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页(1/2)

加入书签

  “今天这么特别的日子,你说这话真是大煞风景。”贺柏尧酸酸的说道。“不然,你去倒两碗水搁chuáng上。”

  宁是嘴角动了动,没再说什么。

  贺柏尧往chuáng上一趟,“关灯。”

  宁是爬到另一侧,缩在chuáng沿。屋里开着空调,她把被子往自己这边扯了扯。被子上都是贺柏尧的味道,还好不算讨厌。大抵是走了半天,她有些累,一会儿便进入了梦想。

  贺柏尧那边真是饱受煎熬,一直qiáng忍着。他还在做思想斗争时,宁是那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宁是——”他轻轻的叫了一声,没理他。贺柏尧叹口气,把她往chuáng中间抱了抱,轻柔地吻了吻她的嘴角,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第52章是非

  后半夜的时候,贺柏尧睡得正香,突然间腰上感到一个力度,贺柏尧醒来,望过去见是宁是的一条腿横压在他的肚子上。贺柏尧皱了皱眉,把她的腿拿下去。

  差不多再次睡着的时候,宁是的手竟然爬到他的胸口。

  暗夜中,月光微微的打进来。贺柏尧这回没有把她的手拿走。反而轻轻的把她的脚又往自己身上搁。

  他一动不动,就维持着这个姿势。

  早上醒来的时候,宁是一睁眼,就看到了贺柏尧的脸,她暗呼一声。

  贺柏尧瞬间睁开眼。“醒了?”他低沉的问道。

  宁是僵僵的笑着,缓缓抽出手和脚。“我认chuáng。”

  “是啊。幸好chuáng大,不然铁定滚chuáng下了。”贺柏尧坐起来,幽幽的说道,“你属猴子的?”

  宁是摇摇头,她尴尬的说道,“我睡觉时有个习惯喜欢抱着枕头睡。”她抓抓头。

  “所以你昨晚就把我当你的枕头?”贺柏尧动了动酸涩的身子。

  宁是做直身子,和个小丫鬟的似的,“我给你捏捏。我昨天太累,睡得没有感觉了。”

  贺柏尧没有说话,享受着宁是的服侍。

  “怎么样?好点了吗?”

  “你一夜不动试试?这血液不流通,我现在浑身无力。”

  宁是觉得挺过意不去的。“你把我推开就是了。”

  “你以为我没推开?”贺柏尧回头瞅着她,忽而定定的说道,“我听说过,喜欢夹着枕头睡得人性丨欲特别qiáng。你让我别动手动脚的,可你倒好?抱的我都透不过气了,还有你的手就在我身上——”贺柏尧做着手势。

  ”

  宁是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瞅着他。“你知道的真多。”

  贺柏尧轻笑,“宁是看不出来吗,你昨晚是不是很想把我扑了?”

  宁是用力往他肩头一捶。贺柏尧嘶嘶抽气,“谋杀亲夫啊。”

  “起chuáng。”她愤愤的下chuáng。

  贺柏尧看着她的背影,嘴角掩不住的笑意,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

  去了公司,一切如常。宁是去打印资料,徐秘书突然看到她手中的戒指,一把抓到她的手,“宁是,不是吧!这么大一颗?贺总对你真是太好了。”

  宁是有些不好意思。

  徐秘书细细看着,“这钻真闪啊。少说也得有七位数了。”

  宁是惊愕,“多少?”

  徐秘书笑,“你不知道吗?你这个吧,已经有一克拉了,又是牌子的。七位数肯定是有的。”

  宁是看着自己的手,怎么会这么贵。她原本想应该比凌臻买的那个钻戒贵一点。

  这贵的不是一点。

  忽然之间觉得手指好重。

  “对了,你不是要订婚了吗?不请假吗?”徐秘书说道。其实私下里大家也说了,宁是根本就不需要来上班了。

  “他说不需要我弄什么。他都安排好了。而且,我和他订婚,只是请了双方的家人。”

  “真是羡慕你,贺总实在太好了。”

  宁是腹诽道,那是你真是看到他的表明而已。

  贺柏尧确实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在订婚前三天,他和贺母说了这件事。

  “妈,我和宁是准备先订婚,日子先定在大后天。”

  贺母手中的遥控器啪的滑到地上,“你说什么?”

  “您不是听到了吗?”

  贺母咽了咽喉咙,“柏尧,你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