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页(1/2)

加入书签

  宁是只觉得脖子痒痒的,她连忙避开,转头便对上了贺柏尧深沉的眸子。她隐隐的感觉贺柏尧有些和平时不一样,可是又说不出来。

  “礼物在我包里。”

  贺柏尧牵着她的手,去拿包。宁是拉开包,拿出一个盒子。“喏,生日快乐。我和朋友在陶艺馆做的。”

  “这什么啊?卡通人物?”贺柏尧笑。

  “这是你啊。你看都想你,眉毛嘴巴。”宁是一一指着,还拿起来和他进行对比。“多可爱啊。不!比你本人还要可爱。”

  “那这个是你?”贺柏尧拿起那个女娃娃,仔细分辨。

  宁有些不好意思,“不是,这个是我随便捏的。”

  贺柏尧瞅着她嘴角一直挂着笑,“看着还挺登对的,这叫什么?天生一对?”

  宁是大窘,一直低着头。“我去洗澡了。”看着镜中的自己,双颊通红一片。她拍了拍脸。打开衣柜,宁是惊住了。白色的浴袍都换成了超级性感的纱裙了。她捏起来,黑色的蕾丝,这哪能穿啊。这个萧劲,真是别有用心啊。

  宁是幽幽的出来。

  “怎么了?”贺柏尧问道。

  “没有浴袍。”宁是把那层纱搁chuáng上。

  贺柏尧顺势看过去,若有所思的望过去。“这不是吗。”

  宁是瞪了他一眼。

  贺柏尧往chuáng上一躺,“哎,就你那身材穿了也等于没穿。”他呵呵的笑起来。

  宁是气的拿起枕头就往他身上砸去。

  “哎呦——”贺柏尧抵挡。

  “你个大色láng。”宁是一边打一边骂。

  后来贺先生让人重新送来了两套睡袍,到底是辜负了萧劲的好意了。

  ****

  订婚前天,宁是回学校有事,事关毕业,她自然回校了。当天晚上,也就在学校住下了。

  舅妈晚上还给她打来电话,和她确定了时间和酒店,“明天你好好捯饬一下,穿裙子,别穿裤子t恤了。就穿你上次买的那套裙子。知道了吗?”

  宁是直点头。后来又给贺柏尧打了电话,“我明天一定准时过去。明天上午还要填资料。很重要的。”

  贺柏尧无奈,“再重要有订婚重要吗?”

  宁是吐吐舌头,“我肯定早早的就过去。”

  贺柏尧也不劝她了,“好了早点休息吧。”

  宁是恩了一声,“你也是。”

  葛颖在她讲完电话直笑。“宁是,我看你是陷进去了。恭喜你了。明天你就要正式贴上贺柏尧的标签了。”

  “他也贴上了我的标签,以后就是宁是所有。”宁是嬉笑的说道。

  “赶紧睡吧,明天可要美美的。”

  第二天早上,宁是特意装扮,还化了妆。去系里填资料时,宁是抓紧时间填资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

  葛颖笑他,“贺总急了。”

  宁是拿出来,屏幕显示是凌臻的电话。“才不是,是凌臻。我去接电话。”

  宁是走到走廊,“凌臻——”

  “你好,请问是凌臻的朋友吗?”

  宁是微愣,“你是哪位?”

  “我们在他的手机最新通话记录上看到你的名字,凌臻现在在医院,昏迷(xinbanzhu)中——”

  宁是面色一紧,“他怎么了?”

  “初步诊断是食物中毒,现在在昏迷(xinbanzhu)中,马上要进手术室。你是他的亲人吗?请您来医院签一下字。”

  宁是咬咬牙,“我现在就过来。”宁是回头去拿包,“葛颖,我先走了。剩下的你帮我弄一下。”

  “哎,宁是——”葛颖喊道。

  宁是匆忙赶到医院,一路上她都在看时间。十点要去酒店,现在八点五十。

  凌臻怎么会突然食物中毒呢?

  到了医院,她赶紧去了手术室。凌臻的情况不是很好,现在还在昏迷(xinbanzhu)中。

  宁是问了情况,医生说他是原本就患有流感,抵抗能力降低了,后来食物中毒,导致病人差点休克。

  “他什么时候能够醒来?”宁是看着病chuáng上的凌臻。

  “刚刚进行手术,要看他自己了。”医生说道。“不会太久。”

  宁是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