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页(1/2)

加入书签

  谈?有什么好谈的。

  宁是蹙眉,随即脸色变了变,还对他笑了笑,“你有什么事说吧。”

  贺柏尧眉峰一动,瞧着她似乎胖了一些。“不然去你宿舍坐坐。”

  宁是拿眼斜了他一眼,暗骂道,真是不要脸。

  葛颖说道,“宁是,你们好好谈谈吧。宿舍楼这会儿乱七八糟的,你也别上去了。你的东西回头我找人帮你搬。”

  贺柏尧一听,只想拉宁是赶紧走人。毕业时离校,这阵仗太乱了,她要是撞到那儿找谁去?

  “走走——”贺柏尧冷冷的说道。“你不走,我喊你们系主任来。”

  宁是登时一阵火,“好啊,你去喊啊。反正我也毕业了,学位证毕业证都拿了,我看你能怎么样?”

  贺柏尧见她发火,心里又念着孩子,眸子在她小腹绕来绕去,“你校友都看着呢。”他幽幽地叹了口气。

  宁是皱了皱眉,“反正我也要毕业了,以后谁还记得我。”

  贺柏尧真是进退为难,他木着脸,“宁是,我问你,你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

  “我骗你什么了?”宁是瞬间慌了,“你别来烦我,看着你我头就疼。”

  “哪疼了?”贺柏尧面色一紧,连忙扶过她。“是肚子疼?”

  宁是瞬间想明白了,大力拍了他一下,“走开。”他这一出现,宁是真的觉得不舒服了,脸色郁郁的。

  贺柏尧确实担心了,索性一把把她抱起来。“你别乱动。”他硬声说道,“我都知道了。”轻轻的又丢下一句。

  宁是瞬间安静了。

  一路上许多人都望过来,宁是把头埋进他的胸口。不是撒娇,只是怕丢人。

  贺柏尧小心翼翼的拥着她,“你们学校今天到处都是人,车也没法开进来。”他解释着。

  宁是不想理他,一个字都不想说。

  走了一截路,终于上了她的车。

  宁是握着拳头,刚刚一路上已经把话酝酿好了,开门见山道,“你既然都知道了,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已经分手了,所以我的事都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贺柏尧就是现在被她气死,都不能和她发火。“宁是,你不觉得你太没良心了吗?上回你掏刀子捅我,我伤还没有好。你现在倒好,先是骗我流产,结果呢——”

  贺柏尧竭力的忍着,知道现在不能和宁是用qiáng。宁是典型的就是吃软不吃硬。他只得软下语气,装可怜。

  “这个孩子也是我的啊。”贺柏尧声音沉沉的,余光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宁是。就见她垂着头,表情看不清楚。

  贺柏尧慢慢伸出手拉住她的,宁是立马侧身望着他。贺柏尧赫然看到她红红的眼圈,“哎,你这是怎么了?”

  宁是甩开他的手,“柏尧,分手,不是玩笑。我是认认真真的想过了。”

  “那天我和叶菡什么都没有发生。”贺柏尧无力地说道。“你都不听我的解释,你直接给我判了死罪,还向我挥刀子。”贺柏尧脸色郁结,“宁是,我也只是个普通男人,你伤我身又伤我心,我也会痛。分手这两个字实在太伤人了。还有,你遇到事了为什么就不能想想我呢,我是你男朋友,你连我都不信吗?”

  宁是眸子转了转,嘴角轻动,刚想说什么。

  贺柏尧又说道,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你知道吗,我听到你小产的消息,我有多担心,一是心疼我们的孩子,更是担心你。那些日子,我寝食不安。可你倒好,把我骗的团团转。你还真把我们的婚戒给卖了。”

  宁是咬牙,正色道,“说来说去都是我的错了?!”她冷冷的瞧着他。

  贺柏尧扯着嘴角,定定说道,“你没错,错在我。”

  宁是哼了一声,“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今天就把话说清楚。分手就是分手了,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我留下这个孩子不为别的。这是一条命,我也没有想过和你再复合的事。”

  贺柏尧这心是一凉再凉。

  “戒指的事是我不对,我缺钱。”她简简单单的说道。

  贺柏尧鼻子酸酸的。“我给”这两个字就卡在他的喉咙说不出来。

  “当我决定要这个孩子时,我就知道这条路有多难走了。”宁是缓缓说道,“不瞒你,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