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页(1/2)

加入书签

  萧劲没忍住噗嗤一声差点把嘴里的酒给喷出来,“哈哈哈哈——阿尧你在宁是心里连棵树都比不上。”

  贺柏尧白了他一眼。昨天他说她来着,作为他的女朋友带她出来见见他的朋友,得了,她倒好比他还要忙。

  不是写论文,就是去系里gān活。宁愿拿着那微薄的几百元,也不愿拿他一分钱。

  这哪是谈恋爱啊,纯粹找气受的。

  萧劲没敢说,这就是一物降一物。以后啊有的你受的。他和宁是只有两面之缘,现在对宁是更加的欣赏了。

  不过。

  “阿尧,柏辰回头可要急了。”

  贺柏尧自然也想过这个问题了,那小子一直对宁是念念不忘,回头肯定要闹了。“他是成年人了,感情的事不能勉qiáng。”

  萧劲暗笑,你也知道感情的是不能勉qiáng啊。那你之前对宁是可就是这样的啊。果然是双重标准。

  ——

  x市进入了姹紫嫣红chun季,时值植树节。x大几大学院联手举办了这次植树活动。宁是作为党员,必然要积极参加这些活动。

  等到活动结束,回到学校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众人累的早已在大巴车上睡得呼呼哈哈的。大巴车停下校门口,大家迷(xinbanzhu)迷(xinbanzhu)糊糊的下车。

  这一动才发现,手臂和腰部又酸又疼,到底平日gān活太少。下车时,她一个没留神(shubaoinfo)差点就从车门直接掉下去。

  幸好有人拉住了她,宁是赧然。

  物理系的某同学扶着她下车,宁是道谢。

  “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

  宁是笑笑,“没事,就是有点累。”

  男生笑笑,“走吧。”

  两人刚迈步,就有个声音喊道宁是的名字。宁是一听,连忙转身,真是贺柏尧,她刚刚以为是自己幻听呢。

  贺柏尧穿着墨蓝色的风衣,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带着墨镜,这一出现顿时吸引了校门的众多女生的眼球。

  “你怎么来了?”宁是诧异的问道。

  贺柏尧远远的就看到一行人从车上下来,再看到有个男的扶着宁是下车时,他想了想有必要这时候下来。目光在男生身上若有若无的扫过,对宁是说道,“同学?”

  宁是介绍道,“恩。”她也不想和贺柏尧说的太多,私心不想贺柏尧介入她的大学生活。对那位同学说道,“刚刚谢谢你了,你先回去吧。”

  某同学看了眼贺柏尧,眼底一闪而逝的失落。可惜宁是根本不知道,不过没有躲过某人那双犀利的眼眸。

  宁是瞅了瞅远处,他的车停在那里呢。“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就来,都是我同学。”大家看到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宁是微垂着头往旁边走。

  贺柏尧就是故意这时候出现的,“给你打了电话,怎么都没有反应?”

  宁是拿出手机,果然,他打了三个电话,她都没有听到。“手机最近有点不灵光。你来有什么事吗?”

  贺柏尧拉着她的手,“走走上车,都到饭点了,吃饭去。”

  宁是随他上车,贺柏尧递了湿纸巾给她,“爪子脏死了。”

  宁是也不甚在意,“种树都是土,当然会脏了。”

  “种树就这么高兴?”

  宁是擦着手,边笑道,“我种了四棵树。”

  “得了,不就是树吗瞧着高兴成什么样。”贺柏尧没好气的说道。

  宁是没看他,她心情好,“三毛说过,如果有来生,我要做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态,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yin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zhaishuyuancc)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难得在他面前文艺一把。

  贺柏尧微微侧头,瞧着她脸上柔和的光彩,心口微微一暖,“我家门口也想种两棵,赶明儿,你过来给种上。”

  宁是懒懒的靠着软软的椅子上,“我才不给资本家种树。”

  贺柏尧扑哧一声笑,“别说大话,你就是不待见我。”

  宁是哼了一声,“你还有自知之明啊。”

  两人现在的相处,不像以前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睁,也不像一般恋人之间你侬我侬,不过就这么逗逗嘴也不失一番趣味。

  大抵是累了,宁是上车没几分钟说着话也睡着了。

  贺柏尧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