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我要见到她的尸体(1/2)

加入书签

  {随}{梦}小说 {suing][la}    赵无极到底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呢?这是我在去司礼监的路上一直思考的问题一

  等我走到司礼监的门口,我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赵无极这个人反复无常,作恶多端,但是不可否认他心里是有怜悯的,对天下人的怜悯

  到了司礼监,我就看见小矮子蹲坐在门槛上,双手托着下巴,望天

  我没办法越过他进去,就开口问“你怎么在这坐着??”

  小矮子收回目光,满脸惆怅,“师父最近好无聊,他无聊了,我也必须跟着他无聊”

  我假笑,心里想,你师傅不是一直很无聊吗?

  “那我能进去找你师父吗?”

  小矮子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摇头,“不行”

  我抬起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了下来,“为什么?”

  小矮子一本正经,“师父说了,如果你来找他,不能让你那么轻易的见到,要我先拦着,一直到你哭着喊着要见他,才行”

  我忽略他的话,抬脚进去,我说“你就当我哭过了吧”

  小矮子夸张的捂着脸,“呀,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脚底一个踉跄,差点给摔着

  赵无极躺在院子间的摇椅上,闭着眼,他身边还有几个宫女给他在按摩,倒是挺会享受的

  我走过去时,他睁开眼,狭长的眸子里笑意满满,他屏退了宫女,开腔道“你可算来了,本座等的黄花菜都凉了”

  每次跟赵无极对话都是一件很累的事,我打起精神说“我跟你打个赌吧”

  对于赵无极就只能是剑走偏锋,只要你引起他的注意了,他对这件事有了兴趣,那他就一定会去做

  赵无极曾经过状元,所以一直以来他对于科举考试都是十分关注的,我原本打算和赵无极赌今年谁会高状元,我赢了,就能从赵无极这里得到一点支持,反正我不会输

  赵无极的确是剑走偏锋的人,他直截了当的说“我不赌”

  他把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全都堵住了,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转而一想一计不成,那就再来一计,我今天找他是有两件事

  这第二件事就是有关绎心公子的身份,别人不知道,赵无极一定知道,曾经的师兄弟关系,应该不会生疏的连彼此家出何处都不知道

  我从头上拔下一个簪子,抵在自己娇嫩的脸上,我大声说“你纵容我,不就是看上了我这张你魂牵梦萦的脸吗?你不跟我赌,可以,我就毁了这张脸,让你连个念想都没有!”

  赵无极从摇椅上起身,咬牙道“你把手放下来!”

  我冷笑一声,把簪子又向前递进一步,“我不!”

  赵无极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心疼的视线就落在我的脸上,他连连摆手,“你先放下,我答应你,你想问什么,说什么,你尽管说”

  我见好就收,毕竟我也不想破坏自己的脸,我放下簪子问“绎心公子到底什么来头?”

  赵无极一愣,转而笑了笑,他讥讽我,“你之前不是一直他是翩翩公子吗?怎么了,现在跟本座打听他了?”

  我无视他的挖苦,拿起簪子作势就又要划上脸,“你不告诉我答案,我就划了啊”

  赵无极的脸很臭,冷哼一声“狗仗人势”顿了顿又道“绎心公子是谁本座不能说,但你这么聪明,你一定知道的”

  我微微失神,赵无极就趁此时上前夺过我的簪子,往远处一扔

  我看了一眼簪子,没准备去捡,连赵无极都不能说绎心公子的身份,他到底是谁?我脑子里完全没有头绪

  我喃喃的问“我知道吗?”

  赵无极目光深远的看着我,“你知道的”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

  事情并没有按照我想象的展下去,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和无力感袭来

  赵无极突然开口,“你今天来就是问这个问题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