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么要放弃呢?”伊思毫不迟疑地说道:“我不但可以重新建立天河国,而且还可以达到父辈们没有达成的目标,让天河国强大,你也应该为这个目标奋斗的!”

  绾贞呆立了半天,才摇摇头,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为天河国所尽的力已经尽到了,现在只是不想看到我的同胞哥哥出什么事情,所以才向于凤舞姐姐请求来劝说你的,现在看来我是白来了。”

  “等等,”伊思看到绾贞转身往外走去,便出声叫住她,“你还要回去吗?还在留在哥哥的身边吧,我们天河国脉的人就只有我们两个了,难道还要分开吗?

  而且你不想看到哥哥建立个新的强大的天河国吗?难道不想帮助哥哥吗?”

  绾贞猛的转身,“我现在已经不是天河国的人了,我是法斯特帝国东督,青州总管叶天龙的妻子!如果想留下我的话,那只有把我的尸体留下了!”说罢,转身走出了大帐。

  “慢着!”伊思从后面疾冲而出,口中大叫道。

  但他的手还没有碰到绾贞的身子,就觉得眼角处人影动,股强烈的劲气冲到,将他的手震开,接着是记强劲的爪劲袭向自己的头面,让他除了往后退以外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龙灵儿站在绾贞的身边,怒目看着伊思,“你想干什么?”

  看到是这个当初在艾司尼亚轻松击败自己的少女,伊思是又气又恨,但也不敢再冲上去,免得在众人面前大丢面子。

  在伊思身边当护卫的数十名大汉可不知道龙灵儿的厉害,当下便要冲上来,而这边近卫团的战士也不甘示弱地亮出了武器。向飞不禁暗暗叫苦,不管如何,现在是在天河新军的大营里,身边可是有数万名天河新军将士,自己这些人如果真的冲突起来,绝对是有死无生,但事到临头,也只有拚了。

  “都给我住手!”阳建大喝声,“太不像话了!”

  见到阳建这样的发怒,天河新军的那些士兵也就只有停住脚,拿眼睛看他们的主帅伊思王,见到他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呆呆地望着绾贞,便慢慢收起了武器。

  绾贞神情复杂地望了阳建眼,在龙灵儿的保护下朝自己的座车走去。

  看到绾贞走向她的座车,阳建口齿启动,但半天也没有说什么。快要到车门的时候,绾贞手拉住车门的把手,边转身对阳建说道:“大人多多保重!”

  刹那间,维尼看到阳建的眼中闪过晶莹的光芒。再看伊思,也好像傻了样,只是望着绾贞慢慢上了座车。

  绾贞的车队行出了大营,伊思和阳建他们回到大帐,维尼就忍不住问道:“殿下,她到底是”

  伊思黯然地说道:“是我的妹妹!”

  “那绝对不可以让她走的啊!”维尼惊叫道,“殿下,她也是天河脉的,怎么可以让她成为敌人的员呢?”

  伊思摇摇头,“我不能照顾自己的妹妹已经很对不起父王了,如果再让她不快乐的话,真是”

  “殿下!”阳建对伊思说道:“现在只有这样做了,凡是成大事者就必须要有所舍弃的。现在是为了天河的大业,不要想太多了!”

  维尼叹道:“我还是建议把她追回来,毕竟她是我们天河的份子!”

  伊思摆手道:“不要再提这些事情了,我们还是再仔细计议下攻打安阳的计划吧!张秀雅等下来的时候,我可不想被她看轻了!”

  维尼笑,他知道张烈把自己的妹妹派来的最大原因是想让伊思和张秀雅之间能够有感情发生,直以来,张烈就想把他的妹妹嫁给伊思,好使得天河国的权力真正完全落入他的掌握之中。

  见到伊思和阳建要开始讨论,维尼便找了个借口,到大帐外将手下的心腹召来密密的交待了番,然后若无其事地返回大帐。

  "149"

  车队刚转过青牛岗,龙灵儿便下令让向飞护送着绾贞的车队先回安阳,她带着近卫团的战士要留下来殿后。

  向飞先是愣,随即向龙灵儿提议道:“是不是让卑职带人在路边设伏?”

  龙灵儿的眼中神光现,看不出来这个家伙还真有些能耐,居然从自己的只言片语中就得到了正确的判断,而且还敢做出这样的提议。

  “可能他们来的人马会很多的哦!”龙灵儿笑了笑,提醒向飞道。

  “大人放心,人如果是遭遇突然的袭击,根本无法马上有清晰的判断,只要有那么会儿功夫,我们就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了。”

  向飞恭敬的语气中透出强烈的信心,接着他向龙灵儿简单介绍了下他心中的计划。他带着人埋伏在青牛岗旁边的树林中,等敌人和龙灵儿她们交战的时候,突然从后面发动袭击,然后再看情况而定,如果敌人少,就将其夹攻歼灭,如果敌人的数目庞大,那么他们也可以从青牛岗那边撤退。

  “好,就照你说的做!”听罢向飞的话,龙灵儿不禁暗中点头,果然如于凤舞所言,这个向飞无论是胆识心智还是武技,都是相当出色的,他日后定可以在天龙军团占有席之地的。

  “金达,你带着骑兵护送绾贞夫人回城!”向飞见到龙灵儿同意他的提议,不由得精神大振,连忙照龙灵儿的吩咐让自己的副手带着麾下的骑兵先期护送绾贞的车队离开。

  作为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骑兵,向飞如果想在法斯特军中出人头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他再有才能,也没有发挥的地方,因为只有立下极大的功劳才可能升到骑士这个阶层,然后才可以有指挥百人以上的权力,在将领的名单上占有个小小的角落。

  但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叶天龙这样完全不按牌理出牌的主帅,将计无咎这样在法斯特军部看来就是流寇贱民的人任命为自己的参军,而慧眼识货的计无咎又将他推荐给了有着美女战神称号的于凤舞。可以说,别人花费辈子的时间都可能做不到的事情向飞却在短短的个月里做到了,现在就是看他自己的实力能够做到什么样的程度了。

  心中十分清楚自己应该如何去做,向飞笑着向身后近卫团的战士说道:“各位兄弟,待会儿请大家听在下的号令。”

  这时向飞和两百名近卫团的战士已经到达了青牛岗的树林中,而龙灵儿身边就留下了百名的近卫团战士。在行进的过程中,向飞发觉到这些近卫团的战士不愧是经过静心挑选的近卫,他们个个气势沉稳,步伐矫健,天龙军团精锐中的精锐这个称号点也没有错。可以说,他们中普通的战士的身手都足以和百骑长级的将领较长短,那些百夫长类的则足以让不少的千骑长汗颜了。

  知道自己的份量在天龙军团中,可能还不如这些叶天龙身边的近卫,所以向飞的话说得十分客气。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近卫团的战士却显出了优良的战斗素质。

  “百骑长大人客气了,既然我们团长大人让我们随向大人行动,自然我们会服从命令,依照号令而行。”说话是近卫团中的个百夫长。

  向飞的心下子放了下来,他是生怕这些战士如果对他这个新进将领毫不在意的话,那么下面的指挥就麻烦了,看来现在他是白白担心了,这些近卫团的战士不愧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精锐战士。

  “那我就不客气了。”向飞含笑说道,随即脸色正,“现在把大家的位置先确认下。”

  因为向飞所带来那百名骑兵是轻骑兵的装备,所以他们离开之后,将身上的弓箭留了下来,交给了近卫团的战士。向飞让百名近卫团战士把他们背后的标枪卸下来,给他们的同伴,然后让他们装备上骑兵的弓箭。幸好近卫团的战士都经过弓箭的训练,不然的话,普通的步兵还真的不怎么懂得使用弓箭。

  让使用弓箭的近卫团战士站在后面,向飞和百名近卫团的战士在埋伏在他们的前面。轻骑兵的弓箭是按照标准配备的,壶箭是三筒,筒有十二枝鹰翎箭。

  在向飞的指挥下,近卫团的战士将筒十二支箭排放在脚旁,方便顺手,他们所埋伏的地方也相当巧妙,刚好是个坡度不大的斜坡,坡脚是稀疏的灌木,顺着斜坡上来,草木逐渐密集起来,到他们埋伏的地方已经是相当茂盛的树林了。

  手持标枪的近卫团战士就埋伏在林子的边上,因为他们的标枪射程相对于弓箭是要近不少的,如果有敌人冲过来的话,他们还要起到掩护弓箭手的作用。

  切都是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完成,现在向飞他们唯可以做的就是等待。

  所幸他们的等待没有多久,先是脚下的地皮开始发生微微的震颤,然后就是蹄声震天,烟尘扬起足有半天高。天河新军的追兵赶到了,从将旗上可以看出是天河新军的先锋营,为首的大将就是库普。

  因为时间仓促,接到维尼的指令,伊思手下的大将战峰也只有先派出前锋营的库普带上前锋营的八百精骑兵前来追赶绾贞的车队,因为只有这些部队是从来不解甲随时待命的,他则集合起大部队随后跟进。

  正被刚刚的落败弄得满肚子火气的库普接到战峰派心腹传达的军令,马上跳上战马,带着他先锋营中的八百精骑火速出发了。

  路快马加鞭,库普生怕赶不上敌人,所以催动胯下的战马是毫不留情,口气追到了青牛岗,他突然看到了幅令人难以置信的场面。

  在大道的尽头,正站着个娇小的身影,在她的身后是排列整齐的队伍。所有的人好像在等待什么东西,就这样静静的站立。

  随着战马越跑越近,库普发现就是刚刚护送法斯特特使车队的那些士兵,在他们前面站立的是个身材娇小可人的少女,身精致贴身的衣甲透出了无穷的魅力,特别是那双修长雪白的大腿,在下面高高的战靴和上面窄窄的皮裤之间闪动着令人窒息的光芒。这样清秀绝伦的长腿美少女应该是需要好好疼爱的,怎么会站在这样的地方呢?

  看到天河新军的队伍越跑越近,龙灵儿的嘴角泛起丝轻松的微笑,她慢慢踏上了步,让自己的位置处在了由近卫团战士所列的三角阵势的顶端。

  这时候,天河新军的骑兵都已经可以看清楚龙灵儿的相貌了,这实在是出乎他们的认知,看到这样多如狼似虎的骑兵呼啸着冲过来,这个美丽的少女居然好像在看群小猫般,不,甚至是在看群蚂蚁,从她的神情中看不到丝毫的动摇,平静地近乎他们是不存在的。

  蹄声震天,二百步,百五十步,百步,越来越近了。

  龙灵儿好似闲庭信步般的又上前了步,库普心中闪过不详的感觉,也许敌人有什么诡计吧?不可能就这么少的人竟敢正面硬憾八百精锐的骑兵。

  “也许是前面的路上有什么陷阱吧?对,应该是挖了不少的陷马坑,等我们冲上去就会掉进去了,定是这样的!!”

  心中这样的念头闪而过,库普猛地带战马,只手高高扬起。

  “全都停下来!!”大吼声压下了震天的蹄声。

  骑兵们纷纷用力带住胯下正在奔驰的战马,时间队伍出现了嘈杂的声响,好阵子才平息下来。

  “早知道你们会动这样的鬼主意,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你们了。”

  龙灵儿好整以暇地踏上步,淡淡的说道,她的声音并不响亮,但每个天河新军的骑兵却感觉到好像她就是在自己的身边对自己说话般,这份功力顿时让所有的人为之惊讶。

  库普本来想说的话全部生生吞下了肚子,显然眼前这个娇小可人的少女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人,这份胆气,这份功力已经是少有的,所以他也不敢再掉以轻心了。

  “本来我们的伊思王只是想请特使大人再回去趟,因为刚才匆匆忙忙的,还没有好好招待下。现在既然你这样说,那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罢,库普发出声暴喝,手中的大剑向前指,身后的骑兵马上发出大声的呐喊声,踢动胯下的战马,从两边朝面前的敌人冲杀过去。

  “想用武力留客,你们的份量还是轻了点。”龙灵儿轻蔑地笑,“你们觉悟吧!”

  话音未落,她的身形急速旋转起来,随着双白嫩的素手在身前张,股强烈的旋风倏然生起。

  “地龙旋舞!!”

  这是招龙族武学中的绝招,对于应付大批的敌人有独到的妙处。老实说,这些天来,因为叶天龙失踪的关系,龙灵儿的心情也变得非常不好,早就想找个地方大大发泄下心中的火气了,而现在这些天河新军的骑兵就是自己撞上门的。所以,龙灵儿出手就是杀伤力极大的龙族绝学。

  这条道路并不宽敞,并排走的只有八名骑兵而已,所以天河新军的骑兵冲击其实在个正面上还不到八个骑兵,只是那种冲击的气势十分可怕。

  龙灵儿的身形前冲,快如疾电,根本看不清她的身影。随着她的移动,从地下不断升起强烈的气旋,在她的身遭形成条张牙舞爪的龙形气流,以高速旋转的气旋迎面就撞上了冲在最前面的六个骑兵。

  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听到声沉闷的破裂声响,六个骑兵连人带马全部被气旋切割成漫天的血雨,碎肉血块将后面跟进的骑兵涂得满头满脸。

  旋舞的地气之龙没有丝毫的停顿,继续朝下面的目标进发,所到之处,天河新军的骑兵好像是被狂风中的玩具样,四下飞撒,跌下去的时候没有个是好的。

  “啊!”

  天河新军骑兵的惨叫声好像是在比赛谁喊得更加响亮样,接二连三地在库普的耳边响起。

  根本就是连招都没有递出去,甚至是连个照面也没有打,已经有三十五个骑兵成为地上的血肉,还有十来个幸运儿则是拖着残肢在地上爬着。

  “恶魔!!暴龙!”

  看起来清清爽爽的美少女动起手来,居然这样可怕,后面那些慢了步的骑兵不禁心寒胆战,依照各自的理解把最可怕的名称全部送给了龙灵儿。

  连穿过七层骑兵,龙灵儿的“地龙旋舞”发出的气旋才停下来,她的身形也现出来,此时她已经冲到了库普的面前。

  “你!”

  看到龙灵儿冲过来,库普的心中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愤怒,双目充血地望着她。孤身人竟敢向八百精骑发起冲击,在般人看来这简直就是自找死路的举动,但她却做出来了。

  非但是天河新军的骑兵感到震惊,就是近卫团的战士也感到万分惊讶,他们知道自己的美少女团长大人是非常厉害的高手,甚至私底下也给她起了个“暴龙团长”的外号,但真的没有想到,她居然个人就冲向敌人的阵中,这简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现在你想后悔晚了哦!你这个暴眼的好色青蛙!”

  龙灵儿的脸上露出的是顽皮的笑容,好像是个和邻家同伴开玩笑的女孩,但她手上的动作却是让面前的敌人吓得魂飞魄散。旋舞出美妙图案的双手之间风起云涌,真气跃然而动。

  “不要让她发招!!”库普发狂般的叫起来,同时踢胯下的战马,率先向龙灵儿冲杀过来,身后的天河新军骑兵仿佛是如梦初醒,也连忙呐喊着再次冲上来。

  可惜他们的动作还是迟了步。

  “地龙三光波!”

  双手之间那两道纠缠在起的真气倏然钻入地面,霎时间脚下的大地传出隐隐约约的龙吟声,接着隆起震动,地面猛烈炸裂开来,随之而来的是三道冲天的光柱,夹杂着蕴含可怕劲气的碎石土粒,路过去。

  首当其冲的骑兵马上惨呼声从战马上飞跌下来,鲜血飞溅,眼见是不能活了。

  库普手疾,看到情况不好,马上就点战马的脚蹬,庞大的身躯从战马上跃起,手中的大剑火杂杂地朝龙灵儿当头劈下。

  龙灵儿的身子早在发出“地龙三光波”的时候,就已经发动,此时猛的个停顿,在丝毫之间让库普的大剑在自己的鼻子前面划过。

  “还不够好啊!”龙灵儿声娇喝,整个娇躯飞腾而起,足尖刚刚点在库普的剑脊上,下子将这把大剑踩进了地下,库普飞起的身子顿时重重地落下,在地上打了个踉跄。

  身形尚未稳住,库普就个就地翻滚,手中的大剑顺势扬起,带着漫天的飞沙走石将自己的上方保护起来,他的战斗经验的确是非常丰富的。

  可惜库普遇到的是龙族的高手,要知道于凤舞甚至在私下说过,如果真正交手的话,连她不是龙灵儿的对手,因为龙灵儿非但具有龙族的绝学,而且作为心族的后裔,她的异能可以让她在别人出手之前就判断出别人的企图,如果下步的举动全部被对手掌握,那么还没有打,就已经输了半。

  龙灵儿声冷笑,纤巧的玉足在空中灵巧地扭动下,穿过了库普的大剑,出现在他的眼角。

  “不!!”库普惊呼声还在喉咙处翻滚,带着无穷压力的玉足轻轻点中了他的顶门,登时股绝大的劲气循路而下,将他全身的经脉全部击毁。

  失去主人的大剑在空中飞行了段路程后,落到了道路旁边的草丛中,而此刻龙灵儿已经冲到了高举大旗的那个骑兵面前。

  军旗都是随主将而动的,天河新军也不例外,只是刚才发动冲击的时候,举旗的骑兵动作慢了点,比库普慢了两个马身,但他也只是比库普多喘了口气,两声惨叫之后,龙灵儿已经出现在他的马前。

  秀美白嫩的小手在他的面前轻轻挥,如果在平时,这真是个优美无比的姿势,足以让这个骑兵眼睛发直,但此刻这下就像是死神的招手般,股无形的劲气溢出,毫无阻碍地斩断了这个骑兵的身子,连同他手中的天河新军军旗,起慢慢跌落到地上,他的最后眼是看到身边几个同样的护旗骑兵惨叫着坠落战马,成为道路上堆没有生命的物体。

  本来就已经胆寒的天河新军骑兵看到龙灵儿居然轻轻松松地杀掉自己的主将,再看到自己的军旗也随后倒下,胆气下子就落到了,哪里还有斗志上去。

  后面的骑兵没有看到前面的具体情况,只是听到惨叫声不断,烟尘遮

章节目录