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页(1/2)

加入书签

  宁是有点心虚。

  回到宿舍后,葛颖也察觉到她的兴奋。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哼着歌,看来今天过得不错。

  时间平静的过着,日子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宁是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时间也越来越短。舅妈没少对舅舅抱怨的。

  好在留言渐渐平息。生活永远不缺话题。左右邻居又开始议论谁家离婚了,谁家被盗了……而学校里又有了其他的新闻。

  宁是的生活慢慢平静下来,同学们对她也不再那么抵触了。

  这一年的六月比往年都要热,让人莫名的多了几份烦躁。文文和小龙即将参加高考,宁是这个作姐姐的反而比当年自己参加考试还要紧张。

  宁是也回了家。尽管大家一直说不要在意,可高考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不在意。舅妈在水果店好几次都找错了钱。

  宁是回到家之后,她才稍稍安下心。

  文文和小龙倒是还和往常一样,小龙回到家之后,依旧(fqxs)看看体育新闻。文文不看小说了,倒是开始捣鼓着毕业纪念册,特地花了二十几块钱买了一本同学录。这几天在学校就忙着这个。

  舅妈紧张的半死,直嚷着,“小祖宗,你等考完了再弄好不好?”

  文文说,“考完了就没有心情了。”

  家里面也只有舅妈最紧张了,最近神(shubaoinfo)经衰弱。一会儿说心慌,一会儿说头疼。大概就就是考前综合症。

  贺柏尧已经有一周没见宁是了,今天特地来找她。宁是当时正在水果店,“我忙着呢。”

  贺柏尧没好气的说道,“你有什么忙的,又不考试,又不工作的。”

  宁是气躁的说道,“我亲戚来了,心烦气躁。你有没有事?”

  “出来,我在你们家门口。你不出来,我就进去找你了。”贺柏尧懒懒的说道。搞不懂,宁是似乎很不喜欢他见她的家人。

  宁是咬牙,“你来做什么。我真的很忙。”

  “忙!”他轻笑一声,“不就是坐在那边敢苍蝇吗?”

  宁是神(shubaoinfo)色一紧,立马往外看过。贺柏尧的车停在水果店对面的路上,他对着她挥挥手。

  “你再不过来,我真进去了。”贺柏尧说道,作势开车门。

  宁是连连说道,“我过来。”

  她和舅妈说了一句,便去了对面。她慢吞吞走过去,上了车。

  “真是搞不懂是你高考,还是弟弟妹妹高考?你看你瘦的下巴都快变成锥子型了。”贺柏尧打量着说道。

  宁是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这几天受了舅妈的影响,吃不下饭,果然是瘦了一点。她咂咂嘴,“不一样啊。”对他们来说,高考真的改变命运的最大的筹码了。

  “我大老远的过来看你,你倒好和国家领导人一样,见面还得三催四请的。”

  宁是不好意思,“非常时期,请理解。”

  贺柏尧冷哼,“宁是,你说说看,我理解你多少回了?你理解我几回?”

  宁是见他说话间眸色越来越冷,嘴角紧抿着,知道他不高兴了。她呼了一口气,神(shubaoinfo)色缓了缓,伸手拉过他的手,“舅妈这几天一直恍恍惚惚的,我不陪着她她也不安心。贺总您是最宽宏大量的人了,你的心比海还要宽——”

  贺柏尧笑了笑,目光从她的手上微微扫过,漂亮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她,她的脸色微微暗淡,估计着最近也没有睡好。他知道她将家人在她心中的位置。“行了,别给我带高帽。下个星期,我母亲生日,你随我去一下。”

  宁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怎么了?不想去?”贺柏尧问道。

  宁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舌头好像打劫了,她缓缓的说道,“我——我去,不合适吧。”

  贺柏尧握着她的掌心,“你是我的女朋友,你去再合适不过了。”看到她脸上的担忧,他轻轻一笑,“我母亲你见过的,又不是大老虎(fuguodupro),怕什么。”

  宁是心里嘀咕,她是你妈妈自然不会对你怎么样?对她可不好说了。她看向水果店,舅妈一个人忙碌的身影。“我得回去了。明天文文和小龙考试,今天要早点关门。”她望着他,弯起了眉眼。

  贺柏尧点点头,“等下,我给文文和小龙带了点吃的。”他下车,拿了几盒东西。

  宁是定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