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页(1/2)

加入书签

  宁是立马转口,“徐秘书对凌臻有意思,让我帮忙呢。”

  贺柏尧笑,“你还是算了。”那不是往凌臻胸口捅一刀吗。他顿了顿,“明天去一趟我家。”

  宁是瞬间蔫了。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我陪着你,你怕什么。有什么你老公我在前面挡着呢。”

  宁是心里暗暗说道,明抢一档,暗箭难防。

  ☆、第56章是非

  下午,贺柏尧陪着宁是回了趟陈家。

  陈家见到贺柏尧总算是放心了。舅妈知道是由也没有护短,当着贺柏尧的面把宁是狠狠的说了一通。

  “这么大的人,还分不清轻重缓解。你看看那天,让小贺的父母都难堪啊。”舅妈气呼呼的捏着她的耳朵,就像是小时候小龙犯错,她教训他一样。

  “舅妈,疼!耳朵要掉了。”宁是弱弱的说道。

  “掉了好,掉了才长记性。”舅妈狠狠的说道。

  宁是赶紧向贺柏尧求救。贺柏尧这才缓缓的开口,“伯母,我看她已经长教训了,昨晚上答应给我写保证书了。您就饶了她这回吧。”

  舅妈看看两人才放下手,“我这是看小贺的面子。哎,这么大的认了,什么时候让我们省心。小贺,我知道这次是小是的错。你是不和她计较,搁一般人说不定就chui了。”舅妈表情严肃,“小是昨天回来也是难受极了。你比她大些,平日就多担待点了。”

  贺柏尧望着舅妈,郑重地点点头,“您放心好了。她虽然脾气坏了点,我还是能忍受的。”

  宁是捂着耳朵,对他的话不置口否。

  舅妈终于笑了笑,“我去弄晚饭,你们先聊吧。小是舅舅晚上可能不回来吃饭了。”

  “舅舅又要去外地吗?”

  “是啊。这次好像要去广东。让他别去,他也不肯。”

  贺柏尧想了想,“伯母,伯父的驾龄在这呢,有没有考虑换一份稳定的工作?”

  舅妈叹了一口气,“他就会开车,也没有别的一技之长,他让做什么呢。他现在都习惯了。好了,我去厨房。”

  老太太在房间看着电视。其实也不是看,就是图个热闹。

  宁是回了房间,她伸伸腰,“累死了。”

  贺柏尧笑,在她身后说道,“以后就习惯了。”

  宁是动作一僵,回头瞪了他一眼,“大色láng。”

  贺柏尧往她chuáng上一躺,木板chuáng硬硬的,硌得骨头疼。“你也躺一会儿,休息一下。”

  “不要,姥姥和舅妈都在家,看到不好。”宁是坐在一旁。

  贺柏尧嘴角轻笑,“还得等你毕业呢。”

  宁是打了一个哈气,趴在书桌上。贺柏尧坐起来,“到chuáng上躺一会。”说着把她抱到chuáng上。

  “就这么累?”贺柏尧微微勾着唇角,把她的辫子送了,又把她裙子的拉链给拉下来。

  宁是闭着眼,浑身酸疼。贺柏尧把她用在怀里,轻轻的按着她的小腹,“反正都是大四了,你就住我那里,怎么样?我那离你学校也就20分钟的时间。”

  宁是眼都没有睁,“不行。我还是学生呢。”

  贺柏尧亲了她一口,“大四结婚的人多的去了,不行咱们先结了。到时候你毕业时,这里——”他的手在她的小腹上来来回回,那意思太明显了。

  宁是拍开他的手,“我过完年才二十二,才二十二啊,我才不要生孩子。”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生?”贺柏尧的手再次抚着她的小腹,这是他孩子将来的窝啊。

  宁是漫不经心地说道,“二十八岁左右正好。”

  贺柏尧一怔,惊动道,“你二十八,我都三十六了!”

  宁是拿眼敲了他一眼,“所以计划改变,二十四吧,正好孩子和我一个属相呢,多好啊。”

  她二十四,他三十二。

  “小孩子很烦的。”宁是喃喃的说道。“我困了。”

  贺柏尧愤愤的在她脖子上吻了两大口。宁是迷(xinbanzhu)迷(xinbanzhu)糊糊的睡了一个小时。舅妈喊吃晚饭。

  宁是洗了一把脸,出来时贺柏尧已经把碗筷摆好了。

  吃饭时,姥姥也说了她几句,和舅妈一样的话。

  宁是直点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