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页(1/2)

加入书签

  宁是咬牙,“没事。”

  张舟瞅了他一眼,“不是你男朋友吧?”

  宁是紧张的瞪大了眼睛,“怎么会。我单身。”

  张舟浅笑,笑容很淡,“系里有人说你jiāo了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

  宁是瞬间僵住了,“谁说的。”

  张舟耸耸肩。

  宁是沉闷着,直到到了机场。她的心情一直压抑着。张舟说道,“你等下,我去上了洗手间。班长在10号登机口。往右走,你自己先去吧。”

  宁是点点头。

  宽敞的大厅人来人往,宁是寻过去。远远的就看到了几个人站在那儿。她的身形瞬间一顿,那个是贺柏尧和贺柏辰站在那儿。宁是赶紧躲在一个廊柱后面。贺柏尧怎么也来了!万一一会儿见面他又乱说什么怎么办?宁是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一会儿张舟从洗手间出来,宁是看着他朝着贺柏辰那边走去。

  贺柏辰看到张舟一人前来,脸色yin郁,“宁是呢?”他问道。

  一旁的贺柏尧眸子一顿,若有所思。敢情宁是刚刚在电话里骗她来着。

  张舟一愣,“我看着她过来的,人没来?”

  贺柏尧想笑,看到自己了她不敢来了吧。心虚了是吧?

  贺柏辰看看时间,沉了沉脸,还有二十分钟就要登机了。“张舟打宁是电话,问她现在在哪里?”

  张舟打过去,宁是已经调成静音,她看着手机就是没有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贺柏尧没有温度的说道,“登机吧。你同学可能临时有事不能来了。”

  贺柏辰满脸的失落。

  宁是看着贺柏辰的背影,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进去。她摁动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班长,一路顺风。

  张舟和贺柏尧打了个招呼便走了。

  宁是看到他们离开,才慢慢出来。机场外,往来都是拖着行李的人。一个转身,一次分别。再见亦不知是何时。

  ☆、第二十三章

  贺柏尧和张越从机场出来,“你去机场大巴那边等着,看到宁是把他带过来。”宁是自然不会再和张舟一起回去了。

  宁是去买票时,没想到就碰到了张越。“张助理——”

  张越说道,“贺总在等您。”

  “张助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不麻烦你们了。”宁是哑声说道,喉咙痒痒的,大概是感冒了。

  张越无奈的摇了摇头,“贺总前些日子一直很忙,今天才得空,刚刚又听说你过来了。”这意思就是你想走也不行啊。

  宁是闷声跟张越走了。贺柏尧坐在车里。张越开车,宁是犹豫着坐前面算了。

  可是贺柏尧发话了,“坐后面来。”

  车里气氛静谧。

  贺柏尧冷着脸,“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送送柏辰?”

  宁是握紧手,没说话。

  贺柏尧冷笑一声,“不是在学校的吗?x市这jiāo通速度都赶上火箭了。从梨园路一下飞到机场来了。”见她垂着脸不说话,他心里更窝火。

  宁是嗓子难受,连打了三个喷嚏。

  贺柏尧这才正眼看她,见她脸色苍白,神(shubaoinfo)色蔫蔫的,“感冒了?”

  张越在前面忍着笑。

  贺柏尧递了面纸给她,看她只穿了一件薄大衣,念叨一句,“现在的女孩子都学会要风度不要温度了。”

  宁是吸吸鼻子,“这个一般只有年轻人才敢。”

  贺柏尧一噎,过完年他就三十岁了,她才二十二岁。确实年轻啊。他不满的哼了一声。

  一路无话,到了市区。张越下车,换贺柏尧开车。

  宁是也想下车,贺柏尧说了一句,“关于你姥姥的事我要和你谈谈。”

  贺柏尧将车开到一家私房菜馆,安静又充满了温馨。

  一进去,老板娘就和他打着招呼,“贺先生,好久没见你来了。”目光在宁是身上转了转。“今天刚运了一些北海道的鱼。”

  贺柏尧点头点了包厢。宁是一看就知道他常来这里。

  老板娘拿了菜单过来,贺柏尧让宁是自己看。宁是一看奇了都是没有标价的菜,她随意的点了两个。

  贺柏尧又点了几样。“这里的海产品很新鲜,都是当天运回来的。老板的手艺很好,老h吃过他的菜都赞不绝口。”

  宁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