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页(1/2)

加入书签

  贺柏尧咽了咽喉咙,重重的说道,“我是贺柏尧。”

  宁是唔了一声,鼻音重重的。“我刚刚在睡觉。”

  贺柏尧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原来到现在她还没有存他的号码。贺柏尧恼火,浑身散发着压抑的怒(shubaojie)火,在办公室来回走了五圈。秘书在外面战战兢兢的,也不敢进来。

  贺柏尧慢慢冷静下来,“行了,回头把我的号码存一下。你姥姥怎么样了?”其实他清楚着呢。

  宁是叹了一口气,“还昏迷(xinbanzhu)着呢。”

  贺柏尧安慰了几句,“你现在还在医院?”

  “我回家了,舅妈去了。”

  贺柏尧想到那一家人现在心都乱,“我联系了a大医院的朱教授,回头请他到二院来看看你姥姥。”

  宁是瞬间提了jing神(shubaoinfo),又有些不好意思,“真是谢谢你了。”

  贺柏尧叹了一口气,“真心的?”

  宁是赧然。

  “那你准备怎么报答我?”

  宁是:……

  “你看你,要钱没钱,脾气又差,身材一般……以身相许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宁是咬牙切齿,“贺柏尧,你不要太过分。”

  “你看,你又这么没有幽默(zhaishuyuancc)感。”贺柏尧话锋一转,懒洋洋的说道。

  宁是瞬间泄气。

  姜还是老的辣。她根本不是贺柏尧的对手。

  ——

  老太太是在两天后醒来的,不过依旧(fqxs)还要住icu。朱教授给老太太进行了专家会诊,接下来进行保守治疗。

  这钱就和流水一样,哗哗的往外流。

  好在老太太的身体终于有了起色。人活着比什么都好。

  宁是坐在医院的台阶上,拿着笔认真的记着这些日子花掉的钱,看到一笔笔单据时,她真的肉疼了。

  老太太其实挺绝望的,这时候,刚醒来的时候,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无声的流着泪。宁是明白,老太太想说,她拖累了这个家。那一刻,她在老人的眼里看到求死的念头。

  宁是每天都要来陪着她,和她说说话,说着以前的事,甚至还说道了宁是的妈妈。

  期间,贺柏尧来看过老太太,只是老太太神(shubaoinfo)智不是很清晰,也没有闹清楚他是谁。今天贺柏尧过来时,宁是正在给老太太念诗。老太太喜欢席慕蓉的诗。

  “ 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

  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

  ……

  没有怨恨的青chun才会了无遗憾,

  如山冈上那轮静静的满月。”

  宁是的声音轻柔,贺柏尧驻足在门口,似乎已经陷进诗里。倒是老太太先发现了他,老太太指了指门口。宁是缓缓转头。

  贺柏尧背着光,神(shubaoinfo)色都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宁是却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温和的气息。

  贺柏尧的视线慢慢与她对上。他的脑子里一直回转着诗里那句话: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

  贺柏尧缓缓走进去,“姥姥我来看您了,您今天感觉怎么样?”

  老太太转了转眼睛,有点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贺柏尧解释道,“我是小是的朋友。”

  老太太嘴角笑了笑,“喔喔,小是的朋友啊。”

  宁是在老人家面前还是非常有礼貌的,她给贺柏尧倒了一杯水。贺柏尧享受着。

  老太太说道,“小是什么时候谈的男朋友?”

  宁是连忙解释道,“姥姥,是朋友!不是男朋友!您听错了。”

  贺柏尧扬了扬眉,“姥姥,是男朋友!您说的没错。”他睨着宁是,见她面红耳赤。这会儿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老太太难得咯咯的笑了,“好,好。”

  宁是见老太太笑了,就忍了。

  老太太说话,“给他——”

  贺柏尧接道,“贺柏尧,贺知章的贺,柏林的柏,尧舜的尧,姥姥叫我小贺就好。”他尽量放缓语速。

  宁是瞪着他,示意他不要再多说了。

  贺柏尧只作没有看见。

  老太太似乎很高兴,“小是,给小贺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