,“哎,之前的事一场误会。所谓不打不相识,我们这也算是认识了。柏辰的事是我的错,希望你不要放心上。”

  宁是狐疑的看着他。

  “你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贺柏尧诚恳的问道。

  宁是真是觉得眼前的人莫名其妙,她握紧了拳头,依旧(fqxs)是谨慎的防备着,“那你把我之前在你们公司兼职的工资还给我。”她的声音平平的,没有丝毫的起伏,连着表情都没有。

  贺柏尧向来不在外人面前显露自己的情绪,这会脸上的错愕毫不掩饰。他完完全全没有想到宁是会说出这般话。

  不客气,不掩饰。

  “我在你们公司八月份上了18天的班,有两天属于加班,虽然我是兼职的,当初人力资源部的那人和我说的,加班照算三部工资。所以你欠我4025元。从八月到现在,中间的利息我忽略不计,好吧,可以去掉零头。贺先生,请支付我4000元。”宁是嗓音清晰,声音婉转。

  贺柏辰看着她眼角快要掉下来的假睫毛,嘴角情不自禁的动了动,“你倒是算的清楚。”顿了顿,“只是我现在身上没有那么多现金。”

  宁是眼角一动,其实她也只是说说而已。只要贺柏尧不再找她,她就我弥陀佛了。那四千块,她早就不想了。她真想呵呵两声,对着他说三个字,“别装了。”

  贺柏尧想了想,“你们学校有取款机?”

  “有。”宁是就顺着他的话,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我现在取给你。”贺柏尧沉声说道。

  宁是不由得看了他一眼,思量着他说的话。

  “你不信?”贺柏尧挑眉。

  宁是看着他含笑的嘴角,真是刺眼。“贺先生,补偿什么的我不需要。”她正色道,“你要是真的有诚意,和我说句对不起,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神(shubaoinfo)色。

  贺柏尧眼角明显的划过一道异样的光芒,漆黑的眼瞳里印着少女纤细的身影。明明现在一副古典美人的装扮,怎么说起话这么的——不委婉。

  贺柏尧细细打量着她,他发现宁是眼睛特别的亮,也许是化了妆的缘故。他半真半假的说道,“我可是从来没有向谁道歉过。”

  宁是嗤之以鼻,真是自负的家伙。她耸耸肩,“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贺先生,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我就先回去了。再见。”

  贺柏尧没有说话,宁是转身离开了会客厅。

  一路打了几个喷嚏,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