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页(1/2)

加入书签

  送走陆天,她回到病房。和文文扯了几句,问问她在学校的情况,无意间又提到陆天教课的情况。

  文文说了很多,重点都在陆老师的课教的如何好,陆老师对学生特别的宽容,陆老师特别的风趣……

  “陆医生确实挺好的,可惜就是没有女朋友。”宁是轻说道。

  文文叹了一口气,没说话了。

  宁是拉过文文的手,有些话想对她说。可是这时候有人走了进来。

  “小是——”

  宁是把话咽下去了。没有想到陈敬雨会来医院。

  文文站起来,“你找谁?”她纳闷的问道。

  陈敬雨看着文文,嘴角扯了扯,“文文,我是大姑。”

  文文的嘴巴长成了o型,她看看陈敬雨又看看宁是,然后轻轻地拉了拉宁是的胳膊,“姐——”

  “你不是饿了吗?先去吃点东西。”宁是说道。

  文文点点头,“那我去了,回头给你带。”出去前她还看了大姑好几眼,不过却是陌生的很。文文边走边给她妈妈打电话,“妈,我那个大姑老医院了——”

  舅妈一脸的淡定,“她早就回来了,应该也见过你姐了。”

  文文嘴角直抽,“妈,大姑好漂亮。”

  舅妈没好气的骂道,“我还有事,挂了。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

  陈敬雨把打来的东西放下来。老太太看着她们,一时间无言。

  陈敬雨开口,“身体怎么样了?”

  老太太看看宁是,“就这样。”

  陈敬雨满是担忧看向宁是,“医生怎么说?”

  “先观察一段时间,定下日子就动手术。”宁是没有感情的说道。

  陈敬雨想了想,“回头我来联系一下手术医生。”

  “不用了。我朋友都安排好了。”宁是看了看时间,“姥姥,我先出去一下。你们聊吧。”显然是要避开陈敬雨。

  老太太看着女儿,“这就是你造的孽,你看看女儿现在不理你你高兴了?”

  陈敬雨咬着唇角,“当时我和厉声再婚,徐家提出的条件时我不能把小是带过去。徐家也有个女儿。他们担心——”

  “所以你就狠下心不要自己的女儿,你太自私了。”老太太叹了一口气。

  陈敬雨没有说话,“我现在后悔,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小是她不认我,甚至连和我说话都不愿意。”

  “那是你当初的选择现在就不要怪任何人。她现在过得很好,柏尧那孩子对她特别好。虽然他的家世很好,不过人一点也不娇气,对我们一大家都谦和有礼。我也没啥不放心的了。”老太太缓缓说道。

  陈敬雨眉宇间满是担忧,“贺柏尧那个人很好嘛?”

  “恩。不错的孩子,会疼人。”

  陈敬雨没有在说话,她走的时候,看到宁是站在走廊边上。正是出风口,冷风阵阵的窜进来。宁是裹着围巾,一张脸大半个藏在围巾里。

  陈敬雨快速走过去,在她身边稍稍驻足,“我回去了。”说完便快速的离开了。

  宁是看着她的身影,眸光深远。

  ☆、第62章是非

  农历新年即将到来,又一年即将结束了。

  时间总是过得这般的悄无声息。

  宁是这些日子一直忙着老太太的事,已经很多天没有见贺柏尧了。贺柏尧给她打电话时,她才知道他感冒了。

  宁是赶紧买了些食材去他那里。

  还有四天就到除夕,城市沉浸在节日的热闹氛围中。

  宁是到的时候,贺柏尧还在睡觉。她轻轻摸了摸他的额角,发现他有些低烧。整了一条冷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又去厨房熬了清粥。

  粥熬好之后,贺柏尧还没有醒,宁是只好将粥保温。她又把房子整理一下,几天没有过来,贺柏尧换下的衣物都搁在那儿。估计他也没有叫重点阿姨阿姨。

  宁是将衣服顺好,各类放到洗衣机里。她拿着贺柏尧的衬衫,突然看到衬衫的胸口有一抹红色。宁是拿起来一看,像是唇膏。她微微失神(shubaoinfo),将衬衫放进去,机械的按了开始的开关。

  宁是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大脑不时回dàng着贺母那天对她说的话。

  人生的变数……谁也无法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