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页(1/2)

加入书签

  晚上贺柏辰醉醺醺的到他这里来,烂醉如泥。贺柏尧嫌弃的把他推荐洗手间,“喝成什么样。”打来冷水对着他的脸冲,贺柏辰冻得嗷嗷直叫,脸上身上满是水珠,人却慢慢清醒了。“哥——”

  “我以为你不认识我了呢。”贺柏尧擦了擦手来到客厅。

  贺柏辰冲了一个澡才回来,人现在也清醒了。贺柏尧正在看新闻,他面前的茶几上堆满了水果。贺柏辰切了一点榴莲。

  贺柏尧的目光斜了过来。

  贺柏辰淡淡的说道,“不怎么样。”

  “你懂什么。”贺柏尧不冷不热的说道。“以后少喝点酒,像什么样。”

  贺柏辰往沙发上一靠,“下午见了几个大学同学,感觉时间过得真快啊。”说着说着,这话题又转到宁是身上。

  贺柏尧都没有理他。

  还是那句话,得不到永远都是最好的。其实于贺柏尧而言,何尝不是呢?

  *****

  时间在欢乐的气氛中慢慢的过着。陈家两姐弟初八就开学了,这是至关重要的半年。舅舅和舅妈虽然面上没有说什么,不过心里还是挺紧张的。

  开学前,宁是拿了一万块钱出来,jiāo给舅妈。舅妈怔住了,“小是,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上回老太太生病,她也给了几千。

  她还是个学生啊。

  宁是笑笑,“寒假不是一直上班的吗,然后公司年底我抽中了一等奖,去丽江旅游的,我没去转给别人了,对方给了我一笔钱。”

  舅妈脸色微紧,“我怎么能老是要你的钱呢?”

  宁是握着舅妈的手,“这是文文和小龙的。舅妈,我能给的比起你们给我的实在太少了。”昨晚上,她起来上厕所时听到舅舅和舅妈的叹息。下半年,三个孩子上学,光学费就要三万多。

  “实在不行,让文文迟一年再去读大学,到时候小是也就毕业了。家里不会那么吃紧的。”舅妈的声音很无力。“小是那孩子平时自己的生活费都不用我们操心。不是我的孩子我也心疼。我就搞不明白了,凭什么不问宁冬明要小是的抚养费呢?宁冬明又不是没有钱?”

  “说的什么话。这是别在孩子面前提。年后我往云南和广西那边多跑几次运输。”舅舅沉声说道。

  “我就和你说,哪会在小是面前说。宁冬明也真好意思——”

  “好了,别说了,睡觉。”

  宁是处在客厅,脚底一片yin冷。

  “小是,文文要是有你一半听话我就放心了。”

  宁是收回思绪,抿着嘴角,“文文肯定比我好的。”

  这些日子,贺柏尧也没有再来找她,偶尔一个短信,或者一个电话,贺柏尧似乎已经缠绕在她的生活中了,舅妈看到她接电话都说她谈恋爱了。宁是无法解释。

  ☆、第二十二章

  正月十三上灯那天,宁是接到了贺柏辰的电话。她有些矛盾。两人约在市中心的一家甜品店见面。

  贺柏辰还是像个大男孩一般。

  “班长,好久不见了。”宁是尽量让自己轻快一些。很多事过去了就过去了。贺柏辰不知道她也不会再提的。

  贺柏辰点点头,“要不要喝点什么?”

  宁是说道,“我很少喝这些,你推荐吧,我信你。”她坦然的说道。

  贺柏辰给她点了一杯招牌奶茶。“女孩子都挺喜欢喝这个。”默(zhaishuyuancc)了他又解释道,“我妹妹喜欢喝,她和我提过。”

  “你还有妹妹?”

  “恩,我们这辈有五个,我大伯家两个孩子,二伯家一个孩子,就是贺柏尧,我和他比较亲。我姑姑家有个妹妹。”

  宁是点点头,“人多热闹。”

  贺柏辰见她脸色挂着笑容,问道,“你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啊。你呢?国外大学和我们学的一样吗?那么压力大不大?”

  贺柏辰落在她的眸子里,“那边的功课需要做很多查阅工作,常常都忙的不能好好地睡觉吃饭。”

  宁是嘻嘻一笑,“难怪你瘦了好多。”

  贺柏辰淡淡的勾了勾嘴角,“听说你寒假去环宇实习了?”

  宁是戳着奶茶的果冻,“系里安排,幸好给发工资。”

  贺柏辰已经向张助理旁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