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蒋宁(1/2)

加入书签

  看着自己所施展的玄阶高级战技冰凌剑法竟然被阚海飞破了,江小磊整个人都呆滞了,连玄阶战器冰蛟剑也从手中跌落。*随*梦*小*说 suingla

  “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江小磊边说边向后退着,突然一脚踩空,本来发软的双脚再也撑不住他的身体,瘫坐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阚海飞总算明白这个曾经的天才为什么会如此落魄。只是因为一次落败便如此不堪,纵使拥有再高的天赋又能有多大成就?

  阚海飞身上的杀气不断凝聚,逐步向江小磊逼去。阚海飞每前进一步,江小磊便后退一步,颤抖的说着“别过来,别过来。”

  可是阚海飞并不理睬江小磊的话语,捡起江小磊跌落在一旁的冰蛟剑。长剑一指,剑尖抵在江小磊的脖子上。眼看着江小磊就要死在他的剑下。阚海飞突然长剑一收,低下头在江小磊耳边说了句。

  “你就这样如同牲畜一般的活下去吧。”

  说完,将冰蛟剑别在腰间,转身离开了屠宰场。

  “好可怕的杀气,他究竟是谁?”

  “刚刚我都不敢说话,太可怕了。”

  屠宰场其他的杂役弟子还在讨论刚刚放生的事情。却不知道一旁的江小磊眼睛不断的变红,突然江小磊站起身来,仰天长啸。

  “啊啊啊……”

  就在屠宰场的其他人认为江小磊疯掉了,却没想到在长啸过后,江小磊的双眼逐渐清明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更加精神,不像之前那样低迷。

  “你可知道将我这个沉睡之人唤醒的代价?”

  “你们可知道那个新来的叫什么?”

  听到江小磊的问话,立刻有人答道“听吴管事说好像叫着阚海飞。”

  “阚海飞是吧,明天他来的时候你们告诉他就说我江小磊在一个月后的宗门大比上等着他。”

  说完,江小磊走进屠宰场深处的一处小屋。对着之前扔给阚海飞朴刀的粗狂男子说道“吴叔,我想明白了。”

  “你当真想明白了?”粗狂男子疑惑的问道。

  “当然,当年的仇,我会一一向他们讨回的。”江小磊说完双眼直视粗狂男子,眼睛中散发出一道精光。

  “好!好!好!”粗狂男子一直说了三个好字,然后拍了拍江小磊的肩膀。

  “你能相同就好,快回去吧,你父母这些年可是伤透了心。”

  目送江小磊离开后,那粗狂男子低语道“虽然是你将磊儿唤醒,不过,我的侄儿又岂能容你这样侮辱?”

  而另一边,离开屠宰场的阚海飞正向着自己的小屋走去。刚刚阚海飞并不是不想杀死江小磊,而是因为他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锁定了自己,如果自己当时一剑刺下,那么下一刻自己必然会当场殒命。既然不能将江小磊杀死,那阚海飞索性不如成全江小磊一下。以他邪帝的眼光又岂会看不出江小磊现在陷入魔障,所以最后他估计用语言激江小磊一下。不过,江小磊的冰蛟剑他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希望你可以冲出魔障,毕竟我欠玄天宗的太多,以你的资质相信在我离开玄天宗后,可以替我守护好这里。”

  不一会儿,阚海飞便走到了演武场。早上的那位“师兄”还在那里耍着他不伦不类的蛮牛拳。看到阚海飞又经过这里,眼睛一亮,冲着阚海飞说道“这位师弟,来来,师兄正好没事,今天好好教你一下这蛮牛拳。”

  “不用,不用,师兄你自己练就好了,师弟愚钝,实在是练不会。”阚海飞连忙拒绝,心里却是一万个草泥马爬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