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页(1/2)

加入书签

  贺柏尧回到家中,就用宁是买的药膏涂了伤口,这心里别提多美了。第二天,陆天过来给他打疫苗。

  “宁是呢?”陆天问道。

  贺柏尧回道,“她是学生,自然在学校上课。”

  陆天笑,“阿尧,我倒是没有想到啊,大三的学生,你也敢染指。不过,你也没少吃瘪吧?”

  贺柏尧看着他一脸看好笑的样子,宁是真是没少让他添堵的。昨天,他说了什么,结婚。

  怕是告诉他们都不会相信。

  家里人没少催他的,他一直没有放在心上。和周凌在一起时,周凌也没少借助媒体,散布结婚的消息。

  贺柏尧都没有置之不理。

  结婚有时候真的一时冲动,他冲动,却被人拒绝了。

  *****

  周六,宁是回了趟家。最近也没有媒体再来找她,她的生活又恢复到往常。虽然有时候走在路上,有人会指指点点议论。宁是心想,那也只是觉得新奇吧。

  宁是把二十万给了舅舅。

  客厅沉闷的静默(zhaishuyuancc)着。

  舅舅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小是,钱哪来的?”

  宁是抿了抿嘴角,“我拍的那支广告效果好,公司给的额外奖励。”

  舅舅沉默(zhaishuyuancc),半晌用力地掐了烟头。“小是,家里虽然条件一般,可是舅舅也不能——宁是,你跪下!”舅妈赶紧说道,“老陈,孩子难得回来一趟。行了,小是你去帮我看看店。”

  宁是僵硬的站在那儿,怔怔的看着舅舅。

  舅舅一脸的沉痛,“你和那位贺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

  宁是觉得狠狠的被人删了一巴掌,喉咙gān涩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舅舅就是再穷,也不能让你拿这样的钱。”舅舅红着眼圈艰难的说道。

  宁是大脑混混沌沌的,她慢慢的跪下来,这么多年,舅舅没有说过她一句。这一次舅舅真的是伤心了。她咽了咽喉咙,“舅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钱是我自己赚来的。我和贺柏尧是普通的男女朋友关系。我没有拿过他一分钱。”宁是只觉得五脏六腑的疼。

  舅舅咬着唇角,“小是,舅舅不能拿你的钱。”

  宁是无措,“舅舅,我说的都是真的。”

  舅舅不再看她。舅妈赶紧拉她起来,“老陈,小是什么样的孩子你不清楚吗?你听别人嚼舌头。人家那是嫉妒,嫉妒小是有个有钱的男朋友,嫉妒小是拍广告赚了钱。小是,你先起来,你舅舅是老糊涂了。”

  舅舅是固执而传统的人。宁是这事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这邻里之间越说越难听。舅舅气的几天没有合眼。

  舅妈也不担心着呢。

  人红是非多。何况宁是连个半吊子都算不上。

  “行了,起来吧,给老太太看到了,老太太该难受了。”搬出老太太,宁是听话的乖乖站起来了。

  “舅妈,到底怎么回事?”宁是脸色冷峻。

  舅妈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邻里街坊竟瞎说,给你舅舅听到了。你也别放在心上,你舅舅只是一时生气。”

  宁是不曾想谣言竟然这么可怕。她和舅妈去了水果铺,邻居来买水果时,不时拿眼瞧她,窃窃私语。

  “那丫头,我们看着她长大的,成绩好又有什么用。给人包养,真是丢尽了人。”

  “真的吗?不是说拍广告了吗?”

  “你以为拍广告那么简单啊?她一个小丫头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

  宁是听不下去了,和舅妈说了一声便回了家。小龙回来的时候,额角紫了一块。宁是看到了,“额头怎么了?”

  小龙头也没抬,“不小心撞得。”

  不一会儿,文文回来了,“姐,你回来了。”她淡淡的喊了一声,便回房了。

  宁是煮了一个ji蛋去小龙房间。

  文文激动的声音传来,“你疯了啊,校内打架是要被记过的?”一阵响声,大概是扔书的声音。

  “你走开。烦死了。”陈龙烦躁的说道。

  文文吼道,“你和我发什么火。那些人乱说的,你和他们较什么真?你是猪啊。姐姐是什么人,我们会不知道吗?”

  “行了,你别说了。姐在家呢。我以后不冲动就是了,我就是觉得他们嘴巴太脏了。我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