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虫峡谷(1/2)

加入书签

  昭续闻听小皇帝之言,脸上的怒容一闪而过。当下除掉身上的貂裘斗篷,让内侍呈上。

  小皇帝连忙从内侍手中抢来,用手来回抚摸,跟着又裹在身上,问内侍道“寡人穿着好看么?”

  昭续轻咳一声,那内侍连忙轻声道“陛下,您来沙漠土城找谁来了?”

  小皇帝一怔,看了看昭续这才将貂裘放开,说道“寡人……寡人要找,找谁来着?”

  内侍又道“陛下不是想念叔祖母么?”

  小皇帝连连点头“对,对!叔祖母。龙将军,寡人的叔祖母在何处?”

  龙腾一呆,随即想到这个“叔祖母”指的就是叶美景。想到此处,他忙道“末将有下情容禀,末将已与……”

  昭续打断道“雪原王可能有所不知,逆贼昭嗣作乱,皇室宗族惨遭屠戮,陛下想找一位宗室皇亲入宫。陛下遭逢大难,幼失祜侍,正需要亲眷的关怀及教导。从前陛下与孤王的皇叔妃子叶氏相处融洽,想来必是要请她入宫陪驾。”

  小皇帝小手一拍,喜道“是这样。皇叔,寡人要走了,这皮毛也带走了。”

  昭续道“陛下喜爱便好。臣等恭送圣驾。”

  其余众人又依礼跪拜。

  小皇帝兴高采烈的拿着貂裘在众人簇拥下离去了。

  龙腾见皇帝走远,忙说道“王爷,龙腾与叶王妃已经结成美眷,还望大王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请他收回成命。”

  昭续道“龙腾,你擅自迎娶宗室的王妃,令皇室蒙羞,已经犯了僭越大逆之罪知道吗?”

  龙腾道“是龙腾思虑不周,然而我们是真心相爱,还望大王成全。”

  昭续摇摇头,叹道“而今陛下金口已开,出尔反尔便是欺君之罪。依本王看来,且先如此,待你平叛妖邪过后,届时便是大功一件,到那时再请皇帝收回成命。”

  龙腾长叹一声,随即又道“还有一事好教大王知悉。末将前些时日侦知昭嗣尚未身死。”

  昭续点头说道“此事本王已经探知。皇兄被屈克护送,已经逃回了他的汛地月河城。”

  龙腾怒道“此贼乃是害死先皇与太子的罪魁祸首,怎可容其逍遥法外?末将恳请领本部军兵擒拿逆贼。届时必将饮马月河渊,将逆贼首级献上。”

  昭续摇摇头“是有轻重缓急,怎可本末倒置?如今魔教才是玛法大敌,至于月河城,孤王已经遣段坤防御,待此间之事一毕,再发兵征讨。好了,三位将军即刻启程吧,孤在此预祝诸位旗开得胜,早传捷报。”

  当下三将领齐兵符令箭,辞别昭续。

  回到叶美景处,皇帝早已派遣宫娥内侍前来,龙腾将皇帝旨意告知叶美景。二人虽说难分难舍,奈何上命难违,只得就此别过,一番依依惜别自是在所难免。

  到了雪原军驻地,龙腾将昭续将令传谕诸军,当即大军开拔。副将雷明选了十余个熟悉虫峡谷地形的斥候开路,大军便浩浩荡荡的进入了虫峡谷。

  大军行进之际,斥候不断回报,渐渐的龙腾才算明白道路之崎岖。原来大军需经万年原谷至万年谷,从万年谷到一线天,之后经生死之间、黑暗地带、石溪小径后到达虫谷地牢,之后才可进入盟重地界。

  雷明笑道“大王源出比奇,尚且不知其详,末将等更是两眼一抹黑。幸亏军中斥候队的军士本领过人,总算是弄清了头绪。这里曾经有两处默默无闻的峡谷,分别为万年谷与绝命谷。但自从那些钟乳石的缝隙中开始源源不断、蜂拥而出各式各样的百足之虫后,它们的身影就密密麻麻的充斥着整个山谷广达五重的空间,于是曾经默默无闻的峡谷变成了恶名昭著的‘蜈蚣洞’。”

  自从“蜈蚣洞”出现后,一些好奇或武艺高强的冒险者曾经想进去一探究竟,但里面曲曲折折的迷宫、无尽的黑暗与饥饿的爬虫们瞬间便吞蚀了他们的生命,纵有侥幸脱逃的也没能真正看清洞窟内的一切情景,只知道漫山遍野的虫子和蜈蚣自石缝中、角落中奔袭而来……那情景遂成为他们终身挥之不去的噩梦。于是在这高大宽敞的洞窟里,那些经过亿万年变化才形成的大大小小的钟乳石林在成为蜈蚣、钳虫们天然的养生之地的同时,也成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