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开始背叛的心(四)(1/2)

加入书签

  宸熙三十四年,八月下旬,大邺皇储次子,满月之礼,上甚是欢喜,邀请宗族权贵,臣工女眷,于华盖殿前,行庆贺大礼,君臣举杯痛饮。小说suingla

  即是如此,京都中,五品以上的臣工以及有品级的女眷,以及皇室宗族,勋贵世族,权贵门阀皆要到场,否则便是抚皇帝的面子,相信没有几人能做到的。

  当日旁晚开始,华灯初上,淡淡的龙涎香蔓延开在宫苑中,红毯从起始处迤逦到帝后的高座,曲觞流水般的华贵铺陈在亮敞的华盖殿上,宫女太监们如水般穿梭,琉璃酒盏中,仙琼玉露倒映着盛大的宴会,好一派尊贵的皇家气派。

  盛宴比平常大许多,尊贵的贵宾一**地涌来,放眼望去,每次来的人,都是一大堆群人陆续而至,像是拖家带口的来,可不是,特别是豪族世家,一大家子便是四五十个,嫡子庶子嫡女庶女的,还有什么侄子侄女远方表亲的,可不要拖家带口。

  “高门世族中,最好这一口。”言溯端着紫琉璃的酒盏,啧啧评头论足着。

  左边坐着仁县主苏睆,右边坐着西宁候世子蔡佑。三人皆是孤身一人,单独赴宴,自然坐在了一块,和言溯一块东瞧西瞧,讨论这个评论那个。

  其实严格说,孤身一人只是言溯。蔡佑虽为质子,在京还有叔父的一双儿女堂弟堂妹,堂妹还是太子嫡女荣宁郡主的伴读,可蔡佑自幼与他们不亲,在路上遇上,当做没看到。话说起来,母亲陈氏母族的表兄陈家九郎陈勇,都来得比堂兄妹亲。

  再说,仁县主苏睆,她是苏氏的族人,父亲是户部尚书苏的胞弟,下方宕州,不在京中,母亲平衍长公主也跟随丈夫去了宕州,父亲挚爱母亲,只她一女。堂姐宣王妃趾高气昂,堂弟苏钰浪荡不成才。苏睆对苏氏并没什么好感,和他们一起来,只怕会吐出来。

  蔡佑,苏睆也算是京中奇葩人物了。

  此刻,宾客们大半皆至,沈氏,汪氏,陈氏,崔氏,苏氏,孟家也快到了,除却蔡氏在京中族人不多,其他权贵豪族,大概皆会来。早已在席中热情地客套起来。

  一盘大杂烩啊,言溯将酒盏递到扬起的唇瓣处,不动声色地冷眼旁观,今夜这一出唱念作佳的大好戏。

  “皇室宗族的人,尚未到齐。”苏睆观察一周,懒懒地半个身子靠在桌子前,无聊道。

  席中已到的人,开始互相谈天说地,交换酒盏。言溯,苏睆,蔡佑这一桌,只有他们三个人,且在暗处,故没什么人上来敬酒。

  “重要的人,总要最后到齐。”言溯到宴会上,唇边的笑容从未断过,十分诡异。

  夜风吹过,苏睆搓了搓手臂,不由道,“你笑什么?我看你好像没停过。”

  “不好意思,”言溯笑盈盈道,“只是,想起一会儿大氏族的会面,以及后续可能发生的事情,止不住想笑。”

  幸灾乐祸,苏睆大有深意地瞥着言溯,好似说,我看清你了。

  “你们看!”蔡佑突然道,指向入口处。

  苏睆和言溯一同看过去,入口处一群人闹哄哄地围在一起,为首两人鬓发斑白,皆是身材魁梧,精神焕发。左边一人比右边的人稍微矮些,眼亮敞锐利如鹰隼,肌腱像海浪般涌起,老而弥坚而右边的人则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股世家的优雅气度,更显得英武儒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