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页(1/2)

加入书签

  宁是轻轻解开他的袖口,一点一点将袖子往上推。“那个胎记是小山型的。”她喃喃的说道。

  他的心里突然涌过一阵暖流。

  “你们在做什么?”贺柏尧刚出来就看宁是抓着凌臻的手,而凌臻看着宁是的目光让他很不舒服。

  宁是和凌臻齐齐抬头望过去,贺柏尧大步走来,眸光在两人掠过。

  这样的场面实在是让人有些遐想。

  贺柏尧拉过宁是,宁是微微踉跄了一下,“等一下。”她的指尖划过凌臻的手臂。

  凌臻淡淡的勾了勾嘴角,转身朝屋内走去。

  贺柏尧黑着脸,“你抓着他的手做什么?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宁是恼火,“知道。所以请贺先生松开我的手。”

  贺柏尧被她一噎,“你说我怎么偏偏就喜欢上了你,专给我找气受的。”

  宁是呼了一口气,看着凌臻消失的身影。

  贺柏尧捧住她的脸,四目相对,吻了吻她的嘴角,“好了。和我爸妈打个招呼我们回去吧。”宁是没有说话,眸子黑的幽深不可见。

  贺柏尧牵着她的手,再次来到贺父贺母面前。她带着笑,“伯父伯母,我先回去了。”

  贺父点点头,贺母的嘴角也带着淡淡的笑意,“好,路上小心。我就不送你们了。”

  宁是只是看着她面前的人,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了有束光芒停留在她的身上。转身出门,余光不经意间和那双眼对上了,那双眼里满是惊诧。

  只是惊诧而已。

  宁是的心暗暗抽了抽。

  贺柏尧送她回了学校,宁是的情绪明显不高。到了宿舍楼下。“我上去了。”

  贺柏尧点点头。

  宁是想了想,“快期末考试了,最近我要留在学校看书。”

  贺柏尧失笑,“知道了。”

  宁是让他倒车先走。看着他的车子消失在夜色中,宁是慢慢的呼了一口气。刚转身要进去时,有人喊着她的名字,“宁是——”

  张舟从宿舍门口的那棵大树下走出来。他静静的望着她,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张舟你怎么来女生宿舍了?”宁是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张舟沉默(zhaishuyuancc)了一会儿,“是贺大哥送你回来的吧。”他不是疑问,只是陈述着。

  宁是脸色大窘,她有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就好像当场被抓丨jian了,无地自容。她一直不想同学知道她和贺柏尧的这段关系。一是怕别人多想,以为她是贪慕虚荣。二是,因为班长的关系。她没有说话。

  张舟勾了勾嘴角,“那次在机场,你突然不见,是因为看到贺大哥也在,所以你就走了。”

  “张舟——”宁是有些急切的喊道。可是她能解释什么呢?

  “宁是,你有没有想过柏辰回来之后会怎么样?他对你的心意你难道真的没有一点感觉吗?你让他怎么接受你和他哥哥在一起的事实?”张舟一字一句的问道。

  宁是不是没有想过,可是事情发生到今天这个地步,真的不是她能控制的。她无奈的笑了一下,“张舟,我也没有办法。”

  “柏辰他和我联系时都会问你的情况,我实在不忍心再欺骗他了。”

  宁是握紧手,“我知道,张舟,我会和班长说清楚的。”

  张舟看着她沉沉的脸色,他也没有再说下去,“宁是,我并不是想指责你什么。只是贺大哥那个人,真的和你不适合。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不想你将来受到伤害,毕竟,我们同学一场。”宁是是什么样的人她也知道。

  宁是点点头,“谢谢你,张舟。”

  这一晚的冲击确实不小。

  宁是和葛颖说了一会儿话,便上chuáng了。一夜眠浅,梦靥不断。竟然梦到了还住在丁香苑。夏天她和小凌臻一起在院子里抓蜻蜓,带回来抓蚊子。最后,妈妈让她把蜻蜓都放走了。

  妈妈说,“这样蜻蜓会死的,小是是最善良的孩子。”

  后来她把蜻蜓放走了,妈妈给她在裙子上绣了一直蜻蜓。

  宁是是被葛颖叫醒的,“宁是——宁是——”

  她迷(xinbanzhu)迷(xinbanzhu)糊糊的睁开眼。葛颖垫着脚站在她的chuáng边。“你做噩梦了吧?一直叫着不要走——不要走——”葛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