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无题(1/2)

加入书签

  ?随?梦?小说 suingla    绎心那里一直都没有动静,而云闻也依旧是每天都要进宫和皇甫言面谈,我并不知道他们整天都在说什么,直觉告诉我,他们在密谋着一件事,而我,也每天都跟着云闻进宫,我当然不是舍不得云闻才跟着他一起去的,我是觉得嘉禾很有趣,我一个人又没有什么事情做,倒不如和嘉禾聊聊天 一

  嘉禾整天没个正行,都在琢磨着怎么让皇甫言爱上她,她告诉我这是一个世纪难题

  这一天我照旧去她的宫里,她很惆怅,脸上就写着四个字,我不开心

  我看着一旁掰着手指在数数的小绿,我问“你家小姐又怎么?”

  小绿嘟嘴,“昨晚小姐好不容易让皇上留宿在这,结果今早就这样了”

  我一听,脸一红,我用手在嘉禾面前晃了晃,豁出去了问“是不是皇甫言昨晚弄疼你了呀?”

  嘉禾拍开我的手,愤愤不平道“他要是弄疼我就好了!我有胸有屁股的,他怎么就是没反应呢?我差点就脱光了在他面前!他怎么还无动于衷”

  任何的话从嘉禾嘴里出来,我都不惊讶了,我问她,“你们成亲多久了?你们……”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嘉禾说“他还是王爷的时候我就嫁给他了,他怎么这么嫌弃我呢?我哪里不好了?下回我得在他喝的水里面下点药,我就不信我不能扑倒他!”

  我只能说“下药你不怕被他现吗?”皇甫言应该不会喜欢偶人算计他的,不过我也很好奇,皇甫言为什么不喜欢嘉禾?

  原因我大致能猜到两个,一个是心有所属,另一个就只能是天生看不顺眼了,皇甫言看起来是一个冷清的人,也看不出他会喜欢的人

  嘉禾一点都不在意的回答我的问题,“到时候上都上了,谁还管他现了没有,生米做成熟饭,我就不信他感受不到我的好!”

  我看着嘉禾深陷泥潭的样子,除了叹息还是叹息,诚如古诗所云

  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我拿了一杯水,轻轻抿了一口,我问“皇甫言没有意的女子吗?”

  嘉禾眸光一顿,嘴角的笑容也浅了许多,她说“有,一直防着我呢,生怕我弄死了他的心头肉,唉,虽然我是很想弄死那个女人,但是我没这个本事,也没这个胆子”

  我放下水杯,“谁呀?”

  嘉禾咬牙切齿,“说了你也不认识,言言眼光太差了,那女的就是旷世清奇的一朵白莲花!”

  “你这是骂她呢?还是在夸她呢?”白莲花怎么听也不像是骂人的话,可是嘉禾现在样子就更不像夸她

  嘉禾冷静了许多,“我还夸她?她就是太会演戏了,人前一副无害的样子,背后不知道怎么整你呢!小七,你反正记住了,白莲花就是个骂人的词”

  我点头,“哦”

  嘉禾的性子不适合待在宫里,按照她刚刚的描述,皇甫言的心上人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手腕肯定在嘉禾之上,我不禁有点为嘉禾担心,我张嘴想说些什么,就被嘉禾打断了

  她无精打采的支着头,“真羡慕你啊,云闻只对你一个人好,那天我都看见了,他按着你的头,亲你”说到后面她还对我挤眉弄眼的

  我回避她的话,“这有什么好羡慕的,等你真正拥有了,你反而不觉得好了”那种沉重的爱,会带来沉重的负累感

  嘉禾说“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男人是那一种吗?那就是对所有女人都很好的男人,这种男人用我们那里的话说就是滥情,可是只对你一个人好的叫专情,你呀是身在福不知福,我做梦都想着言言按着我的头亲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