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页(1/2)

加入书签

  宁是看他已经准备好了礼物。她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贺父贺母都在家。

  “伯父、伯母,你们好。”宁是礼貌的说道。

  “来了啊,坐吧。”贺父沉声说道。

  “这是宁是给你们买的礼物。”贺柏尧把东西放好。

  贺母拿眼瞧了一眼,淡淡的说道,“有心了。”

  宁是gāngān的坐在那儿,一咬牙,“伯父伯母,昨天真是很抱歉,我朋友中毒了,所以我来迟了。”

  贺柏尧握过她的手,让她不要担忧,“爸妈,这是突发状况,宁是那位朋友情况挺严重的。今天他特地来道歉的。”

  贺母满肚子的气,可是儿子在面前,她不得不隐忍住。“行了,都过去了。不要再提了。一会儿曼雾过来,我去厨房和阿姨准备一下。”

  ☆、第章是非

  贺母一走,贺父也站起来,“你们年轻人聊,我去书房。”

  两位长辈一走,宁是呼了一口气,紧绷的神(shubaoinfo)经终于放松了,她心里有委屈,有无奈。转头看向贺柏尧,对贺柏尧扯了一抹无奈的笑容。贺柏尧拍拍她的手,“我妈她就这样,比我想象中好多了,我以为她会现场发飙呢。”顿了顿他又说道,“我们结婚后不住这儿。”

  宁是想想其实冷bào力更恐怖。贺母明知道她已经要过来,还让徐曼雾来做客。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贺父虽然客客气气的,可宁是也明白,这绝对不是同意她和贺柏尧的事。

  “是我的错。”宁是叹了一口气。

  贺柏尧轻笑,“走,去我房间坐坐,让你更加深入的了解你未来老公。”

  贺柏尧尽量让她放松下来,宁是本就敏感,他父母的态度估计她心里也何不好受。

  贺柏尧的房间不是很大,房间房间装修简洁,卧室和书房是打通的,宁是一一扫过,最后走到书房。

  一面墙都是书柜,棕色的书橱摆满了书。宁是一一看过,都是经济、管理方面的书,还有很多心理学著作。她拿下一本卡耐基的著作。“刚进大学时,给我们做讲座的师兄竭力推荐了他的书。”宁是翻了翻。

  “你买了吗?”

  宁是咂咂嘴,“买了,花了二十几,看了几页就看不下去了。后来学校经常有人来摆书摊,那边的书很多,10块钱一本,当然是盗版的。”

  贺柏尧笑。

  宁是继续说道,“上学期,葛颖卖书,我让她顺便帮我处理一些书。果然四六级资料比较畅销,王长喜的单词二手的五块钱卖了。我们买的那些心灵ji汤无人问津,卡耐基那本最后一个学妹在我们这买的多,葛颖给赠送了。白白làng费了我二十几块的银子。”

  贺柏尧不禁失笑。“其实他的书还是值得一看的。”

  宁是把书放回远处,突然想到什么,“对了,你有没看到我的那本杂志?”

  “什么杂志?”

  “就是封面是小w的。”

  “没看见,我不认识那个人。”

  “我记得上次坐你的车带着的,不在你车上吗?”

  贺柏尧转开眼,“我要那种杂志做什么。”

  “真是奇怪了。我丢哪里了。小w的那篇访问我还没有看呢。那本杂志是葛颖买的,她一直问我要呢,被我丢哪里去了。”

  “可能在你家吧,说不定文文拿去看了。”贺柏尧面不改色的说道。那天见着她拿着本杂志回来,抱着杂志封面的人狠狠的亲了几口。他实在看不下去,悄悄的把那本杂志给扔了。

  宁是想了想,“我没带回家啊。”

  “你再想想。”贺柏尧神(shubaoinfo)色自若的说道。“不就是一本杂志吗,回头我送你几本。”

  楼下好像有人来了。贺母的声音传来,“柏尧,小五来了,快下来。”

  徐曼雾挽着贺母的手臂,一脸的亲昵,“贺妈妈,这是给您带的一些补品。我从阿姨那里拿的,滋补养颜。”

  贺母宠溺的看着她,“人来就好了,带什么东西。”

  “当然要带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您小时候可是养过我的。”徐曼雾亲昵的说道。她望着贺柏尧,“早知道他回来了,我就不来了。”

  “说什么傻话呢。”贺母摇摇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