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页(1/2)

加入书签

  贺柏尧铁青着脸,“你以为我——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宁是耸耸肩,脸一瞥,“我有喜欢的人了。”

  贺柏尧真的要吐血了。那边巡逻的保安渐渐的往他们这边走来。“贺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贺柏尧冷着脸,“找人把那俩车开到××路。”

  “喔,好的。”保安赶紧点头,火速撤离。

  宁是恨得咬牙启齿,贺柏尧带她去了医院,路上给陆天打了电话,让他来一趟医院。

  “你出事了?”

  “你过来就是。”

  贺柏尧挂了电话,宁是冷笑,有人了不起啊。文文将来一定会是个更加出色的医生的。

  贺柏尧回头,目光落在她的手上,解释道,“陆天你认识的,就是那晚——你放心好了。”

  宁是一个冷眼。去医院的路上,她慢慢冷静下来。大概是自己太激动了,去医院看一下又没什么。

  天色减晚,她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被这么一折腾,她真的是又累又困。

  到了医院,贺柏尧走在前面,宁是蔫蔫的跟在他身后,到了一间办公室坐了一会儿,陆天赶来了,进来一看,宁是也在,他瞬间了然了。“又怎么了?”

  “她的手——”

  宁是伸出手,“不小心给榴莲扎的。”

  “怎么样?”贺柏尧问道。

  陆天抬眸看来她一眼,“扎的怪深的,这掌心都肿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贺柏尧脸沉了沉,“你给治治。”

  ☆、第二十一章

  陆天侧过身,拿来碘酒,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怎么会被榴莲扎了?阿尧你好像不喜欢吃拿东西吧?”

  宁是转头望过来,贺柏尧脸角抽了抽,别扭的看向别处。“该上药就上药,啰嗦。”

  陆天丨朝宁是一笑,“你姥姥现在怎么样了?”

  宁是和他说了情况,有些不好意思,为着自己那天的态度。

  陆天听完点点头,“老人家的身体机能都在下降,手术风险确实存在一定的风险,不过后期修养跟的上的话,我个人还是建议动手术。不过,你最好带她做个全面的检查。这方面我有个同学很专业。”

  宁是的目光立马多了几分尊敬。“我姥姥不肯定动手术。”老人家也舍不得花钱,心想着抗抗算了。

  “恩,很多老人都会这样,这个就需要家属做工作了。”

  宁是对着扬了扬笑容,“陆医生,谢谢您。”这语气,这表情满满的温柔与崇敬。

  贺柏尧只觉得异常的刺眼,目光冻人。陆天只作未觉,一边帮宁是处理,一边和她的手注意事项。

  这晚上,宁是对陆天的印象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好了没有?”贺柏尧拉着脸。

  宁是没理他,目光只望着陆天。陆天瞥了贺柏尧一眼,原来你也有今天啊。

  “你不知道榴莲会砸死人的吗?”陆天堵了他一句,贺柏尧看着陆天在给宁是缠绷带,“缠成这样不透气。”

  “你是医生,我是医生?她伤口挺深的,不这么办会感染,你知道一点小伤会引起很多并发症的。”陆天语气严肃就像老师一般训着学生。

  宁是咂舌,“陆医生真的有这么严重吗?我以前被扎了都是用水冲冲,再贴个创口贴了事。”

  陆天郑重的点点头,“有时候死亡就是由一个不起眼的小伤口引起的,你说呢?”

  宁是正色,“我以后可要注意了。陆医生,你懂得真多。”

  陆天感觉到一旁冻人的气流,他估摸着某人要爆发了,赶紧收了。“阿尧,宁小姐的手这几天不碰水,一天上三次药,一个星期就会好。”

  贺柏尧木着脸,嘴巴都没有张,只是恩了一声。

  宁是却说道,“陆医生您叫我宁是就好。”

  陆天对她笑了笑,“回去不要碰水。”

  贺柏尧闷声说道,“我送你回去。”

  宁是也没有再和他犟,“陆医生,那我走了。”

  真是客气啊。

  陆天看着贺柏尧一言不发的出了门,心情好到极点。

  贺柏尧送她回去,车开了半路都没有说话,宁是闭眼养神(shubaoinfo)。车里安静极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