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国破家亡(1/2)

加入书签

  {随}{梦}小说 {suing][la}    庆元5年,七皇子燕离率2o万大军南下,三日后,南诏族灭一   自此,上元国和北元国两分天下,一南一北

  自上元国开国以来,便没有生过灭族这种事,哪怕是附属国或是边境有异至多动军队镇压,像是灭族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是少有,何况是盘踞在南方边境势利最为强大的南诏国

  此次出征,没有透露半点风声,等众人反应过来,大军压境,早就到了南诏和上元的边境,河伯城

  上元国七皇子燕离的母妃是颇为受宠的刘贵妃,七皇子也一向以温尔雅著称,此次灭族的举动也是让人难以置信

  而此时的河伯城,四处都是身着盔甲的士兵,搜刮着城的南诏人

  忽的,一阵马蹄声传来,我看见一名将军手持利剑,面色冷漠的坐在马上,望着聚集的市民,冷声道“七皇子有令,现南诏人须立即上报,知情不报者,斩南诏人天性恶毒,善用蛊毒害人,若有南诏人反抗,可就地处决”说完便扫视着人群,像是在寻找什么,随即调转方向,率兵而去

  我站在人群,耳边听不到市民的议论声,胸口是巨大的恨,那种恨意将我压的喘不过气来

  几月之前,那个教我读书写字,允诺我一世安好的男子,那个温柔解意疼惜我的男子,摇身一变成了上元国的七皇子,带着千军万马,踏破我的家园

  我记得他曾说过,要以最精致的绸缎,最珍贵的宝物,最华丽的嫁衣,迎娶我

  那日,他褪去儒装,一身戎马,左手拿着剑,右手拎着一颗人头,一步一步逼近我,南诏的土地上遍地的红,那是血染出的颜色,他温柔的笑,“小七,你看,我以血为绸缎,以人头为宝物,以人皮为嫁衣,我娶你好不好?”

  我呆呆的望着他,看着他慢慢举起手的人头,那是我阿爹,一直疼我宠我的阿爹,我凄厉的哭喊着,看着他杀了我的父兄,我的子民

  我声音嘶哑,一遍又一遍的问他,“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燕离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将手里的人头随意一丢,圆圆的人头滚了好远,他说“你觉得呢?”

  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我拼命的摇头,“我不知道”我看着他俊俏的脸,突然想起一件事,“你忘了吗?我阿爹救过你,替你解过蛊毒,我们南诏人是你的恩人,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看着他的脸色变得铁青,他咬牙切齿的说“我在报恩,血蛊在我体内呆了十二年,大恩大德我只能拿你南诏的江山来报了!”

  他好像看出我的疑惑,继续说“你不知道吧,我的血蛊就是你的母亲种下的,杀了你们都难解我的心头之恨”

  我不相信,声音颤抖的不像话,“你撒谎”

  他瞥了我一眼,一步步逼近我,眼光放肆的打量我的身体,“我最喜欢的就是你的皮囊了,我一直都在想用你的皮来做灯罩,终于有机会实现了”

  我瞪着眼珠看着他,他挥一挥手,我看见从他身后射出无数支箭,紧接着就是一阵利剑刺过皮肤的闷哼声,我转过身去,南诏的皇宫已经成了屠宰场,遍地的尸体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了你吗?”我听见他慢悠悠的说

  “你不敢,你还想得到耐冬花”传言耐冬花能解百毒,更能让人长生不老,每一年因为这朵花而死的人不计其数

  “对,你们南诏人很有骨气,我杀了这么多人没一个人肯开口,你放心,我会继续杀下去,我就不信我遇不到一个怕死的”

  我在心底冷笑,笑他的愚蠢也笑我的天真,耐冬花早就在替他解蛊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