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偶遇燕离(1/2)

加入书签

  *随*梦*小*说 suingla    云闻走后,我的日子清净了下来,因为我是待嫁的身份,所以我一直都待在宫里没有出去过一

  我想到我同云闻也一年有余了,再熬三个月,一切就都有了结果,尽管我在这座宫里待得时间也不短了,但是我从未好好欣赏过这座宫殿,这天,我趁着天气好的时候去逛了会御花园

  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好像是叫狭路相逢

  我和燕离是有缘分的,孽缘

  我在御花园的金鱼池旁看见了他,他转过身来望着我,都说从一个人的眼睛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心境,可我真的看不出燕离在想些什么,如果以前他的双眸里还有对我滔天的恨,那现在那双眼只能用死水来形容

  燕离说“南浔,我等的了,不过三个月而已”

  其实一直到今天,我都觉得燕离是没资格恨我的,我从没有伤害过他,反而是他一次又一次的将刀子往我心口上插

  “我也等的了”我等着上元国政权动荡,皇权覆灭的那一天

  “我说你蠢你就是蠢,你以为你抱着我六哥这棵大树,就万事无忧了?你还愿意相信别人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燕离在挑拨离间

  “我相信谁和你没有关系,反正你说的话我都不会相信,你不用挑拨我和你六哥之间的关系,你可以让我死,他可以让我生”我笑了笑,“不仅如此,我还可以看你们兄弟之间狗咬狗的样子,甚妙”

  燕离的表情愈严厉,“我可提醒你了,千万不要落在我手里,我六哥是保不住你的,那天丹娘同你说话时,我就在窗外,南诏还有一支活着的人,让我找到了,我就把他们的皮扒下来给你当衣服穿”

  燕离说出的话一般都是会去做的,他不管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认真,虽然我也没见燕离做过什么好事,我慢慢走到距燕离几步之遥的地方,我说“你们常说事不过三,但是在我这里就是事不过二了,没道理是你一直欺负我们南诏人,若你运气好,真的找到了那支南诏人,被扒皮的也会是你”

  燕离对我意味深长的笑笑,“你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呢?疼过了就该知道保护自己了,你反而上赶着来送死,我六哥如今不在你身边,你就如藤蔓没了支架一般,我想弄死你,轻而易举”他收住笑,“我没有杀你,死人才会解脱,而活人会一直痛苦”

  他说的对,只有活着的人才是最痛苦的,活着就要学会承受

  “我不会依靠任何人,你该比我懂,人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你想想丹娘死的时候不也没能依靠到你吗?”

  蛇打七寸,燕离用言语刺痛我,我也可以用丹娘刺痛他,他这种人轻易不会爱上,一旦爱上了就是动了真情,万劫不复了

  他一个早上的风轻云淡就被我的这句话打破了,他上前拉着我头皮上的头,迫使我仰视着他,他的声音真是可怕,“你别跟我提丹娘,我当初就不该杀了南雁,我就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她也做成一个蛊人,让她也活受罪!”

  我“哈”的一声冷笑,我说“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你还是一个王爷呢,可你看看你自己连个名分都不能给她,她才死几天啊?你就跟皇上请旨要娶我,你说她在底下知道,会不会气的跳出坟来?”

  云闻揪着我头的手更用力了,“她会不会跳出坟来我不知道,但是我一定会把你装进坟里去的”

  头皮的疼几乎都要逼出我的眼泪,我忍了忍,然后说“谁装谁还不一定呢?丹娘如果没有遇到你,或许就不用经历那么多痛苦,你就该及早杀了她,让她早点投胎过上好日子,你自私,你想凭一己之力留住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