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页(1/2)

加入书签

  “阿尧,我们可都听萧劲说了,什么时候把那位给带来我们瞧瞧。”

  萧劲这大嘴巴。

  贺柏尧抿了一口酒,提到丽江那事,他心里就呕死了,不过转念想想宁是昨天给他挑水果的样子,乖巧可人,又慢慢平复下来。贺柏尧想了一夜,宁是对他心存忌惮,其实更多的是讨厌他吧。他得赶紧把两人的关系定下来。

  “阿尧,不会是还没有搞定吧?”众人忽而隐忍着笑意。“我倒是更加好奇了。”

  贺柏尧脸黑了黑。

  萧劲的小心肝颤了颤,心想着回头贺柏尧不知道要怎么修理他了。“不是说要打牌的吗?阿尧都来了。开始吧开始吧。”

  这一下午,贺柏尧大杀四方,那三人苦着脸。直到他们都输光了,贺柏尧站起来,腰酸腿疼的,真是不值得。不过再看看那三人的表情,他心情舒服了很多。

  “我走了,萧劲,今天由你买单。”

  萧劲哭丧着脸,这家伙还和小时候一样幼稚小气!

  贺柏尧回了家,一进屋就闻到那股子浓浓的榴莲味,赶紧把窗户都敞开了,心里寻思着要把榴莲解决了。

  结果他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刀。贺柏尧心思一转,给宁是打了一个电话。

  ☆、第二十章

  宁是刚从文文的姥姥家回来,其他人还在那儿。接到贺柏尧电话时,她刚准备弄晚饭时。

  “宁是,我在你家买的榴莲怎么打开?”

  “你看榴莲顶端有几条线,你拿刀沿线扎下去,别扎太深,然后沿线划开8厘米左右用力一掰就好了。”

  贺柏尧假意研究了一下,“我看看,好像不行吗?”

  “你仔细看看。”宁是没有敷衍,还是有良心的。

  贺柏尧又说道,“这样吧,你过来给我切一下,再帮我带两个榴莲,还有你昨天给我选的水果。我报来回车费。”

  宁是看着天色,想了想,“加百分之十五的服务费。”

  贺柏尧咂舌,真是jian商。“成jiāo,你赶紧给我送来。打车吧,我挺急的。”贺柏尧把地址报给她。

  宁是记下,选了水果,称重算好价格,开了她舅舅的面包车就过去了。宁是找了半天才找打小区。门卫把她给拦住了。

  高档小区,出入都是好车。她和面包车成了可疑对象。

  “师傅,我给18幢的贺先生送水果的。”宁是解释道。

  保安一听,更加狐疑了,不放行。这里面住着人非富即贵,哪有人会让商贩送水果。

  宁是没办法给贺柏尧打了电话,“贺先生,保安不让我进,你和他们说一下。”

  保安接了贺柏尧的电话,看着宁是,眼里是诧异和不可思议。

  宁是转头利落的开进去。瞧不起她这破面包车啊!切!

  七拐八拐终于找到了贺柏尧的家,宁是提着水果进去,出入都有电梯,她也不需要太费力。而且让她咂舌的是,这电梯一打开竟然就是贺柏尧的家。

  贺柏尧穿的休闲,拿着一叠文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来了啊,辛苦了。都放下吧。”

  宁是笑笑,双手被塑料袋勒的通红。“我给你开榴莲。”

  贺柏尧笑,“你先休息一下。不急。”

  贺柏尧给她倒了一杯茶,他正在喝。

  宁是谢了一声,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他家的客厅。欧式风格的装修,大气又漂亮。光这客厅就是她房间两个半大了。

  贺柏尧把水果摆好,“你尝尝。”

  宁是摇摇头,“我给你开榴莲吧。”这水果都是他昨天在她家买的,她现在吃怪怪的。

  贺柏尧看着她嘴角缓缓上扬,深深的看着她,“宁是,其实我挺生气的。我在丽江等了你半天,你说怎么办?”

  宁是这一进门就觉得不自在,一听贺柏尧说这话,她更加舒服了,如坐针毡。“贺总,我给你开榴莲。”

  贺柏尧又发现了宁是一个特点,一遇到不想面对的就喜欢转移话题。

  贺柏尧瞅着她,“宁是,你还在意之前的事?”

  宁是沉默(zhaishuyuancc),十指微微蜷缩。

  贺柏尧只觉得心脏被人拿捏着。

  “不在意是不可能的。”鼻尖充斥着榴莲的味道,宁是轻轻的说道,“就像你之前和我说的一样,我不适合你们的圈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