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页(1/2)

加入书签

  连姨赶紧扶着她去了旁边的客房,又下楼告诉贺柏尧,“柏尧,那女孩子发烧了。”

  贺柏尧眉头一拧。

  连姨继续说道,“我摸了摸温度挺高的,也不知道烧多久了。家里没药这可怎么办?”

  贺柏尧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到松山别墅来一趟,带着你的东西。”

  连姨笑道,“瞧我急的,倒是把陆天给忘了。”

  陆天过来时,不耐的给宁是检查了,“已经40度了,这人都昏睡了。”瞧到宁是脖子上的伤痕时,他不由的瞅了瞅贺柏尧,嘴角带着坏笑。

  “她怎么样了?”贺柏尧没理会他。

  “打退烧针,先退烧再说。”陆天淡淡的说道。

  贺柏尧没接话。

  “她对青霉素过敏吗?”陆天问道。

  贺柏尧看了看墙上的画,“我怎么知道。”

  陆天幽幽的说道,“你都把人带到这里了,我还以为——嘿嘿——”

  “废话少说,赶紧给她退烧。”

  陆天拍着宁是的手背上的血管,宁是恍惚的醒来,入目是有人拿着针头的画面,她猛地惊起,奈何根本使不出力气来。

  “醒了?”陆天发现了。

  “你做什么?”宁是一出口才发现喉咙像被火烧过一般。

  陆天举起针,“你乖乖听话,否则——”故意yin森的说道。

  宁是突然挥手,“不要!”她一脸的惊恐,眸子突然看向一旁的贺柏尧,那刻,贺柏尧终于在她眼底看到了软弱。

  她真的怕了。

  宁是终于流出泪来。“贺先生,我答应你。我休学!我休学!”她一字一字地用力地喊道,声音嘶哑。

  陆天满脸的疑惑,“那个——”

  贺柏尧没有想到宁是突然说出这番话。

  陆天疑惑的看着他,“美女,我只是想给你打退烧针。”她把他当什么了。

  宁是摇着头,“我什么都不要打。贺先生,我答应你,你让我走,好不好?”

  贺柏尧看着她苍白毫无血色的面孔,“陆天,给她打一针。”

  陆天耸耸肩。

  宁是自然不配合,当她看到针越来越接近她时,她猛地抓起针。陆天措手不及,“哎——”

  宁是抓着针管,“我不要打针。”她绷着神(shubaoinfo)经,坚决的说道。

  贺柏尧拧着眉,“你想死我也不拦着你。”说完,他气气呼呼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连姨上前,“你不要太激动,这是军区医院的医生,他只是要给打退烧针。”

  宁是眨了眨眼,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光了。

  连姨拿过一条冷毛巾轻柔的擦着她的额角,“烧到40度,让陆医生给你打一针,会舒服些。”

  宁是慢慢冷静下来。也许是她太累了,也许是连姨安抚了她。总之,这支退烧针还是打了。

  连姨倒了一杯水,宁是安静的喝了水,后来晚些时候又喝了一碗粥。

  她都忘了自己一天没有吃饭了。等喝着粥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有多饿。

  一碗粥她一会儿就喝光了。

  连姨笑,“还有呢。”

  宁是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不用了。”

  连姨点点头,“你好好休息。”

  宁是咬咬牙,不安地问道,“阿姨,那个贺先生他还在吗?”

  连姨轻扯了嘴角,“他在楼下呢。洗手间在走廊中间,东西都有。”

  宁是走到洗手间,看着镜中的自己,她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一天就像做梦一把,她洗了一把脸赶紧下楼。

  站在楼梯口看到刚刚给她打针的医生正和贺柏尧站在酒柜前。贺柏尧手里端着酒,不时的抿一口,举手投足间都是沉稳大气。

  可是这样的人却让她感到害怕。

  “大老远的让我过来,你都不准备向我解释一下吗?”

  贺柏尧立在那儿,一动未动,“柏辰的同学。”

  陆天惊讶,“你看上你弟的同学了?”

  贺柏尧的脸色沉了几分,突然转头,目光凌厉,见宁是站在台阶上。他拧了一下眉头。陆天顺着他的目光转身。

  宁是暗暗呼了一口气,缓缓走下来。

  偌大的客厅气氛一下子凝滞了。

  宁是走到他们面前,她早已酝酿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