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页(1/2)

加入书签

  宁是竖起了大拇指,“凌臻,你真是太厉害了。”

  凌臻笑,“等你工作几年自然就会了,你现在只是欠缺经验罢了。”

  宁是抿了抿嘴角,“我没有你聪明,还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呢。”

  凌臻转头,望着她,“也不需要太聪明。”

  有我在就好。只是这话只能暂时藏在心里。

  凌臻带着她去见的都是他在国外的一些朋友,现在都是各大公司占一席,混的风生水起。

  宁是听着他们聊天,真正觉得自己是井底之蛙。书上的知识学得再好,现在工作许多都用不上。

  “环宇最近并购了美国tmc院线,此次并购总jiāo易额达16亿。其实环宇和萧宇这两家公司这几年发展有目共睹。环宇的老板虽然年轻,可是确实敢做。”

  宁是听着他们在谈论贺柏尧,不置口否的喝着果汁。

  “对了,凌臻,你们老板和萧宇老板是亲兄弟呢。”

  凌臻勾勾嘴角,“确实。”

  “这两兄弟真是南辕北辙的性子。”萧劲一副花花公子的派头,而萧qiáng却是个很专情的男人,妻子去世后,一直自己带着女儿,从来都没有绯闻。

  宁是讶然,萧qiáng竟然有这样的故事,不由得让人多了几份钦佩。

  饭局结束,凌臻和朋友们分别。两人站在大厅门口。宁是对凌臻说道,“果然现在出来混的都要有庞大的朋友圈。凌臻,你现在真的太了不起了。我以后都跟你混,向你学习,说不定,哪天我就是宁总了!哈哈哈——”

  宁是双手做了一个钦佩的手势。

  凌臻被她逗得一乐,“行啊,和我学习是要jiāo学费的。”

  宁是挑眉,“万恶的资本家啊,让你可一定要给我打个折。”

  两人嬉笑间,宁是忽然感觉到远处投she来的光芒。她机警望过去,看到贺柏尧时她真的愣了一下,

  她长着嘴角,刚刚想说的话一时间卡在喉咙里。

  “宁是——”

  “哎,我们回去吧。”宁是心不在焉的说道。

  凌臻垂着了眼眸,走在她的身旁。以后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

  贺柏尧停下脚步,看着那两人走出大厅大门,两人刚刚谈笑的笑容真是刺眼啊。贺柏尧僵直的停着背脊,沉静的注视着前方。

  “贺总——”张助理轻轻喊道。

  贺柏尧鼻息冷冷的哼了一声。

  贺柏尧晚上喝了点酒,回到家,就躺在沙发上睡了一觉。家里冷冷清清的。一觉醒来,头痛欲裂。他迷(xinbanzhu)迷(xinbanzhu)糊糊的喊了一句,“宁是,帮我倒杯水。”

  声音空旷回旋在客厅。

  没有回答。

  贺柏尧猛地清醒过来。他爬起来,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好不容易摸出手机,大脑不受控制的拨通的号码。

  这个时间,他也不想也许人家睡着了呢。听着手机里的音乐,他眉色一喜。

  宁是今天睡前一直在玩手机,结果手机也没有关就睡着了。这会儿被振醒,有些烦躁。“谁啊——”她看都没看屏幕,换了手机贺柏尧的电话她存了又删,删了又存,最后还是删了。

  贺柏尧皱着眉,“你在哪?我头疼。”示弱的语气。

  宁是一听他的声音睡意去了大半,“贺柏尧你大晚上的不睡觉抽什么疯!滚滚滚!”又怕吵醒葛颖,只得压着声音。

  贺柏尧叹了一口气,“你把蜂蜜搁哪了,我找不到,就问问你。”

  宁是算是明白了这货是喝多了。“贺柏尧,你应该拨你妈的电话。再见!”

  挂了电话,立马关机。

  ☆、第50章是非

  贺柏尧听着手机传来的嘟嘟声,怔怔的愣在那儿。对宁是真是又爱又恨。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犯贱。

  这一个电话,让她后半夜的睡眠质量降到极点。第二天,葛颖还问了,“你半夜做恶梦了?我起来上厕所就听你翻来覆去的声音。”

  宁是打着哈欠,“有只蚊子一直在帐子里嗡嗡的乱飞,扰的我一夜都没有睡好。”

  葛颖明显的不信,“我好像听到你在叫贺柏尧——”

  “你肯定梦游了。”

  梳洗好,两人一起去了公司。

  宁是和葛颖都挺喜欢能留下来的,因为在公司都积极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