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公告新书速递(1/2)

加入书签

  昨天跟打了鸡血一样的码字,在敲下(全文完)这三个字的时候,内心的激动实在是难以言喻。很矛盾,有些不舍,也有些松了一口气。

  2014年11月18号,《沉香劫》敲下第一个字。到了今天2015年3月6日,28万字,完结了。三个多月的时间,(这速度确实是最慢的一次)从年份看起来,还是跨了一年。呵呵,傻笑一下。

  衷心的谢谢每一位喜欢这本书的人,谢谢那些不放弃、不抛弃、不跳章的朋友。谢谢你们一路的追随,真的很感谢。

  原来听说话想说的,可现在突然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哎,算了,多余的话就不多说了。反正,感谢一路有你们的陪伴,我才不孤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华丽丽的分割线

  下面,就请大家观赏一下新书。

  我终于还是回到了原点,我最爱的仙侠言情。我写来写去,最适合我的,还是可以想象得天花乱坠的仙侠。(此处有掌声)

  选了两个坑,一本是很久以前就已经定下来的《阴妖月下》另一半叫《仙山有芭蕉》。下面依次上菜,哦不,上文!

  《阴妖月下》

  文案:

  (这是一个关于狐妖与道士的二三事)

  他,三世为人,三世入道,是斩狐刀的传人。

  她,三世为妖,三世狐媚,是斩狐刀的猎物。

  三世命定纠缠,只因一生情错。

  阴妖月下,她仰起倾世容貌,他扬起斩狐刀。

  是挣开宿命的枷锁,还是顺应天命?

  三生三世,是相爱,还是相杀?

  ———————————————————————————————————

  第一章兰溪曲水

  十五,一轮满月。

  森冷的月下,一弯曲水闪着银光缓缓波动,在那烟波缭绕的水中央,一座阁楼若隐若现。檐角那清脆的铃声在风中作响,伴随着阵阵幽兰的花香,宛如仙境。

  烟雾流转中,一面临水的崖壁上露出三个朱砂大字:兰溪谷。等烟雾全都散尽后,才发现原来崖壁一角还刻着是个容易被人忽略的小字:擅入者死!

  此处便是兰溪谷,传说这里住了一群容貌似天仙的狐妖。狐妖虽美,却要人性命。可人间也有话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像是为了印证此话,此刻绿烟阁里,酒香伴着花香萦绕。琴声悠悠,绕梁不绝,引得一阵阵玲珑般的笑声。仔细听闻,还夹杂着女子的呻吟,男子的粗喘声。在这一片旖旎的夜色中,浓浓一片**荡漾开来。

  烟波中,一叶扁舟缓缓流动。哗的一声,水里冒出个曼妙的身影。一身青纱濯清涟,从水中跃身而起,坐在铺满鲜花的扁舟上。十指纤纤,梳理着她那三千青丝如黛。女子浅浅一笑,在这一弯阴妖月下,那容貌似天仙。

  无声无息中,舟尾似乎晃动了一下。女子没有停下,依旧只顾梳理着自己的青丝,然而她勾起嘴角道:“秋瑜姐姐这么快就完事了?”

  舟尾的人走向前道:“月影,别以为你媚术了得,得了婆婆宠爱,就不把其他姐妹放在眼里。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被唤月影的女子轻笑一声:“愿闻其祥。”

  被唤作秋瑜的女子冷哼道:“就是你这副自命清高的模样!花满楼的舞姬月娘,人尽可夫狐狸精,你还装什么圣洁!”

  月影回过头微微一笑,那淡淡的笑容如月光般温柔。她随手拈起一朵兰花,对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轻轻将花插在鬓边。她勾起嘴角望向秋瑜:“秋瑜姐姐此言差矣,大家修为不同,需要的东西自然也不同。姐姐要的是男人的精气,妹妹我只要男人的一颗心。”

  秋瑜哈哈大笑起来:“黑风老妖的话你也信!你还真以为,得到一个男人的心,你就能成人了?呵……真是痴心妄想。狐狸精就是狐狸精,我还行奉劝你一句,好好修炼才是正道。”

  月影笑到:“姐姐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姐姐你又说错了,不是一颗心,而是一颗真心。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遇见一个肯为我奉上真心的男人。”

  秋瑜冷哼一声:“你可真是蠢得无药可救!”

  秋瑜话音刚落,空气中传来了阵阵铃声。两人一惊:“不好,有人闯入结界!”

  “快去通知姐妹们,我过去看看。”秋瑜说完,化成真身踏水而去。月影飞身绿烟阁。

  听闻有人闯入结界,一群美貌的女子都慌了神。恰逢婆婆不在,若是来者道法高强,恐怕就是合了这兰溪谷所有的姐妹都无法抵挡。等秋瑜回来,姐妹们一窝蜂围过去:“怎么样?怎么样?我们能应付得过来吗?”

  秋瑜皱着眉头道:“恐怕,这次是硬茬,现在逃是来不及了,大家合力封印绿烟阁,但愿这障眼法能瞒过这群道士的眼睛吧!”

  绿烟阁消失的那一刻,一群道士拿着法器追了过来。罗盘的指针忽然停了下来,为首的道士打了个停下来的手势。

  “大师兄,怎么了?”

  被唤做大师兄的人一张方方正正的,一身天地正气,天生就是个做道士的料。他皱起眉头对身旁的人道:“楚师弟,你还能感觉到妖气吗?”

  被唤楚师弟的人与他这个大师兄完全不一样。他一张棱角分明的轮廓,十分俊郎。一双丹凤眼轻挑,一对剑眉斜飞入鬓。不像道士反而是像富贵人家的风流公子。只不过,他与生俱来也是个当道士的料。因为他有一双灵敏的鼻子,一切妖气都无法遁形。

  他微微蹙眉道:“有,只是很微弱!像是被什么包裹了起来。”

  大师兄点点头:“既然楚辞师弟还能闻到妖气,那就说明这群妖孽一定还在附近!估计他们是使了障眼法,大家仔细搜!”

  一群道士开始到处搜索起来,绿烟阁里的女子都显得十分紧张。月影透过缝隙,偷偷向外面看来一眼。不知为何,那叫楚辞的道士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轻声问秋瑜:“秋瑜姐姐,可知道这群道士的来历?”

  秋瑜冷冷地望着外面的动静,脑子里却在飞快回想着与她交过手的所有道士门派。她忽然皱起眉头道:“难道……难道他们是玄丘山的玄门正宗?可是,我们向来不管去招惹他们呀?你看,那个道士手里拿着的那把像弯刀一样的兵器,会不会就是玄丘山传说的斩狐刀?”

  听到这三个字,一群女妖都浑身抖了抖,除了月影以外。

  她忍不住又望向那个道士,他那眉宇之间,总有种莫名的熟悉。来不及多想了,楚辞已经带着他的斩狐刀慢慢向绿烟阁靠近。

  他忽然仰起头,视线与月影对上。月影一惊,莫不是他看到了绿烟阁也看到了自己?这下糟了,婆婆不在,姐妹们的修为哪里能跟这群道士抗衡?

  就在月影感觉到危机来临的时刻,只见楚辞扬起了手中的斩狐刀。在冷冷的月光下,斩狐刀发着莹莹的蓝光。他十分平静地对身后的人道:“大师兄,她们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