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页(1/2)

加入书签

  宁是跟着他们上楼。小叶说道,“贺先生,你们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们了。”

  宁是发现,楼上只有两件房间,一间卧室,一间洗手间。房子简单装修过,走进卧室一看,只有一张chuáng,连张沙发也没有。

  贺柏尧脱了外套,随意的挂好。“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随即他就去了洗手间。

  宁是左看看又看看,这里似乎根本就没有其他睡觉的地方。趁着贺柏尧洗澡的间隙,她悄悄下楼。

  叶菡见到她,“宁小姐——”

  宁是赧然的笑了笑,“叫我的名字就好。叶菡,这里还有其他的房间吗?”

  叶菡摇了摇头,“没有了。楼下是我住的。”

  宁是也不好意思说和她挤挤,宁是看到堂屋一角摆着一个竹制的躺椅,她的眸光转了转,“这个躺椅我能搬到楼上吗?”

  “行啊,我帮你。”叶菡热情的说道。

  宁是摆手,“不用了。你去休息吧。我喊贺柏尧下来搬,男人力气大。”

  叶菡关上大门,便回了房间。宁是先上了楼,贺柏尧已经洗好了,他正在擦头发。

  宁是气喘吁吁的搬了一个躺椅上来,他微微一愣,“你这是做什么?”

  “睡觉啊。”宁是回道。

  贺柏尧拿着毛巾,表情慢慢冷下来。房间气压低沉,宁是拿着抹布擦着躺椅。贺柏尧随手将毛巾扔到躺椅上,“随你。”他没温度的丢了两个字,随即往chuáng上一趟。

  宁是也没指望他会客气一下,比如说,让她睡chuáng上,他睡躺椅。

  等她收拾好,贺柏尧突然说了一句,“宁是再给你一次选择机会?”

  宁是微怔,“我睡觉习惯不好。我妹妹说我老是踹她。”

  贺柏尧瞬间抬手拉黑了灯。

  宁是喊道,“等一下,我还没有弄好。”

  贺柏尧没有理她。宁是摸了半天才摸到电灯的开关。灯光一开,她就对上贺柏尧那双眼,四目相对,微微尴尬。

  贺柏尧突然伸手,一把扯过她,将他压在身下。

  “贺柏尧——”宁是紧张的喊道,浑身的血液停止流动了。

  贺柏尧直直的望着她,目光越发的深沉,“宁是,你赢了。”他定定的说了一句。

  宁是只觉得莫名其妙,她推推他,“你让开。”

  贺柏尧呼了一口气,“我现在都有些怀疑,你是不是算计好的。”他握紧她的手腕,“故意将冰激凌扔到我的车上,故意在电梯里和我相遇……”

  宁是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贺柏尧的脸慢慢的靠近她,越来越放大。宁是看着他的脸,很熟悉,她像是陷进去一般,因为贺柏尧刚刚说的话。她不笨,只是喜欢装蒜,喜欢把事情简单话,喜欢躲避。

  因为她不敢轻信,因为她怕一旦爱上,就会粉身碎骨。

  宁是挣扎着要起来,贺柏尧厉声说道,“宁是你要是想在这里擦枪走火,我也不不介意。”

  果然,瞬间她不久不动。

  贺柏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跃身躺倒她的另一侧,一手却握着她的手。宁是刚想要爬起来。一chuáng被子砸到她身上,“睡觉。”

  贺柏尧也拉过另一chuáng被子盖上,“啪”的一声关了灯。

  没有城市的喧嚣,偶尔狗吠声。这样的夜,宁是并没有能很好的睡意。虽然闭着眼,可是心里却没有办法沉静下来。

  贺柏尧一直握着她的手,她不知道他有没有睡着。掌心沁着湿热的汗意,她一动不动。这样的发展其实早已超脱了她的预期。

  当初无奈而敷衍的选择,最怕到最后泥足深陷。

  宁是咬着唇角,她输不起。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半夜的时候,她感觉到身边的人动了动。宁是眠浅,尤其到了陌生的环境,几乎只能迷(xinbanzhu)迷(xinbanzhu)糊糊的休息,根本睡不熟。何况还和贺柏尧躺在一张chuáng上。

  贺柏尧只是给她盖盖被子。

  宁是浑身僵硬着,后来贺柏尧去了一趟洗手间,再后来又回到chuáng上。她知道他没有再睡了,因为她清晰的感觉他的注视。

  还有一声轻若可闻的叹息声。

  第二天早上起chuáng,贺柏尧已经不再握着她的手了。宁是轻轻的爬起来,简单洗漱再回来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