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页(1/2)

加入书签

  葛颖私下里倒是问过她和贺柏辰的事。

  宁是把话说开了,“我和班长不可能的。”

  “可惜了。难怪班长走的那几天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呢。”葛颖叹息一声,“原来你还是拒绝他了。多好的男人啊。”

  宁是笑笑,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她突然想起了一句诗:天空没有留下飞鸟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

  宁是把这段事深深的藏在了心中,有时候她就把这段当做一个小插曲,算了都过去了,她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了。

  无论是贺柏尧还是贺柏辰,她都不要再去想了。松山别墅那一夜,她希望能永远的忘记。

  生活还在继续。

  宁是没有想到过会再见到贺柏尧。经历过那次事之后,她已经不再去楼盘兼职了,因为心里有了yin影。

  这次是陪着文文出来的,文文闹着要去商场转转,宁是没法只得陪着她过来。

  贺柏尧身边有位高瘦的美女,漂亮极了。

  “姐,你看前面那两人真好看,和明星似的。”文文拉着她的胳膊。

  宁是快速的扫了一眼,“这里没什么好逛的,我们走吧。”

  文文不肯,“不买还不带看的,我就饱饱眼福。”

  宁是头疼,她是不想再和贺柏尧有什么jiāo集了。

  贺柏尧转身进店时,透过玻璃看到了她。他的目光稍稍一顿,见宁是低着头,神(shubaoinfo)色匆匆。

  “姐,你怪怪的。”文文聪明的发现了这点。

  宁是坚持着,“我就不喜欢逛这里。”

  文文斜了她一眼,“姐,你这是仇富,心里有问题。”

  宁是哼了一声,“我这叫现实。懂什么,你还是学生,不要被物质化了,要注重jing神(shubaoinfo)层次的追求。”

  文文直翻白眼,“得,姐,我是服了你了。”

  *****

  转眼到了元旦,贺柏尧收到x大邀请去x大参加元旦庆祝会,当天省教育厅以及电视台都来人了。宁是对这类晚会从来都没有兴趣,可是她还是被系里的老师钦点过来了。

  他们系报了一个节目——青花瓷舞蹈,宁是领舞。大冬天的穿着旗袍跳青花瓷,宁是苦不堪言,却又竭力地面带笑容,她只觉得脸部肌肉都僵硬了。

  贺柏尧静静的看着舞台,漆黑的双眸没有太多的变化。

  x大礼堂可以容纳两千人,偌大的礼堂掌声此起彼伏,看来这支舞蹈大家还是很中意的。

  在结束时,贺伯尧难得的拍气手掌。一旁的领导附和道,“真是具有古典风,别有一番风情。”

  x大领导对这位大财主可谓是客气极了,“喔,我想起来了。领舞的是经融系的宁是——”贺柏尧之前让张助理还打过招呼。“宁是同学还是很不错的。”

  贺柏尧一句话也没有说。

  跳完舞,没有节目的人都赶紧撤了。宁是赶紧换回衣服,真是冷的发抖。她在舞台边的角落里看了几个节目,还不错。x大果然人才济济。

  葛颖过来找她。“走了。”

  宁是点头,两人从左侧通道走了。

  “去喝一碗热汤吧,浑身都僵硬了。”宁是说道。

  两人到了一家店,各自要了一碗骨头汤。

  “对了,你刚刚看到班长的哥哥没有?他坐在领导席呢。”葛颖问道。

  宁是漫不经心地喝着热汤,“恩,看到了。我们学校那座楼不是他捐的吗,领导自然要请他来了。”

  “其实说实话,他比班长成熟稳定多了。”

  “那不一样。班长还是学生,他哥哥出来多少年了。喝完了吗?我们走吧。”

  喝了汤之后,终于感到了温暖。两人绕道正大门。葛颖又想吃烤红薯。宁是去了门口老太太那买,葛颖先去买暖宝宝。

  宁是挑了两个中等大的。一边走,一边按吃。红薯热乎乎的,又甜。宁是吃的一脸的满足。

  贺柏尧开车路过时,正好看到这一幕。开车从她路过她的身旁,偏巧前面有个五六岁的大的孩子在他的车前。

  贺柏尧按了按喇叭,那孩子抬眼看了看他,也没有什么反应。

  宁是赶紧大步走过去把孩子抱起来。那孩子突然见到陌生人抱着她,突然哭了起来。

  贺柏尧也不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