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2)

加入书签

  招展的,自己让花匠费尽心力栽种的那一株长错了地方的弄蝶……

  直到现在方才开始思量,一个根本不知怜悯和爱恋为何物的人,居然这样放肆地利用他人珍之重之的感情,直到最后扼住别人的咽喉都未曾放松分毫,这样的棋局,是否狠厉了些?

  如当日利用母后对自己的爱意,刻意带着无毒的糕点慢慢挪到慈感殿,留待时间让母后自缢身亡,以允给自己没有威胁的太平天下;又如现在,利用右丞的爱和愧疚欲要套出羊谷起事的枝枝叶叶……

  却一直没有考虑过,这样虚无缥缈的眷恋,到底何德何能让这些位高权重退路多多的人,甘愿放下上上之策,弃心中理智于不顾,知其不可为地选了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向?

  “陛下,更深露重,夜色愈晚愈凉,陛下保重身体早些回去安歇吧?”耳畔传来随侍太监的叨扰声,尽欢帝正欲回头突然见不远处花丛里白衣翻飞,连忙将食指移到唇边作了个噤声的手势,而后缓缓看向让自己有些错愕的来人意外登场方向。

  入夜以来大皇子已在御花园墙边驻足许久,闻见内里声息全无方才顿足腾空而起,一个利落的翻飞跃过围墙,在朗月普照下添了比白日更多魅力的花园中悄然漫步。行过清香四溢的桂树林,在水光粼粼的湖畔徒劳却是兴致盎然地搜寻了一会儿游鱼,缓步恍如架空的水廊上且行且看,接下来的方向无意中一如白日里尽欢帝携着菀妃的手游园的路径。

  果然有专人侍候着的园子,和自己那个随性栽种的苑落不一样呢,端庄宁静地一如自己在宫人面前的形象。若它取悦的是帝王,那自己又是为了何人假作言行温文,淡泊致远?

  待到远处丹桂的芳馥逐渐消散在了空气中,大皇子突然微微皱起了鼻子,而后朝着浅浅发出熟悉腥臭味的方向走去,心中疑窦陡升:近些年来,觑着没人晚上便会来这里闲逛,从未见这里有何腥风血雨,今日难道有个想不开的宫人在这里自裁了?

  不自觉间走到尽欢帝隐匿的洞门前,在白日那亭子边停下脚步,衬着头顶朦胧的月光蹲伏下身,眉心微微拢了起来:从表面看来,似乎风平浪静全无异样,只是这片是新近才填的土,却丝毫掩不住由下而上冲出来的血腥味。这样的味道自己嗅过不下千次,厌恶也好不耐也好,自己身上心中已经铭刻下了这种味道,想甩脱也甩脱不了,想忘记更是全无可能。

  若是有人在皇家花园内动手,却有闲情雅致和充足时间清理了现场,那么这人无疑便是坐拥天下,且有自主权力,所以可以心安理得夺走别人生命的,九五至尊了。

  想到这里,大皇子拢着的眉心又紧了几分,止住心中不自觉忆起的那人脸上的分分毫毫,合起掌来当地跪了下去。不是为了那人,自己这样做绝对不是为了那人,只是因着冤魂在这园子里经久不散,无辜的花木之魂会多受侵扰,所以自己才要这样做的。

  二目垂帘,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尚未凝上注意力不够集中的双眸,便觑着了自己胸前合拢的双手:关节修长肤色莹润,指尖泛着乳白色的浅浅光泽,在头顶柔柔投下一地月辉的玉镜笼罩中显得纯粹脱俗。

  看着看着大皇子微微叹出一口气,仿佛看到洗净的双手上又蒙起了片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