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页(1/2)

加入书签

  “那是以前关系好呗。”贺母淡淡的说道,想着回头自己也去买些小衣服,想着想着,她的大脑登时闪过一道白光,那天在宁是她家门口——

  贺母脑筋一转,当时自己太气愤了,没有多想。现在想想,陈敬雨怎么会那么凑巧在哪儿。她不由得想到去年她生日那天,陈敬雨那天脸色苍白的样子。她当时是因为突然看到了宁是。

  贺母现在是想明白了,为什么当初两家提婚事时,陈敬雨会说,婚事是两个人事,做长辈的也不好替他们决定。

  “小五,你阿姨现在还没有和她家人联系吗?”

  “有联系的吧,不过我也没有多问。”徐曼雾漫不经心的说道。

  贺母轻轻的说道,“我听说她有个女儿的,应该和你一般大吧。”

  “好像是的,我爸还想把阿姨女儿弄到公司去,想替阿姨补偿一下,不过阿姨女儿没同意。她们关系不是很好。阿姨也从来不说她女儿的事。”

  “这样啊。”贺母淡淡的说道。“我那天去找宁是,正好在陈家那边碰到你妈妈,所以多问了几句。”

  徐曼雾也没有多想。

  只是过了几天,十一月中旬时,陈敬雨和俆父徐曼雾说要和朋友去旅游一周时间。徐曼雾也没有多想什么,还替她准备了一些旅游必需品。

  陈敬雨本不想来的,可是到底不放心,她一个人住在酒店。每天都会给宁是打一个电话,只是简单的问问,今天怎么样了?

  贺柏尧觉得很奇怪,宁是最近好几次接了电话之后就会闷闷不乐。他也不好问什么,只得让人私下去查了通话记录。

  这一查,真是让让贺柏尧有些出乎意料。联系宁是不是别人,正是徐曼雾的继母。

  贺柏尧自然想到了什么。他觉得挺心酸的,宁是什么都没有和他过。到底是不信任他吗?

  宁是实在晚上开始阵痛的,贺柏尧这几天一直都胆战心惊的,时刻做好了准备。陈阿姨拿着东西,三人去了医院。

  贺柏尧紧张的双腿打颤,宁是喊疼,他就喊医生护士,护士一看才开了两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宁是满头大汗,“你别那么紧张,弄得我都紧张了。”

  贺柏尧抬手擦擦额角,“我不紧张,我只是今晚汤喝多了,汗多。”

  宁是没理他,财大气粗的好处就是,生个孩子也清静不少。宁是飞拿出手机,浏览网页时,突然想到之前看的新闻。她的眸光一顿。

  贺柏尧感觉到了,“怎么了?又疼了?”

  宁是摇摇头,“我怕——”她顿了顿,“如果到时候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保孩子吧。”

  贺柏尧一听手里的手机都落地了,“说什么傻话!”接着拿手机的空隙,他收了收情绪。“真不该让你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你和孩子我都要。孩子这个没有,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就算是不能生,我们也可以领养。可是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你。”贺柏尧慢慢握紧她的手,压低眉角,“你想的事都不会发生的。宁是,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以后我们一家三口永远在一起。”他用力的握着她的掌心。

  宁是的眼底一闪而逝的光芒,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喧闹。

  舅妈和文文匆匆赶来,同来的还有凌臻、陆天。

  文文是半个医生,有她在宁是心里也有点安全感。舅妈是过来人,当初生了龙凤胎呢。她一直和宁是说着话,让她放心,还拿着自己做的小衣服、小鞋子,“好看吧。舅姥姥以后多做些。”

  生孩子真是一个冗长而痛苦的过程,贺柏尧真是彻头彻尾的尝到了,他全程陪伴。

  凌晨一点五十女儿出生,护士说道,“是个小美女。爸爸妈妈看看——”

  贺柏尧都没有力气去看了,只是迷(xinbanzhu)糊地扫了一眼,护士给宁是看一眼,就抱走了。

  宁是的嘴角划出一到笑容,贺柏尧握着她的手,“恩,咱女儿像你,很漂亮。”他说着违心的话,皱巴巴的一团真不好看。

  宁是轻轻恩了一声。

  贺柏尧是被医生给扶着出来,凌臻看着他一脸的苍白,问道,“你没事吧?”

  贺柏尧深深的呼着气,“就生这一个,不生了。”

  文文看了他一眼,“那可不好吧,这孩子姓宁。”

  贺柏尧没理会她,“陆天,管管!”别以为他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