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冲突(1/2)

加入书签

  伍先后取了三个老婆,但是三个女人都在结婚后没多久死于意外。自五年前第三人老婆因为肝癌去世后,他原本便绝了再次结婚的念头。不成想后来遇见了现在的老婆,也算是一见钟情,咬咬牙再次进入了围城。

  他现在的老婆比他小了十几岁,两人是在一次旅游中认识的,名叫汪燕,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汪燕此人老实本分,cāo持家务也很有一手。今天是老公五十四岁的生ri,桌子上的十几个丰盛的菜肴都是她一个人弄出来的,这点让一旁的罗田玉和黄伯俊很是羡慕。

  这次生ri餐只有他们三个人,酒桌上觥筹交错,整整喝掉了半件白酒。黄伯俊更是两人主攻的对象,一个人几乎喝了有两斤多,此时已经是神智恍惚了。看着他略带迷离的脸庞,伍两人不由暗自松了口气。黄伯俊的酒量完全不像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身体状况和他的脸庞极其相符,喝起酒来就是个二十多的壮小伙,让酒jing考验的两人差点没有把自己喝翻,合力之下才有了现在这个战果。之前他们也曾旁敲侧击的问过,但是黄伯俊的口风非常严密,丝毫不泄露出半点信息。现在两人的酒量也已经到位了,只能再次试试了。

  “老黄,额。”罗田玉脑袋也有点眩晕,不过还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打了一个酒嗝,他凑到黄伯俊身前,揽着他的肩膀,说道:“你还真不像个老头,有什么秘诀,给兄弟两个传授传授嘛。”

  正在一旁喝着热茶的伍心中一震,端着茶杯的手将茶水洒落了几滴出来。不动声sè的将桌上的茶水擦了擦,他不由竖起了耳朵。

  “有……有屁的秘诀。”黄伯俊现在思想已经被酒jing侵蚀的混乱起来,只觉得眼前所有东西都在晃动着,整个人就像漂浮了起来一般:“还不是……还不是玉……玉髓。”

  “玉髓?”罗田玉两人心中闪过一道亮光,可是当他们还想继续询问时,却发现黄伯俊已经瘫倒在桌上人事不省了。

  之后,也许黄伯俊也意识到了什么,对两人逐渐疏远起来。而罗田玉两人在黄伯俊那碰了几次不硬不软的钉子后,也明白自己的企图已被别人察觉了。之后,两个人通过各自的关系对此事进行了调查,所得甚少,只打听到他的变化似乎和手中的一幅画卷、一尊玉石雕像有关。而且在几年前,他去过了一次锦鸿市,所有的变化都是自那以后开始的。

  但是所有的调查在黄伯俊突然失踪后都停止了下来。实在没有办法的两人,铤而走险的雇佣了一个小偷,准备进入黄伯俊的家里将两件物品偷出来。那尊饕餮造像倒是很顺利得手,可是那幅画卷因为黄伯俊保管的过于严密,并没有让那位小偷偷到。

  让罗田玉没想到的是,因为人是伍找的,东西到手后却被他给私自扣留了下来。他也曾经找上门去理论过,甚至威胁过要报jing。可是这种事情他也参与了不少,如果东西在伍手里说不定还有转机,碰了几次钉子后,两人之间便势如水火了,很有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趋势。不过这两人心里清楚,因为这件事情的牵连,总有一天,他们还是会联系的。

  之后的事情秋宇翔都清楚了,李红拍卖的画卷被罗田玉所得,两人终于时隔多年后再次联系,相约共同探秘黄伯俊年轻之谜。不成想,在这个关键时刻,伍也突然失踪了。罗田玉花费大价钱从汪燕手中买下了那尊饕餮。闭门研究许久后,罗田玉还是从那幅画卷中得到了一些线索。通过查询,将目光锁定到了黄伯俊曾经去过的锦鸿市望泉乡那块地上。

  “黄先生又为什么对这个地方如此感兴趣呢?”听完罗田玉的讲述,秋宇翔沉思了一会儿,微笑着对着黄子雄说道。

  黄子雄还沉浸在罗田玉的讲述当中,之前两人也聊过相关的事情,但是并没有现在他讲述的如此详细。听见秋宇翔突然叫道自己的名字,他的心里不免一突,一股怒火却是上来了。

  黄子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年轻的时候几乎吃喝piáo赌样样俱全,在当地纠集其了一帮人,垄断了整个地区的生鲜市场,可以说是当地一霸。后来通过金钱开道,结交各路人马,慢慢将自身身家洗白,形成了一张利益交割的关系网,甚至于还当选了当地的人大代表,风光无限。虽说早已退出了黑道,但是那些年的杀戮还是留下了痕迹,即使如何修身养xing,充斥在心中的那股yin冷之意却不是那么容易消散的。

  正当黄子雄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旁边的殷姓老头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黄子雄打了一个寒战,有点发热的脑袋顿时冷静了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