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凤尾花(1/2)

加入书签

  宏县,某宾馆总统套房。

  看着一脸好奇打量着自己的庄玉茹,秋宇翔心中升起了一丝温馨。这就是亲人呀。从刚认识庄玉茹的时候,他便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想不到短短几天,就证实了他的猜测。

  “玉茹,把你的玉佩拿出来。”看着眼前这对儿女,张晓霞觉得异常高兴。秋宇翔的温文尔雅,庄玉茹的漂亮可爱,她突然觉得老天对她还是挺眷顾的。

  乎猜到了什么,庄玉茹从心口处拿出了一块吊坠。

  这是一块上等羊脂白玉,雕工jing湛,团团云纹缠绕盘旋,在白玉正中雕刻着一只展翅翱翔的鸢鸟,栩栩如生,整个白玉晶莹剔透,就好像有一层油脂包裹在上面,泛着柔和的光芒。看着庄玉茹手中的玉佩,秋宇翔也慢慢从脖子出拿出了一块犹带体温的玉佩。

  这块玉佩和庄玉茹的几乎一一样,只是在正中位置刻着一条蜿蜒盘旋的飞龙,龙鳞片片可见,姿态高傲,俯瞰众生一般。

  “哇,老妈?!”庄玉茹看着秋宇翔那块玉佩,转头看着张晓霞,一脸的紧张。

  关于自己有个失散的哥哥她当然知道,母亲也没少给她说。而且这么多年,父母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她也总是幻想着自己的哥哥会是什么样子,没想到今天,却意外遇见这个自己在梦中幻想了无数次的亲哥哥。

  “哥——”庄玉茹没多想什么,一下便扑到了秋宇翔怀里,就像只撒娇的小猫一般,不断的用柔嫩的脸颊在秋宇翔口上蹭着,眼里忍住不流出了高兴的泪水。

  一旁的张玉宁在刚开始的迷茫后,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看着赖在秋宇翔怀里的庄玉茹和含笑而立的张晓霞,脸上也挂起了一丝兴奋的笑容,望着秋宇翔,低低地叫了声“哥”。

  本来庄玉茹是因为太过激动而扑到了秋宇翔怀里,可是抱了一会,却觉得哥哥身上似乎有种特温暖的感觉,和父母不同,这个怀抱让她有种安全、温馨的感觉,突然好想一辈子这样被哥哥抱着。

  此时的她突然想到什么,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庞,撒娇似的说道:“哥哥,第一次见妹妹,总要给礼物吧。”

  “玉茹。”张晓霞连忙出声阻止。在她看来,自己这儿子从小在山里长大,哪里会有什么礼物,生怕这个被自己宠坏的孩子作出什么无意间伤害到秋宇翔的事来。

  秋宇翔微笑着对母亲摇了摇头,抱起还赖在怀里的庄玉茹,点了点她挺翘的鼻子,温柔说道:“还不起来,看你的脸都成小花猫了。这样抱着哥,怎么给你拿礼物?”

  刚说出那句话,庄玉茹就心里一阵后悔。找到哥哥的喜悦似乎冲淡了一切,让她忍不住要起了礼物。可是想到哥哥这么多年都没在大家身边,生活一定过得很苦,便有点埋怨起自己来。不过一听到秋宇翔似乎还真有礼物,不禁心中充满了好奇,一下从他怀里跳了起来,眨着一双大眼睛一动不动盯着秋宇翔。

  看着秋宇翔送给庄玉茹和张玉宁的两个礼物,张晓霞简直是目瞪口呆。不是礼物太寒酸,而是出奇的贵重。

  儿子给女儿的礼物是一对宝石耳环,清澈明亮、晶莹剔透,那一抹炫目的翠绿,仿佛体一般温润流淌。祖母绿,绝对是祖母绿。这一对耳环的价值,绝对不下百万。转头再看张玉宁手中的翡翠镯,她已经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帝王绿玻璃种。这两样东西如果拿到拍卖行,绝对是百万级的拍品。

  和庄玉茹的单纯不一样,看着已经迫不及待带上耳环的玉茹,张玉宁显然知道手里这个玉镯的价值,一下有点踌躇起来。

  “怎么,看不上哥哥送的礼物?”秋宇翔玩笑似的看着张玉宁说道。

  “收下吧姐姐,这可是哥送的第一件礼物呢。”庄玉茹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般,昂着头。在哥哥拿出礼物的那一瞬间,她便知道这东西绝对不凡。毕竟是生活在这种生活圈里,高档的东西也见过不少。但是想到这是哥哥送的,不要白不要,满心欢喜的便拉着母亲炫耀起来。

  这两样东西是秋宇翔在云省帮助一个据说是什么宝石大王的人解决了一件事别人送的,他只是知道很值钱,但是具体价值多少也不清楚。钱财对他来讲并不是很重要,也不是很看重,如果他需要钱,绝对有一大批人送上门来,这点在五年的辗转各地中他已经是深有体会。虽然他不是很在意金钱,但是帮别人解决了一些诡异事情后拿取报酬他也不会拒绝,至今他卡上有多少钱他自己也不知道。看着自己妹妹那种欣喜的神情,他突然有种要将世界上所有好东西都给她的yu望。看来这才没多久,他心中对妹妹的溺爱已经开始发酵了。

  “宇翔,这东西太贵重了。”张晓霞还是觉得给女儿如此贵重的东西不太合适,斟酌着向秋宇翔说道。

  “妈——您老管着我。你每月也才给人家那么点钱,罗家那对姐妹都笑话人家。哥好不容易给人家点礼物,您也要没收呀。”庄玉茹撒娇似的拉着张晓霞的手说道。

  “玉茹,咱家不讲这些,你小心被你外公念叨。”张晓霞也知道相对于同级别的人家,自己虽然宠爱这个女儿,但是本家一直以节俭持家,给的生活费是少了点,全以够用为原则。

  “好了,妈,我也就这么一个亲妹妹。男孩穷养,女孩富养。以后小妹的生活费这些我全包了。”秋宇翔笑着说道。

  “翔儿,你不能这样,会宠坏她的。”

  “没事,这么多年我也没尽一个哥哥的义务,以后哥哥给这小家伙补回来。”秋宇翔温柔地这庄玉茹额脑袋,轻轻说道。

  “哥——”庄玉茹一下又扑到了秋宇翔怀里,虽然留着泪,但是小嘴里还是不断呜咽着:“我有哥了,我有哥了……”

  看着眼前一双儿女,张晓霞又哭了,这次,洗去了几十年的悲哀,是幸福的泪水。

  一家四口就在酒店吃了晚饭,然后庄玉茹又缠着秋宇翔将他的事仔细说了一遍,不时加上自己小时候的趣事,一家人显得其乐融融。不过,当秋宇翔隐晦的提起他的父亲时,张晓霞脸sè便一下变了。

  “别给我提那个混账东西,当年要不是他提议,我也不会和你失散二十年。现在儿子如此出sè,我让他后悔去!”张晓霞一提起秋宇翔的父亲庄思军,满脸的愤慨。

  庄玉茹吐了吐小舌头,看着秋宇翔一脸额无奈。自己爸妈在哥哥的问题上一直在闹别扭,不过老爸一直对自己比较好,找到哥哥这件事,怎么能不告诉老爸呢?在所有人没有注意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