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指鹿为马(1/2)

加入书签

  ~随~梦~小~说~~suing~la    我和朝和郡主赶过去的时候,皇后已经狼狈的倒在地上,朝和郡主撇开我,就去扶起地上的皇后一

  我刚准备找一个好点的位置去看看,就一把被赵无极从身后拉开,我问他,“是你干的?”

  赵无极冲我冷哼一句,眼神冰冷,“本座小看云闻了,本座还没来及动手,燕晋就自个招了”

  我哑然,“什么?燕晋自己招的!?”

  赵无极眯着眼望着我,“你不知道?”

  按赵无极话里的意思是,燕晋是自己在庆元帝面前说出来的?燕晋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和云闻有关?我心里一连串的问号都没有回答

  从赵无极的嘴里我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赏诗大会一开始,燕晋就突然从人群闯出来,直接跪在庆元帝面前,“儿臣有话要说”

  庆元帝眯着眼,看了他半晌,“准”

  燕晋抬起眼帘直直的望着庆元帝,一字一句的说道“关于儿臣的身世,儿臣望父皇查清”

  皇后脸上的血色褪的干干净净,蠕动的嘴唇,厉声道“你退下!”

  燕晋罔若未闻,又一次说道“儿臣并非皇家血脉”此言一出,众人反应不一,刘贵妃是里面最沉得住气的,但是她心里早就翻了天了

  庆元帝拿在手上的酒杯往地上狠狠一砸,怒气冲天,“你在胡说道些什么!”今天来参加赏诗大会的人非富即贵,这件事传了出去,皇家的颜面何存!?

  燕晋依旧固执道“儿臣所言非虚,儿臣实在不忍心继续欺瞒父皇”

  庆元帝忍下心底的怒气,手上青筋暴起,“有什么事容后再说!”

  燕晋就仿佛自己去送死一般,“父皇要是不相信儿臣说的话,可以滴血验亲”

  庆元帝从高位上下来,一脚就踹上了燕晋的胸膛,指着他怒骂道“好好好,孽子,不知死活的东西,朕成全你,来人!准备一碗水!”

  不过片刻,便有宫人端上一碗清水,庆元帝也不是傻的,瞥了一眼宫人,“这水就你一个人碰过?”

  宫人赶紧点头,“是”

  庆元帝默不作声的接过宫人递过来的刀,割出一滴血滴在清透的水上,然后又把刀递给燕晋,燕晋望着那把刀犹豫了一会,没有接过来,他用牙齿咬破自己的手指,往上面滴了一滴血

  庆元帝的眼睛盯着水里的变化,看着慢慢分离的两滴血,他的脸色愈的黑,走到皇后面前咬牙切齿道“贱人!”

  皇后面如死灰,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因为燕晋先她一步把话堵死了,“母后,回头是岸”

  皇后垂着头,一言不

  所以我们一来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副局面,看起来,庆元帝是真的动怒了,皇家颜面尽失,儿子都不是自己亲生的

  我听见庆元帝冷声宣布,“将皇后和燕晋打入天牢,押后再审!”

  庆元帝之前说要杀了皇后不过是气话,他还要凭皇后和燕晋这两个筹码逼得将军府交出军权,果然话音刚落,在一旁一直没有做声的林老将军气十足的说“望皇上开恩”顿了顿又道“臣愿交出所有军权,告老还乡,求得皇上开一面”

  庆元帝盯着他半晌,“好,朕念在皇后跟在朕身边多年的份上,饶过她的死罪,但活罪难逃,皇后竟然敢扰乱皇家血脉,废去皇后之位,打入冷宫,至于燕晋”他看了一眼这个自小就和他不亲近的“儿子”,心底下那点动容一下子就没有了,“配边疆,永世不得回京!”

  说到底,这件事能这么容易就解决了,还是靠了将军府那三十万的兵权

  但是皇后一反常态没有半点回击还是让我奇怪,而赵无极也没有我想象那般开心,他大仇得报还是沉着一张脸

  赏诗大会因为燕晋的事就不了了之,独孤贵妃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就放弃提起燕落,我亲眼看见她在庆元帝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庆元帝脸色就变了,紧接着我就看见云闻跟着他们两人进了金銮殿

  赵无极也将这一切收归眼底,他略有深意的对我说“云闻是摆了一个很大的局啊,就连本座都被他瞒在鼓里!”

  “燕晋主动供出所有事,是云闻逼的?”

  “不然呢?燕晋知道自己并非皇后的儿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之前告诉了你,无非是希望你用这一点扳倒皇后,可是今日他前功尽弃,说没有人逼他,本座都不会相信”

  “你害怕了吗?云闻的心智和能力你害怕了吗?”

  赵无极捏了捏我的脸,然后笑出一口大白牙的对我说“本座怕他?下辈子吧”

  我拍开他在我脸上蹂躏的手,对上他的眸子,笃定的说“赵无极,你害怕了”因为就连我都不知道云闻怎么在短时间内让燕晋做出这样一个挣扎的决定

  赵无极略失神,清高孤傲的脸上是落寞,“你个没良心的,怎么能落井下石呢”

  突然间,绎心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