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页(1/2)

加入书签

  宁是抬首,对着他的眼睛,她恩了一声,“我姥姥是好人,她相信她会度过这关的。”

  贺柏尧点点头,他的目光定在宁是嘴角的那抹笑容上,他见过许许多多的笑,却被宁是这抹笑吸引住了。

  清澈的,却带着无言的坚qiáng。

  舅妈先前也没有注意到贺柏尧,这会儿贺柏尧陪着宁是一起走过来,她才打量起他来。穿着咖啡色大衣,人长得高大英俊,就像电视里走出来的一般。她有些局促着,这不是小是的对象吧。

  这会儿忙的乱七八糟的,他们也没有个准备。这对象要是看到家里这种情况,会不会?舅妈心里纠结着。

  宁是牵牵嘴角,“舅妈,这是贺先生,我们班长的哥哥。他开车送我们过来的。”

  舅妈微微紧张,“真是谢谢您,大晚上的还这么麻烦你。”舅妈有些失落,不是小是的对象啊。

  贺柏尧礼貌的说道,“您不用这么客气。宁是是我朋友,我这么做也是应该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舅妈和贺柏尧客气了几句,语气有些拘谨。

  宁是说道,“时间不早了,贺先生,我送你回去吧。”

  两人一起走到停车场。夜色清明,星光璀璨。

  “今晚真的谢谢你了。”此刻,她没有掩饰自己身上满满的疲惫。

  贺柏尧站在车旁,“医药费的事你有什么打算?”

  宁是之前也在想,“我还有三万块钱。”

  贺柏尧一愣,其实刚刚看到宁是给他舅舅六万块钱时,他确实有些惊讶。于他而言,这钱根本算不得什么。可是对宁是来说就不一样了。她才二十来岁。

  宁是勾了勾嘴角解释道,“这三万块是我这三年的学费。”

  昏暗的灯光下,贺柏尧眼里忽闪了汹涌的情绪。那瞬间他的嘴角好像什么味道都消失了。其实这样的事电视报道过许多,有许多比宁是更加艰难的例子。只是这一刻,贺柏尧心口满满的酸胀感。

  他轻轻的说道,“我为我之前做的事再一次向你说声抱歉。”其实他知道这份道歉其实已经毫无意义了。

  25、

  月光皎洁,树影斑驳。这一夜竟是如此的漫长。

  宁是送贺柏尧上车,贺柏尧通过后视镜看着她站在路边上。因为冷,她不停的搓着手。贺柏尧的心像被什么一点一点的牵引住了。

  他不知道宁是到底看什么,她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许久也没有动。宁是大脑回放着刚刚发生的一幕幕。说实话,她真的很感激贺柏尧。她搓了搓脸,让自己的大脑保持清醒。

  贺柏尧看着她小小的声音慢慢消失的夜色中。

  宁是上楼,舅妈一脸的疑惑,“小是,那个人到底是谁啊?我看着像个大人物。”

  宁是扯了扯嘴角,“是个大老板呢。”

  “这么年轻的大老板啊。”舅妈感慨,她心里是有话,不过这时候也没有问出来。

  宁是看到文文和小龙坐在椅子上说道,“舅妈你们回去休息吧,文文和小龙明天还要上课。我和舅舅留在这里陪着姥姥就好了。”

  舅妈不肯,“你们三回去,我留下来。”

  宁是摇摇头,“舅妈,您送姥姥来医院,折腾到现在,回去好好休息,家里也需要你。明天你来还我。文文小龙,你们和舅妈一起回家。明天记得去学校上课。”

  陈龙皱了皱眉,“姐,我留下来陪你。”

  “今晚我和舅舅留这就可以了。回去好好复习。姥姥可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呢。”她拍了拍陈龙的肩膀,“快走吧。”

  老太太在icu躺着,宁是和舅舅就在外面走廊坐了一夜。贺柏尧走了多久,又回来一趟。带了一件两条毛毯还有一件羽绒服。

  宁是当时坐在椅子上闭着眼想着钱的事,她刚刚问了医生,估计要20万。一下子要这么多钱,宁是头疼的很。以至于贺柏尧走到她身边她没有察觉。

  “宁是——”贺柏尧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宁是睁开眼,见到他微微一愣,“你怎么回来了?”宁是心里突然闪过一抹说不清的情绪,再看到他那一刻,她突然感到一阵心安。

  贺柏尧也没挠,果然如他猜到的一般,他们就坐走廊准备呆一夜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