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是非颠倒(1/2)

加入书签

  小说suingla    苏梓瑶死死地抓着我的手腕,她可真用力,我疼得差点就龇牙咧嘴了,她和我在这里装,我比她更能装,我傻傻的问“姐姐你在说什么啊?”

  她一双水眸流下两行泪水,装模作样的说“事到如今,你还要抵死不认吗?”她擦擦眼泪继续说“妹妹,皇后今日喝了你递的茶水,就脸色青呕吐不止,我之前亲眼看见你往茶杯里倒了些什么一 ”

  “如果你真的看见了,为什么不阻拦我呢?”

  她啜泣,看着掌事姑姑一步步走近,立马道“我怎么会晓得妹妹你如此糊涂!平日里娘娘的茶里都会放些玫瑰花粉,我便没有多想”

  我刚准备说话时,便被两个太监架住,掌事姑姑冷冷的望着我,“带到娘娘宫里去,其余的人留下来给我搜!”

  我一言不,任由他们把我绑到皇后的寝宫,看起来我似乎是被吓坏了,殊不知我几乎都要笑出声来,他们一个个就像我手的玩偶,我想要怎么样,她们就表现出什么样,这种感觉甚好

  皇后这次吃了不少苦头,我见着她的时候,她还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嘴唇乌黑,脸色青,一旁的太医战战兢兢的把脉,我被迫跪在地上,膝盖被磕的生疼

  “娘娘这是毒了”

  皇后气若游丝,对着太医说道“下去配解药吧”

  “是”

  太医走后,便没有人敢开口说话,我低着头,等着接下来的好戏

  突然间,皇后拿起手边的茶杯朝我狠狠砸来,切齿道“贱人!”

  我的脸被茶杯磕破,从额头流下几滴血来,我动都未曾动一下,只是俯下身,将头磕在地面上,“娘娘息怒”

  这时候,掌事姑姑带着之前那群人回到皇后宫里,他们似乎搜到了很多东西,瓶瓶罐罐的加起来有一个饰盒那么多

  我有点心疼,这些可都是我好不容易才配出来美容的药膏啊,但是比起我的药膏,我更心疼的是太医,刚刚才被允许下去配药,现在又要被传上来,他那把老骨头能吃的消吗?

  皇后在掌事姑姑的搀扶下,缓缓坐起来,背靠着枕头,对嬷嬷颔示意,让她将药膏给太医查查

  太医仔细瞧了瞧,又闻了闻,最后目露难色,“娘娘,这些都是女子用来美容的药膏,但里边也确实有水仙花粉”

  太医刚刚说完,我的目光便向苏梓瑶望去,只见她一脸得意,

  她这种表情是应该的,她以为她栽赃陷害的阴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她可能也以为我今天必死无疑,可是马失前蹄,错就错在她太小看我了

  皇后抬起眼帘,目光落在苏梓瑶身上,却转而问向太医,“本宫的是什么毒?”

  “回娘娘,是剪刀树”

  苏梓瑶一听惊呼出声,“不可能!”

  皇后的眼光如利刃般划过她的身体,声音像透着血一般的吓人,“苏梓瑶,你不是告诉本宫亲眼瞧见她将水仙花粉倒进茶里吗?”

  苏梓瑶脸上的血色尽数退去,“奴婢亲眼所见!绝不敢欺骗娘娘”

  我在一旁适时开口,“那水仙花粉是苏姐姐让我去太医院拿的呀”

  “你胡说道!我什么时候让你去的?”

  “姐姐为什么要撒谎呢?”我硬是挤出两滴泪

  “皇后娘娘你相信奴婢”她的声音都变调了,她转而瞪着我,“一定是她,是她含血喷人!”

  我没有说话,暗暗计算着时间,果然,皇后平日里养的猫突然从门口跑进来,四只爪子狠狠抓在苏梓瑶的身上,“喵喵”的叫个不停

  我知道,此时此刻已经不需要我再多说些什么了,猫对剪刀树的味道比人还要敏感,关键是猫不会撒谎

  太医看见这只猫的行为,尴尬的都不会说话了

  皇后冷哼一声,即便是身体虚弱,说出来的话依然威严十足,她狠声下令道“拖下去,杖毙!”

  苏梓瑶被拖了出去,边哭边喊,“娘娘,奴婢是冤枉的!”

  我看着她绝望的神色,心情大好,其实苏梓瑶的手段算不上高明,至少同皇后的手段相比真是都不够看的

  剪刀树的毒我若是贸然放在苏梓瑶的房间里,再让嬷嬷去搜就显得刻意,可是众人皆知,猫对剪刀树的味道极其敏感,何况这是皇后自己养的猫,它扑在谁身上,大家自然就认为谁身上用过剪刀树的药粉

  我来之前就用图匹水洗过澡,我身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