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页(1/2)

加入书签

  下了公jiāo车,对面的有一个小区。周围的树长得茂盛,枝叶繁茂。小区老了,门口的店换了又换。

  两人从大门进去,缓缓走着。

  宁是微微眯了眯眼,看着前方正中的雕像喷泉。喷泉已经不喷水了。

  “以前我和凌臻常常在这里玩。”

  文文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又回头看着宁是,只见她的嘴角慢慢的扯了扯,划起了一道无奈的笑容,“可能所有人都会骂我今天不该这么做,订婚这么重要的日子,为了一个朋友迟到。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她轻轻的笑了笑。

  “姐——”

  “我小时候最幸福的时光通通是在这里,所有的快乐,都是凌臻陪我度过的。那一次爸爸出门时忘了关煤气,他把我一个人反锁在家里,是凌臻发现的。”

  “哥哥,我头疼——”那时候她还叫着他哥哥。

  凌臻急了,“小是,你家怎么有股煤气味。你别急,我去喊楼下叔叔。”

  文文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姐——”

  “后来邻居上来,把门破开,把我抱了出来。爸爸妈妈晚上回来才知道,家里的煤气没关。那天下午,我一直待在凌臻家,凌臻一直陪着我。我害怕要找爸爸爸妈妈,在那边哭,是他一遍(fanwai)一遍(fanwai)的安慰着我。直到晚上,爸爸妈妈才回来,知道事情经过,妈妈和爸爸第一次在我面前大吵了一次。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妈妈就要和爸爸离婚了。”

  两人走到宁是以前住的那栋楼下,宁是心底满是凄凉。

  父母离婚后,宁是的母亲便走了,不久,父亲也把这里的房子给卖了。

  从那时候开始宁是一直和父亲不亲,她觉得是父亲的错,母亲才要离开的。等她长大了,才明白,父母一定很爱自己的母亲。所以当时姥姥把她带走时,他一个坐在餐桌前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的流着泪。

  只是当时她太小,什么都不明白。

  “姐,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姑父和姑姑的事都过去了,你何苦让自己难受呢。”

  文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表姐就对小时候的事耿耿于怀,而凌臻又是她童年最好的玩伴。可是贺大哥生气也是情有可原的。反正他父母是气死了。

  “姐,你和贺大哥准备怎么办?我看的出来,贺大哥的母亲挺难相处的。她走的时候,我正好在外面,我听见她和贺大哥说的话了。”

  宁是垂着脸,看着墙角盛开的指甲花。“我也不知道。好了,我们回去吧。”

  宁是回到家,自然免不了被舅妈说了一通。舅妈痛心疾首,“小是,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这什么日子?这比你参加高考的日子还要重要。你看看现在搞成什么样?也不怪柏尧生气了。我要是他的父母,我也——”舅妈的话没有说完。“你赶紧和小贺解释一下。”

  宁是勾勾嘴角,“舅妈,我知道了。”

  “哎——”舅妈叹了一口气。

  *****

  那边,贺柏尧晚上把几个朋友都喊了过来。大家就看着他一杯又一杯。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把他的酒杯夺了过来。

  “再喝你就废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值得吗?”

  贺柏尧冷着脸,“给我!”

  “你要不要这样?不就是宁是没来得及参加订婚吗?那就分手,还不完事。”萧劲很不慡的说道。“我早就说了,你和宁是根本就不适合。难道你的新鲜劲还没有过吗?”

  陆天绷着脸,“萧劲,别说了。”

  萧劲冷哼,“我说的都是事实。柏尧,你也别不高兴。”

  贺柏尧懒懒的靠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陆天看着萧劲,“你没醉倒是说起醉话来了。”

  萧劲还想说什么,陆天使了一个眼神(shubaoinfo),他不情愿的闭上嘴巴。

  贺柏尧喝的大醉。陆天开车送他回家。一路上贺柏尧的手机都在响。

  “你的手机在响?”陆天提醒道。

  贺柏尧烦躁的说道,“不接。”

  “可能是宁是。”陆天善意的说道。

  “更不想接了。”贺柏尧幽幽的说道。

  陆天轻笑。

  把他送回家,安置好。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陆天拿过来,果然是宁是。他按了接通键。

  “柏尧——”宁是紧张的喊道。

  陆天咳了一声,“宁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