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页(1/2)

加入书签

  “我呸!”宁是完全不顾形象,“你还说爱情,你这种人哪会懂什么爱情?”

  “我怎么就不懂了,我要是不喜欢你,你能到环宇实习?你以为你那一等奖真是你走狗屎运的来的?”贺柏尧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宁是,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是认真的。”

  “……”宁是只觉得今晚上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24、

  贺柏尧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宁是,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是认真的。”

  “……”宁是只觉得今晚上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贺柏尧第一次这么认真,却得到了宁是如此敷衍的态度。他真的尝到了深深的挫败感。或许这就是对他的惩罚吧。

  宁是瞅着他也不说话。

  贺柏尧耐心的等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走过。

  半晌,宁是终于开口了,“我没办法接受。”她的声音小小的,眼睛也没有看他。得,又往贺柏尧心口深深的扎了一刀。

  贺柏尧那些朋友要是知道贺柏尧被同一个女人拒绝了几次,不知道要笑成什么样了。

  贺柏尧叹了一口气,“因为我没有你们学校的小伙子年轻?”他拿她刚刚说的话揶揄她,其实这心里倒是存了一分介意。

  宁是闷声,缓缓抬头望着前方,目光悠远。“你查过我的资料,你比谁都清楚,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家庭普通甚至是——贫穷。”她拧起来眉,“如果不是当时我家缺一点手续,我们家是要拿低保的。”她语气苍凉无力,和往日贺柏尧见到的那个倔qiáng的宁是相差甚远。“你呢,高高在上,环宇的大老板,随随便便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我虽然比你小,可是我也明白一个道理——高处不胜寒。”

  贺柏尧眉头一紧。

  宁是继续说道,“像你这样身份,自然会有很多优秀的女性喜欢,也只有像周凌那样身份的才能和你站在一起。”那样才是般配的。宁是不傻,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吁了一口气,“中国有句古话,龙配龙,凤配凤。我和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表情如同她说的话一般越来越坚定。

  贺柏尧绷着脸,“行了,别说了。这越说越有理,左右是看我不顺眼了。”连周凌都给扯出来了。他满脸的不高兴,冷哼了一声,“年纪不大道理倒是说的一条又一条,还这么封建古板。我都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了,就我现在这样还高高在上?被你打击了多少回?幸好我不是你们学校的年轻小伙子,不然真的跳楼去了。”

  宁是狠狠的看着他,“我们学校的男生可不会这么没风度。做不成男女朋友做朋友多的去了。”

  “傻了吧。男女之间哪有什么单纯的友谊。”贺柏尧嗤笑,“没看出来,宁是你还真铁石心肠。”贺柏尧抬手揉了揉了太阳xué,谈个恋爱比公司谈判还累,“之前的事你要是还介意,我给你打?”说着拉着她的手往自己身上拍。

  这哪是打啊,纯碎打情骂俏。

  宁是顺势重重的抽了他一下,赶紧把手抽回来。

  贺柏尧坐直身子,慢慢靠近她,“打了我舒坦了?那——”

  宁是那支山寨手机突然响起来,铃声高昂,竟然配着贝多芬《命运》,在这低压的气氛里让人不觉一怔,真是扼住他的喉咙。贺柏尧嘴角抽了抽。

  宁是正希望有个电话能让她走人呢。一看来电显示,竟是舅舅的电话。

  “舅,什么事?”

  “小是,现在到市二院来。老太太从摔了一跤现在陷入昏迷(xinbanzhu)中。你和文文小龙的班主任联系一下,让他俩也回来。”舅舅的声音很急,宁是瞬间慌了。

  贺柏尧瞧着宁是的脸色霎时变得苍白一片,再听着她手机里传来的话语,医院的字眼,估摸了不好了。

  宁是挂了电话,这双眼蓄满了泪水,却没有掉下来。她眨了眨眼硬是把眼泪给咽下去了。贺柏尧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压抑自己。宁是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推开车门。

  她穿着单薄,背影在寒夜中瑟瑟发抖,更多的心里的那份彷徨与害怕。她一步一步的走到路口,伸出手拦出租车。

  她是宁愿坐主租车都不愿让他帮忙。

  贺柏尧扯了扯嘴角,左手紧紧的握了握方向盘。终究没有绝尘而去。

  在此后的人生中,贺柏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