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页(1/2)

加入书签

  宁是看了她一眼,总觉得眼熟,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

  贺柏尧沉着脸,冷哼一声。宁是也感觉到贺柏尧很生气。

  女子也是个右手腕的人,她走到车主面前,“这是环宇的贺总,老王,你看你把人小姑娘吓的,还不给人赔礼?”

  车主脸色瞬间变了,他拍了拍头,“一场误会,一场误会。真是抱歉了。”

  贺柏尧拉着宁是,“回去看我怎么治你。”转身就离开了。

  回到家中,借着光终于看清楚了宁是现在的惨样了。屁股上粘着黑乎乎的泥土,贺柏尧从她肩头拣了一片叶子。“你刚刚的气势呢?”

  宁是木在那里,掩饰着自己现在的情绪。

  贺柏尧往沙发上一坐,“你有没有想过后果?”这里面住的都是些什么人。他要是不出现,指不定被人给揍了。哭都没地哭。

  宁是咬唇不说话。

  “刚刚不是气势如山河吗?我老远就听到你的声音了。”贺柏尧见她被bi的差不多了,话锋一转,“有没有受伤?”他走过来,看她脸色苍白,心里又想笑又想气。

  他拉着她的手,见她手掌有点划破的伤口,其他到没有什么,也就放心了。“去洗一下澡,一身的臭味。今天真是和树有缘了。”他打趣道。“内衣刚刚买的。”

  宁是浑身都是虚汗,想想也是后怕。一是差点被撞了,二是她拿钱砸人了。浴室的热水打在身上,她慢慢清醒过来。

  “咚咚咚——”

  她快速地拿着毛巾遮着身子。

  “宁是,我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你就将就点穿这个吧,我给你放里面。”

  宁是紧张着。贺柏尧打开门缝,把浴袍给扔到篮子里。

  宁是洗好后,拿着内衣,目光直盯着内衣的号码,不由腹诽,贺柏尧的眼睛真毒啊,内衣不大不小。她有些尴尬,将浴袍裹得紧紧的,真的一点露的缝隙都不留,慢吞吞的走出来。

  贺柏尧正坐在客厅,他也换上了棕色的浴袍,看来也是刚刚洗了澡,语气不咸不淡,“你不热?裹得这么紧。”

  宁是摇摇头。

  贺柏尧瞟了她一眼,没有什么温度,“看你以后还跑不跑?”他上下打量着她,“腿长得不长,跑的倒是快。”

  宁是坐在他右手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贺柏尧打开面前的药箱,“手伸出来。”

  宁是这回倒是配合,贺柏尧给她的手消毒贴上创口贴。

  宁是轻声说道,“谢谢。”

  贺柏尧收拾好药箱,“宁是,我要告诉你,以后你还是动动脑子。我今晚要是不出现,你有没有想过后果?”那个男人五大三粗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宁是咬唇,“那我就该被人欺负?”她红着眼反问他。

  贺柏尧捂了捂额角,手上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他稍稍皱了皱眉,“你也得看情况。”

  宁是冷笑,“你是欺负惯了人,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就是一丘之貉。”

  贺柏尧被她的话一噎,“女人的心果然比针眼还小。早点休息吧。你放心,我说过的话算数。”宁是真不是一般的记仇。

  ☆、第三十二章

  第二天,贺柏尧送宁是回学校,两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变得很微妙。

  到了学校附近,宁是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下车。

  贺柏尧木着脸,宁是说了一句,“我到了。”

  贺柏尧语气硬邦邦的嗯了一声,也不是往日般的关切。

  偏偏宁是也不买账,立马下车,都没有一句软话来调节一下两人之间的尴尬。

  贺柏尧冷着脸握着方向盘,看着她的背影,眼睛直直的盯着越看越刺眼。宁是在校门口碰到张舟,和张舟聊了几句。贺柏尧看到自己笑容,那样的轻松惬意,心里发苦。

  张舟喊住她,“宁是,你不住校了?”

  宁是停下脚步,“不是,昨天有点事就回家住了。”

  张舟眸光微转,余光看了眼远处的那辆车,若有所思,“喔,你姥姥身体怎么样了?”

  “出院了。现在在家休息。张舟,你是不是也准备出国读研啊?”

  张舟漫不经心的说道,“是啊。读完本科才出去。其实我无所谓,反正都那样。”

  宁是想想也是,张舟和班长是多年好友,家境都差不多,家里肯定都安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